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当五月,yin雨的天气刚过,江南的天气便逐渐炎热起来,虽还没有到让人不能忍受的地步,但已经让人稍感到不适了。尤其是在中午,官道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虽然可以提供一些yin凉,让人jing神稍微可以清醒一些,但被阳光一晒,便又慵懒起来昏昏yu睡了。

    因为着急赶路,岳子然他们一行人错过了一家茶馆,本想在前面休息的,却没再发现一处可供休息的地方,只能在晌午的阳光下有些无jing打采赶着路。

    唯有黄蓉此时兴致勃勃,骑着一匹白马,在岳子然懒着迈步的马匹周围转来转去,如一只不知疲倦的百灵鸟,在清脆声zhongyang告些什么,随着岳子然不住的摇头,脸上撒娇之意更甚,让岳子然颇为头疼,所有的困意便也都消散了。

    顺着山坳,转过一道拐角,出了树林,阳光更烈了。岳子然用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口中后悔不迭的说道:“早知道这样,我们应该在茶馆中歇息一番再赶路的,虽然没有酒,但有茶也是不错的。”

    他话音刚落,便听在走在最前面的陈阿牛喊道:“公子,前面有家酒肆。”

    岳子然“嗯”了一声,还不曾答应或惊喜,他胯下的马儿耷拉着的耳朵便竖立起来,立刻紧走几步,甩脱了黄蓉白马的纠缠,跑到了前面。

    黄蓉气极,用马鞭在那马的屁股上轻抽一下,然后跟了上去,口中说道:“然哥哥,再说些摘星楼的故事……”

    岳子然无奈,回过头来说道:“好好好,不过我们等到了酒肆再说,现在口干舌燥我实在是没jing神了。”

    “那好。”黄蓉应着,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摘星楼真的有那种习练了可以不老的武功吗?”

    岳子然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真的便是真的了,不过,蓉儿你可别练那功夫。”

    “为什么?”

    “到时候我老了,你还年轻怎办。”

    “恩”黄蓉思索一番,才开口道:“没有什么不好的啊,我又不会嫌弃你。”

    岳子然顿住,从马上扭过身子来,装作老人的样子和声音道:“真的吗?小姑娘。”

    黄蓉咯咯笑了,正se说道:“好啦,我不练就是,反正要老去你也是你先比我老去。”

    岳子然轻笑道:“那你一定要比我先死去。”

    黄蓉一顿,不知道岳子然为什么会这样说,嗔怒道:“为什么?”

    “那样你就不会知道,世上你最喜欢的那人死去的时候,你悲恸的感觉了。”岳子然轻笑着,将前世的情话顺手拈来,但并不作伪。

    黄蓉勒住了马,心中有欣喜,有惆怅,又有感动。随后又赶上去说道:“那我们一起练那功夫,都不变老不就好了吗?”

    岳子然听黄蓉说了,心中微微一笑,想起了住在摘星楼的老妖婆,感慨的说道:“不老又有何用,又不是长生,到最后还是要死去的。追逐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追寻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

    他们这时已经靠近了陈阿牛说的那家酒肆。

    它白布黑字的旗幡从树林中挑出,在无风的阳光中,懒懒的不动。在酒幡下,有一座搭起来的草棚,隐藏在一群参天古树的yin凉之中,看着便让人感到凉爽。

    更为难得是,岳子然闻到一股子的酒香,虽然不及他喝过的汾酒,却也足以勾起他们这一人一马的酒虫了。

    岳子然不禁加快了马的速度,口中笑道:“马儿快跑,前面给你吃酒。”随即抬起头,脸上满是笑容。

    其他人先前的疲惫和困顿此时也是一扫而光。

    但很快,在岳子然的目光扫到酒肆旁边停着的一辆牛车上的时候,他面孔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那是辆由一头青牛驮着的马车。马车车身华贵之极,周围挂着一些琐碎的饰品和碎玉风铃。在两根车梁上,各站着一只白se雄鹰,在阳光下锋利的鸟喙,苍劲的鹰爪,时不时会扇动一下的有力翅膀,莫不在说着它们的不同。

