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童止住打滚,眨着有些潮湿的眼睛,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来,诱惑的说道:“我给你银子哦。.”

    小二看着银子有些眼热,但在见到两个仆从看过来的不善眼神后,还是干笑几声,摇摇头说道:“小姑娘,你年纪太小,真喝不得酒。”

    女童又撒起娇来,将桌子上的碗筷全部扔将在地上,但无论小二还是随后赶来的店家都不肯答应卖酒与她。

    女童耍赖愈加激烈,闹出的声响将本来昏昏欲睡的酒肆,变的有了活气。

    有的江湖客开口说道:“店家,小姑娘既然想喝酒,你卖与她便是了,又缺不了你银两。”

    也有通明事理的熟客对女童身后的仆从指责道:“你们两个也不劝劝你家小姐。”只是凡如此说话的,都被仆从凶狠的目光瞪了回去,心道一会儿你便见识到小祖宗的厉害了。

    女童耍赖半晌,见这招并不管用,顿时嘟起了嘴,心中想道:“九哥真会骗人,撒娇哪有他说的那般管用了,还是用我自己的法子吧。”

    想罢,小姑娘对店家用商量的语气说道:“你卖我些酒,不然小心我杀了你呦。”

    此言一出,酒肆一片寂静,接着很多人哈哈大笑起来,唯有那两位仆从面露苦色,各自对视一眼,他们心中俱是想道:“这位小祖宗沿路来惹的麻烦已经够多够大了,还有一票江湖客正在后面追杀过来呢。绝对不能再让她惹麻烦了,杀人是小,她若出了差池,我们两个便求死不能了。

    两位仆从心中正在思索着怎么劝阻这位杀神,抬头正好看见了一位男子领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一身白衣,一把长剑,在他脚边还有两条身形骇人的獒犬正在亲近撒欢。几乎是不假思索,两位仆从便认出了男子,忐忑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女童还在用商量的语气与店家说着,见他只是觉着好笑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顿时耐心消失殆尽。右手一翻,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短刀来,奶声奶气的“哼”了一声,举起短刀便向店家心窝扎去。

    快准很,深得摘星楼杀手之王的精髓。

    店家先前只当女童是玩笑之语罢了,谁能想到她六七岁的小女孩会这般狠辣,脸色顿时吓的煞白,身子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

    江湖客中有人喝道:“好狠的小姑娘。”

    酒肆内的酒客眼见那店家马上要血溅五步之内,丧命只在瞬息之间,有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睛。那店家此时也只是吓着呼喊一声,冷汗如泉涌,闭了双眼,只待等死。

    良久之后,他并未察觉丝毫疼痛。只听在他身边,有人轻笑着道:“小小年纪,喝什么酒。”

    店家大着胆子将眼睛睁开,见女童的匕首只是刚好触及到自己的身体,便被一只手给紧紧抓住了。

    先前说话的人,便是那只手掌的主人。

    “九哥!”女童欣喜,“我终于找到你啦。”

    这女童岳子然识得,是摘星楼三号杀手若的亲妹妹泪。她其实不是什么女童,若论年龄的话,怕是比岳子然要大上许多。只是她身患侏儒之类的病症,心智又因为一次意外永远停留在了七八岁,所以便成了一位永远长不大的女童,成了摘星楼最受宠的人。

    岳子然在摘星楼时与她最为交好,那两头海东青还是他们一起熬成的。

    岳子然将她持刀的手放下,让店家狼狈的离开,才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又是怎么跑出来的?”

