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药师没有与他计较这些,只是又问道:“你与默风是好友,乘风还曾救过你的xing命?”

    “不错”岳子然回应了一声。

    “陈玄风这双残腿是你犯下的?”黄药师又问道,“他虽是我门叛徒,却也不能受外人欺凌。”

    黄药师说话很重语气中却没有怒意。

    岳子然也不辩驳,他知道这是黄药师是在帮他消解他与陈玄风之间的仇怨了,当下点点头,对陈玄风躬了躬身子,真诚的说道:“当年的事情是小乞丐错了!”

    陈玄风深低着头,没有敢回话。

    “既然如此,那黑玉断续膏便由你替他去西域寻找,然后治好他们几个腿疾吧。”黄药师说罢摆了摆衣袖,扭头看向了黑风双煞,不再理会岳子然。

    黄药师冷然道:“陈玄风,梅超风。”

    “弟子在。”梅超风与陈玄风以头抢地说道。

    黄药师又说道:“你们曲、陆、武、冯四个师兄弟,都因你们而受累,现在灵风的女儿由岳小子照管,乘风、默风的伤势也由他治好,你们之间的仇怨也该化解了。”

    陈玄风一怔,沉吟不语,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弟子明白。”

    黄药师点点头,叹息着说道:“你们两个作了大恶,也吃了大苦,现在更是一个盲了双目,一个变的人不人鬼不鬼,蓉儿刚才也为你们求了情,你们两个……”黄药师说着扭过头去看了黄蓉一眼,心头又浮现出了那抹挥之不去的身影,半晌之后才在陈玄风与梅超风的忐忑中继续说道:“你们两个能相依相伴到现在也算难得,把经书交出来,废了自身修为,在归云庄了此残生吧。”

    梅超风和陈玄风两人听了黄药师的话是又悲又喜,悲的是自己平生最为依仗的武学便要被废去,沦为常人。喜的是万没料到师父会如此轻易的便饶了自己。

    他们各自呆立半晌,各种滋味都涌上了心头,桃花岛上习武的场景;偷盗经书后亡命天涯的种种;再到他被小乞丐毁容面目可怖之后,梅超风的不离不弃;她双目失明后,陈玄风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他们的回忆像在走马观花一般,将记忆深处的种种都翻了出来,忽然若有所悟,他们盗经逃离桃花岛,只是想在江湖中有所依仗,可以逍遥自在不被分开。

    现在经历苦难种种才发现,真正不让他们分开的,而是心中的那份依赖与牵挂。

    良久之后,陈玄风左手握紧了梅超风的右手,重重的叩在石板上,响起一阵沉闷的声音,齐声说道:“谢恩师成全。”

    接着陈玄风从怀中取出了那份刺在他皮肤上的《九yin真经》。它是被岳子然取下来的,也深刻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而后在襄阳中又被梅超风取走了。

    黄药师接过,沉吟半晌,若有所思,叹息一声说道:“半部经书,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又都害了谁的xing命。”说罢,单手扔至上空,化指如刀,斩碎了那部人皮经书……

    待郭靖了却仇事,与完颜康出了内厅的时候,黄药师已经提了两只白鹦鹉飘然而去,化去功力的梅超风和陈玄风正神情萎靡的坐在软榻上,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岳子然见郭靖走了出来,忙迎上去拱了拱手,指着黑风双煞说道:“郭兄弟,现在黑风双煞已经废去了一身武功,准备归隐田园。希望你能劝一下你的七位师父,江南七怪与黑风双煞的仇恨哀怨就此了结吧。”

    郭靖闻言,扭头仔细的打量他们两个,见黑风双煞身形现在比先前苍老许多,举手投足间也略有轻浮,已经与常人无异,再非江湖中人,便真诚的应声道:“岳大哥放心吧,我七位师父也答应马钰马道长,不与他们为难的。”

    岳子然“恩”了一声,低头见他手上提着一个包袱,想来便是段天德的首级了。

    果听他说道:今ri大仇得报,多亏岳大哥提醒,不然我便要与这段天德擦肩而过,父仇不能得报了。”

    岳子然摆摆手,看了完颜康一眼,见一直殷勤跟在他身后的裘千丈早已不知去向了,心中也不以为意,只是说道:“郭兄弟,我有些话需要单独与你说。”

    完颜康听了,颇为自觉的走到了黑风双煞那边,去略尽弟子心意。

    “岳大哥请讲。”郭靖抱拳有礼的说道。

    岳子然从怀中取出一封信,说道:“我另有事情要办,不能回临安了,这封信还请你亲自转交给七公。另外七公他老人家伤势初愈,行动可能略有不便,还请你多加照顾。”

    郭靖毫不推辞,抱拳说道:岳大哥放心。”

    岳子然感谢一番,又说道:不知道穆姑娘为何没来归云庄,我想可能是回临安了吧,所以有句话还要请你转告给她。”

    “什么话?”

    “摘星令,碰不得!”岳子然强调着说道,“你若遇见穆姑娘了,一定告诉她包裹中的令牌千万不能碰,更不能示人,让她将包裹交给七公处置。”

    郭靖见岳子然如此慎重,当即点头认真应道:“我明白了。”

    岳子然感激的拍了拍他肩膀,然后瞥了远处完颜康一眼,问:“他现在姓杨还是完颜?”

    说起这个,郭靖先是说道:“杨兄弟已经知道错啦。”而后颇为愤恨的说:“谁没想到,害死我爹爹,让杨叔父孤苦无依这些年的幕后凶手居然会是完颜洪烈。”

    “你准备怎么办?”岳子然问。

    “待我们回去安置好杨叔父他们后,便准备北上伺机杀死完颜洪烈,为我爹爹报仇。”郭靖坚定的说。

    “他也是怎么想的吗?”岳子然目光示意完颜康。

    郭靖一顿,随即想当然的说道:“那是当然,毕竟杨叔父和婶婶如此凄苦,完全完颜洪烈害的。”

    想来他们刚认兄弟,岳子然不忍做那小人,便没再更直白的提醒郭靖,只是说道:“人心难测,万事小心。”刚要转身离开,又想起一件事来,回头说道:“哦,对了,丐帮弟子听说蒙古四王爷近ri出使来宋,要与朝廷结盟共同抵抗金人。可能已经在路上了,完颜康此次出使的目的不仅是想找回他母亲,更是为了阻挠这些使者。而且金国在路上也布置了大量jing兵。”

    郭靖先是一惊,随即抱拳感激的说道:“多谢岳大哥提醒。”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若有需要的话,你可以与当地丐帮联系,他们会帮你的。”

    见事情已经谈妥,岳子然便要移步,但还是犹自不放心的,最后对对郭靖提醒道:“千万千万记得告诉穆姑娘,令牌动不得,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感谢啸月仙童鞋的打赏与支持,谢谢。补昨晚欠下的一章)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