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才不会相信她的鬼话,韩宝驹韩三爷人称马王,爱马几近痴狂,怎么可能轻易的将爱马拱手让与她。这丫头一直生活在视生命如草芥的摘星楼,也是养成了一种邪气的xing子,沿路过来不知道惹了多少祸事呢。

    岳子然觉着还是早点赶往桃花岛的为好,以免节外生枝。

    他在思索这些的时候,女童已经凑到了黄蓉面前,轻轻**着海东青,让它亲昵的伸过脖子来与她碰了碰额头,见黄蓉看着羡慕,便嘻嘻笑道:“姐姐,海海漂亮吧,我教你怎么和它玩,这些九哥都不懂的。”

    这话不错,女童小孩儿心xing,最爱玩,摘星楼的人虽疼她,却也没有多少人会专心一直陪她耍。

    她哥哥若怕她会孤单,特意建了一座百兽园,为她搜罗了天下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好看好玩的宠物,供她玩耍。因此她这些年很多时间都是与那些宠物耍着长大的,最懂这些宠物的心思。

    她的身边也总是有着各种宠物,岳子然所料不差的话,她那牛车里还有不少宠物,包括那头青牛。

    黄蓉自然乐意,照着小丫头传授的法子,小心翼翼的与海东青碰了碰额头,顿时咯咯笑了起来,不一会儿便与小丫头打成了一片。

    “姐姐,海海还不是最漂亮的呢,狸狸才是最漂亮的。”女童如平常的其他幼童一般,炫耀着自己的最爱。

    “狸狸在哪儿呢?”黄蓉不住地的与海东青碰着额头,闻言抬头问道。

    “狐狐要做娘亲了,它在牛车中守着呢。”女童眼睛眯成了月牙儿,她此时的模样据对让人绝难想到,她便是刚才那个稍不如意抽刀子就要杀人的小丫头。

    岳子然这时为黄蓉解释道:“那是两只狐狸。”

    黄蓉了然,笑问道:“你们两个取名字都这般随意么?海海,青青,狸狸,狐狐,还有有鬼。”

    岳子然尴尬一笑,女童却是眯着眼睛,疑惑的问道:“有鬼是什么?真的是鬼么?”女童为宠物取名字都是直接拆字的,如那两条獒犬便被她唤作嗷嗷和犬犬,她当别人也是如此,

    黄蓉拉住她,端着臂膀上的海东青便要站起来,口中说道:“我一会儿给你解释,走,我们先去看狐狸去。”

    岳子然怕她累着,将海东青招呼过来,便任由她们两个胡闹去了。他将鹰放在桌上,也不理旁边酒客害怕避让时愤愤的眼神,先吩咐小二为自己那匹马上坛好酒,然后为自己叫了些好酒好菜,让还能饮些酒的孙富贵和陈阿牛过来陪他。

    “师父,它真的不啄人?”孙富贵有些战战兢兢。

    岳子然将一粒花生米弹到他脸上,笑骂道:“有点儿志气好不好,当年你师父我为了抓它,天灵盖差点没被掀开。”

    孙富贵打了个哈哈,但还是远远坐到了另一端,虽然那里的位置已经被陈阿牛占去了一些。

    岳子然不再说他,爽利的吃喝起来,不时的还会将些肥肉和碎骨放在盘子中,递给海东青和自打他进来便卧在脚下的两只獒犬。

    初夏午后的天气让人昏昏yu睡,酒肆内客人都失去了赶路的劲头,在黄蓉与女童出去后,重新静寂下来,酒客或在饮酒轻声谈笑,或趴在桌子上微微打鼾。

    官道上偶尔会有人骑马而过,也丝毫不会扰了他们的兴致。

    直到一阵如雷般的马蹄,向酒肆方向奔来。

    还没待酒肆内的酒客反应过来,骑马的人已经到了草棚外,只听一人喊道:“老大,就是这个小姑娘打伤二当家的。”

    岳子然心中一顿,以为是江南七怪追来找小丫头的麻烦了,但听一女子粗着嗓子“呵呵”笑道:“小姑娘,把你的狐狸卖给我好不好?”

    这绝对不会是韩小莹的声音,显然是另一伙儿小丫头惹到的人追来了。

    “你长的太丑,我才不会把狸狸卖给你呢。”泪娇憨的说道。

    那女子似乎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丑,口中怒喝道:“你这黄毛丫头,是你对我丈夫下的毒?”

