<
    “二十三路无双剑法?”岳子然一愣,旋即用左手遮住眩目的阳光,目光向谢然看去,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她,这些年的变化倒是挺大的,怎么她丈夫去世了吗?”

    却不想他对谢然的这一番仔细打量,却让牛车旁的黄蓉产生一些狐疑,她将小丫头泪拉过去,对谢然说道:“你听到咯,我们没有拿你什么铁掌峰令牌。”

    谢然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会,就在被这位小姑娘取走的锦盒里。”

    “锦盒?”小丫头想起来,钻上牛车取出一个红漆锦盒,上面雕龙画凤,看着非常的漂亮。她将锦盒拿在手中,问道:“是这个锦盒吗?”

    谢然有些激动的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这个盒子。”

    小丫头并没有着急将锦盒还给谢然,她在镖箱箱底取这个锦盒时,并不是因为好看,而是因为熟悉,只不过因为一直赶路所以未来得及仔细查看罢了。

    她此时拿在手中把玩着,疑惑的道:“咦,这和九哥为我做的机关盒子很像,你怎么会有的?”

    说罢也不等谢然回答,冲酒肆喊道:“九哥,九哥。”

    “怎么了?”岳子然低着头从酒幡阴影处走出来,他此时正在思考铁掌令的问题。

    铁掌令能在这里出现,并被强盗、镖局这些势力如此重视,显然裘千仞执掌的铁掌帮在江南已经有了很大的威慑力。

    看来铁老二给自己的信息中还是有一些遗漏的,岳子然心中感叹。

    他却不知,铁家兄弟二人早已经远离了铁掌峰权势中心。铁老二更是表面上虽然还在为铁掌峰卖命,为裘千仞打拼出了太湖的一片兴隆生意,并与盐帮展开了合作。但事实上,铁掌峰拿到的只是一些零头,铁老二早已经开始真正的为那晚想要杀岳子然这个自在居主人的势力卖命了。

    而那个势力,至少现在看来是远远要比铁掌峰庞大许多的,这一点从他们有能力花大价钱从摘星楼请出杀手榜排名前十的七剑叟和五指琴殇,便可以看出来。

    “这个机关盒子与你为我做的很像呢。”小丫头说着,熟练的用手掰动盒子上的一些看似雕在上面却可以移动的图案,几乎是片刻之间便被打开了。

    “哈。”她笑道,“九哥,这个真的是你做的机关盒子哦。”说着从其中取出一只铁铸的手掌来。

    岳子然抬头看了那锦盒一眼,说道:“这的确是我做的盒子。”

    其实,这盒子也说不上什么机关盒,只是几个龙头凤尾之间做了点小手脚,只要如拼图一般拼上便可以打开了。如果遇到没耐心或者只会用蛮力的,也是可以轻易打开的。

    这是岳子然当初四处讨生活时学来哄骗小孩子的。却不知为何会有一个在谢娘子的手中。

    “也许是当初自己与莫小双打斗时遗落的吧。”岳子然心想。

    “冯夫人好。”岳子然看罢回过头来,与谢然拱手说道。

    这谢然当初正是岳子然与莫小双反目的直接原因。

    莫小双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他的武功其实并不是很高,但剑法的确有独到之处。因此刚叛逃出摘星楼的岳子然便在大骗子裘千丈的帮助下,成为了莫小双的徒弟。

    岳子然当时拜师并不如真正安定下来后拜七公为师那般虔诚,只是为了学习剑法。若是脾气相投的如前些曰子遇见的达摩剑武僧,关系可能还好些。若是如莫小双这般的,便没有丝毫感情了。

    莫小双其实一直以为岳子然是个武功不高却痴迷剑术的痴儿,只有在他央告紧了的时候才会传他几招剑法,平时只拿他当仆从使唤,却不知岳子然在他的二十三路无双剑法上不仅进步神速,更是悟到了更多的东西。

    当时在嘉兴府,岳子然已经将莫小双的剑法学了个七七八八了,本还没有想到拿他试剑。却不料那莫小双自己诚心找死,在白曰见到谢然的美貌后,居然在晚上趁谢然外子出镖的机会,从不乏高手的镖局中,将她不声不响的掳到了他们师徒栖身的破庙中,并让岳子然出去为他腾出实行歼**的地方来。

    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中,当时的岳子然虽然不是什么卫道士,却也不是歼恶之人。平时他不知不听不见也就罢了,现在莫小双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要行苟且之事,岳子然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当即便用无双剑法与他打斗起来。

    莫小双当时还笑岳子然是个呆子,居然用他烂熟于心的剑法来比斗,当真是找死。

    孰料他的无双剑法二十三路刚刚使完,让岳子然确认自己所学没有遗漏之后。在第二十四招中,他便被岳子然丝毫不取巧的用他熟悉的招数,将他给杀了。

    莫小双当时的眼中充满不可思议,却随着他的生命,瞬间湮灭。

    后来岳子然把在莫小双身上搜出来的二十三路无双剑法剑谱留给了谢然,却没想到她不仅练成了,而且小有了名气。

    不过因为他与她只有那一面之缘,所以在先前未听到二十三路无双剑法时,只觉谢然熟悉,却没有认出来。

    谢然见到从酒幡阴影中走出来的岳子然也是深感惊讶,三年不见,她觉着岳子然身上的气质与破庙中那晚又是不同了。

    她下了马,躬身恭敬的说道:“岳公子,谢然有礼了。”

    岳子然点点头,扭头见黄蓉的目光在他与谢然之间逡巡,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的感到好笑。上前右手拉住她的手,挠了挠手心,左手接过了小丫头泪手中铁铸的铁掌令。

    只见在掌心刻着一个“裘”字,掌背刻着一片水纹,正是他曾经见过的丝毫不差。。

    岳子然看罢便随手转交给了谢然,拉住黄蓉的手,将她往自己怀里亲密的靠了一靠,正要为她介绍,便听先前对谢然很是冷嘲热讽一番的胖女人,这时粗着嗓子大声说道:“冯夫人,您的‘朋友’可真多,居然在劫你镖的人里面都有。”她朋友二字咬的很重,让她身边的手下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岳子然还未生气,黄蓉便已经竖起了眉头。

    她接过小丫头泪手中的机关盒,口中怒喝一声:“丑女人,闭嘴。”说罢便掷了过去,那机关盒即快又准,深得她爹爹弹指神通的精髓。

    那胖女人身体太胖,只是身有蛮力,却不轻灵,这时更坐在骡子上,因此躲闪不及,被黄蓉狠狠的打了脸。

    索姓她的脸上本已经满是肥肉,盒子打在上面,肿不肿,红不红都看不出来,只能听到她的呼痛声。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

    ←→

    新书推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