    女童嘟着嘴说道:“你走了以后都没人陪我耍啦,好无聊,所以这些年我都是陪三哥在万兽园呆着的。前些曰子,七老头飞鸽传书给三哥告知你的消息,正好鸽子被海海和青青给啄死啦,我捡起了那封信,知道了你在太湖,所以就偷偷跑出来咯。”

    “那你跑出来找我做什么?”岳子然问了一句,吩咐店家先上一盘熟牛肉,,然后在女童刚才耍赖的桌旁拉开凳子,让黄蓉坐下,口中不住的提醒:“小心点。”

    黄蓉不耐烦的回了一句“知道啦。”

    她臂膀上此时正站着一头被岳子然从车梁上取下来,威风凛凛的海东青。黄蓉小心翼翼的坐下,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伸出另一只手便要去摸海东青的白色羽毛。那头海东青见黄蓉的手摸近,突然低头,一口啄将下来,若非她小心戒备加之手缩的快,手背已然受伤。

    岳子然急忙喝止,让海东青安静下来。

    黄蓉笑骂:“你这扁毛畜生好坏!”但心中究竟欢喜,侧了头观看。

    岳子然用短匕将牛肉切成细条之后,递给黄蓉,教给她正确的喂食法子。这海东青原本是只吃驯养它们的主人喂养的食物,但这两头颇通灵姓,这头海东青在见刀岳子然与黄蓉的亲密后,便变的温驯起来,一口一口的吞食黄蓉手中肉条,惹得她煞是欢喜。

    女童好奇的看了黄蓉一眼,嘻嘻笑道:“九哥,我是来杀你的。‘

    话音一落,坐在周围一张桌子上的吴钩与白让等人,齐齐将目光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岳子然面不改色,笑问道:“你杀了我,可就没人和你玩了!”

    女童纠结起来,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酒窝,思虑片刻之后,点点头说道:“也是哦。”接着又皱紧眉头,说道:“可是五姐姐和楼主都说你拿了摘星令,所有摘星楼的人见了你都得杀你。”

    “你这就不对了,亏九哥还准备带你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呢。”岳子然说道,他知道泪的心姓,因此有很多种法子忽悠小丫头。现在他是不能放小丫头回去的,否则第二天桃花岛周围便布满了摘星楼的杀手。

    “哪儿?哪儿?”女童立刻激动起来。

    “你不杀我啦?”岳子然问,“不怕楼主和你五姐姐怪罪你?”

    女童竖起婴儿肥的手掌,扳着指头帮自己理清思路,说道:“我其实打不过九哥你哦,因此就杀不了你咯。对啦,我还被你挟持了,自然只能跟着你到处玩儿,所以不回摘星楼也是情有可原的咯。”

    女童说罢激动起来,走过来摇着岳子然手臂,说道:“九哥,我们去哪儿玩?”

    “是去你嫂子家里。”岳子然指了指黄蓉,毫不在意她的嗔怒,说道“那里有一个老头儿,比你还能玩儿,名字也比你厉害,叫做老顽童。”

    女童顿时不依了,掐着腰说道:“我叫小顽童,他凭什么叫老顽童?阿大,阿二。”

    两个仆从凑上前来,应了一声。

    “把我沿路搜集来的东西都收好了,我要与那个老顽童比试比试。”

    “是。”

    女童得意的说罢,趁岳子然关心的看着黄蓉,深怕她一不小心被鹰啄了的空隙,将他面前的酒杯取了过来,一饮而尽。

    “呸,呸,呸。”女童怒道,“九哥你骗我,这酒一点也不好喝,呸。”

    岳子然拍了拍她脑袋,宠溺的道:“都说了不是你能喝的。”

    女童撇撇嘴,见岳子然吞了一杯酒,嘻嘻笑道:“对了九哥,我也为你收集到一件好玩的物事哦。”

    “什么?”

    “一匹能喝酒马,是在嘉兴一个叫什么马王神韩三爷的矮胖子那里抢来的。”女童得意的笑道,“你喜欢吧!”

    岳子然一愣,心道莫非小丫头是将江南七怪中韩宝驹的马给抢来了?忙问道:“伤人没有。”

    “没有,”女童笑道,“他太弱了,不经打,只跌了一个马趴便站不起来啦。”(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