    在牛车下,此时还卧着两只如狮子一般的獒犬,虽然有些懒散,但丝毫不减他它们身上的威风。

    在岳子然盯着这辆马车的时候,黄蓉也是看见了,她眼前一亮,好奇的说道:“快看,两只白鹰还有两条大狗。”

    其他人见了也是啧啧称奇。

    有过一段纨绔生涯的孙富贵打量了两只白鹰半天后,才迟疑不定的说道:“那是两只海东青吧?怎么会在这里见到?现在即使是大金皇室子弟也难求得这样一只海东青了,这里居然会有两只?”

    陈阿牛也有过在北方生活的经历,点头应道:“不错,这正是海东青,它们多生活在辽东,当年大辽玩鹰之风盛行,给了金人灭辽的机会,他们玩的便是这海东青。”说罢又指了指那两只獒犬说道:“那两只如狮子一般的獒犬也了不得,只有在吐蕃和草原上的王庭贵族中或许才能一见。”

    黄蓉看了那鹰心喜非常,对岳子然说道:“然哥哥,等以后我们一定要去辽东弄只海东青来。”

    殊不知,岳子然此时心中正在暗暗叫苦。其他人是见猎心喜罢了,岳子然却是识得这牛车、海东青和獒犬的。

    它们都只是一个人的宠物。

    岳子然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家酒肆我们不进去了,大家加快马步,我们赶到前面的镇子上再歇息。”

    孙富贵、白让和陈阿牛等人不敢不依,但此次随岳子然去桃花岛,一并跟来的李舞娘和吴钩却叫苦起来,不住地的向岳子然央告。

    岳子然却毫不松口,他知道有这丫头存在的地方,一定有五指琴殇或者其他摘星楼高手的存在,现在歇息无疑自投罗网。

    最后是黄蓉看到了岳子然脸se中的凝重,开口问道:“然哥哥,你认识这辆牛车的主人?”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大家都小心些。”

    这次到桃花岛,岳子然本就是为了避一避那老妖婆,自然是不能够在半道上便被他们截住。

    李舞娘与吴钩不敢再说,大家都是加快了马步,在路过那家酒肆的时候也是毫不停留。

    那两只獒犬见了岳子然,似乎熟悉非常,本来是要站起来的,但看着岳子然已经疾驰而去,略有疑惑,然后便又卧倒在yin凉中了。

    骤然响起的马蹄声,在午后懒散的让人只想睡觉的氛围中,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打马而过,岳子然扭头向酒肆内看去,却瞬间愣住了。待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奔出了酒肆很远。

    “停,停下。“岳子然挥手喝止众人继续前行。

    “怎么了?”黄蓉扭过头来看着他。

    岳子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奇怪,他们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出来?”

    然后抬起头对众人说道:“不用赶路了,我们返回酒肆中。”

    其他人自然是惊讶的看着他,岳子然轻笑着解释道:“刚才是我自己吓住自己了,我们现在便折回去歇一歇吧。”

    岳子然不反对,其他人自然乐得早早休息一番,所以一行人又折返了回去。

    此时,在酒肆中。

    一位衣着华丽,浑身上下带满金银首饰,身高不足四尺,年纪不足七岁,留着丱发,双眼乌黑有神,满脸婴儿肥,煞是可爱的女童正站在一张椅子上,趴在桌子上,nai声nai气的喊着:“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她的吐字有些不清,“酒”字带了儿化音,透着一股子纯真。

    她身后站着两位仆从打扮的大汉,此时却是满脸苦涩,口中喊道:“祖宗,酒您真的喝不得。”

    “我要喝酒。”女童不依,只是喊着,到最后更是勉强的把整个身子都爬到桌子上,打起滚来,宛如一位心意得不到满足,耍脾气的孩子。

    两位仆从面露苦笑,却不敢上去劝阻和扶持,但让这位小祖宗喝酒,更是不敢的。

    酒家的小二好心,见仆从不便劝说自家小姐,忙自己上前来,和颜悦se的说道:“小姑娘,这酒,你是真喝不得的。”(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