    岳子然这时已经走出了草棚,站在门口,被酒幡遮挡着,以免被阳光晒到。他扫视了一眼来的这群人,心中顿时明白为何声势会如此浩大了。

    他们都是土匪的打扮,想来是这附近山头上的,估计是在打劫小丫头的时候,反被小丫头给收拾了。

    领头的是个女人,果然够丑,或许不应该用丑来形容她。因为她实在够胖,比贪吃鬼胖嫂还要重上许多,整个面目上的五官都被脂肪遮住了,整个如肉球一般。

    不过这女人作为山头的一位当家,显然是有些本事的,至少她手上那根狼牙棒的重量便很是惊人。

    “你丈夫是谁啊?”泪好奇的问道,还不住回头对她旁边的黄蓉嘀咕道:“姐姐,怎么会有人娶她呢?”

    胖女人贪婪的盯了眼泪的那辆豪华牛车,挥了挥手。便见她的手下抬上来一个男子,脑袋整个被包裹着,只露出了两只眼睛,见了泪,激动的伸出浮肿的已经被袖子容纳不住的胳膊,含糊的说道:“是她,是她。”他的嗓子很尖,倒像个女人。

    泪显然对这声音也是记忆深刻,她拍拍手掌笑道:“是你哦,你人真好,要不是你的毒药,我的蛇儿就饿死了呢。”说罢,从怀中取出一节竹筒,打开塞子,取出一条手指粗、三指长的浑身神鲜艳无比小蛇,把玩在手中,得意的让黄蓉看。

    这小蛇是她用毒药喂养的,平时可以用于辨别食物中的毒素,偶尔也可以吸食人体内的毒素。

    “少废话,把解药拿出来。”胖女人挥着狼牙棒嫌弃的看了自家男人一眼说道。

    泪冲她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说道:“胖女人,不给,不给就不给。”

    胖女人骑着是一头高大、壮硕的骡子,闻言撒开缰绳,喘着粗气便要下骡子收拾小丫头。

    恰在这时,从远处又传来一阵马嘶,止住了她的动作。

    那几匹健马毫不吝啬体力的向这边赶来,有两匹马上还竖着两面金丝镶边的旗子,分别是“威”和“镖”。

    岳子然扭头问随着他一起出来的两个仆从:“怎么还惹上镖局的人了?”

    仆从闻言说道:“回九爷,小祖宗在路上心血来chao,想要过一番绿林好汉的瘾,正要遇见走镖的,所以就……”

    岳子然心中苦笑,暗道:“果然是位不省心的主儿,大家不让她出摘星阁果然是对的。”

    “吁”那几匹马在酒肆面前停住,绕过那波土匪,踱步到人群面前,一人用马鞭指着小丫头说道:“夫人,就是她。”

    原来这领头的也是位女子,不过却是男子的打扮,所以岳子然先前没有看出来。

    此时岳子然再仔细打量过去,只觉她现在的这副打扮虽然束住了胸围,显得英姿飒爽豪气十足,却仍然掩不住眉宇之间已作人妇的成熟风韵。

    这种气质岳子然曾在京城外周员外夫人身上见过。

    不过岳子然在意的不是这些,真正让他疑惑的是,他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位夫人。

    那夫人拱手对黄蓉说道:“姑娘,未亡人谢然有礼了。”她以为黄蓉是小丫头的长辈。

    待黄蓉回礼后,谢然才对小丫头和颜悦se的说道:“不知道我们威远镖局哪里得罪姑娘了,不劫我们的镖,却打伤了我们的人,还取走了我们的令牌。”

    “令牌?”岳子然疑惑,扭头问仆从,“取走了什么令牌?”

    仆从思索一番后,才迟疑不定的说道:“莫非是小祖宗临走时,从镖箱箱底取走的锦盒里面的物事?”

    “呦,冯夫人,你们镖局的镖也被这小丫头给劫了?”先前的胖女子扛着狼牙棒,口中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她好大的胆子,也不怕被附近百里山头上,拜倒在您石榴裙下的那群**给吃喽!”

    “你说话客气点儿。”谢然身旁的男子拔出半截刀片,喝道。

    “呦,吓唬本大王,我砸死你。”胖女子挥了挥狼牙棒,又讥讽的说道:“不过,冯夫人您身边护花的小白脸可真多,看来即使你家男人去了,你也不缺暖床的。”

    “你……”男子还要争辩,却被谢然竖手喝止了,她扭头看了胖女人一眼,冷冷的说道:“母大虫,今天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是来取回我的令牌的。”

    “令牌?”母大虫似乎这时才听明白谢然此行的目的,本就小的眼睛更是看不见了,只见在眼皮下微微打转,随即笑道:“哈哈,你居然把铁掌峰的令牌给丢了?这下莫说你会甚么二十三路无双剑法,就是四十六路天下无双剑法也救不了你啦!”

    谢然眼中闪过一丝恨se,却也知道事实如此,无法辩驳。只能扭过头对小丫头泪恭敬的说道:“还请姑娘把令牌还给威远镖局,其它的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小丫头噙着手指,思考半天才nai声nai气的说道:“可是,我没有拿你们的令牌啊。”(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