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说这个世界上,黄药师最奈何不了的人,也许便是他这个女儿了。

    黄蓉一顿招呼,黄药师不得不从屋檐上飘落下来。他们两个在院子中说了很多,争论了许久,最后也不知是谁妥协了,黄蓉挽着黄药师进了厅内。

    黄药师慢慢的从脸上将那层人皮揭了下来,露出了他的真实面容。

    陈玄风见了黄药师,嘴中呢喃一声:“师…师父。”说着拉梅超风两人一起跪在了地上,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再不敢与黄药师直视。

    悲喜交集的陆乘风此时也是颇为激动,忘了自己腿上残废,突然站起,要想过去拜见,却是一跤摔倒在地。

    他身后的陆冠英此时忘了去扶,正专注地盯着黄药师。

    他是在知晓陈玄风身份之后,才知道父亲也曾拜过师门的,但对父亲的师门和武学却是一概不知,因此颇为好奇。

    岳子然趁机想靠过去拜见,被黄药师凌厉的目光给逼退回来。

    黄药师没有理他们几个,只是叹了一口气,对陆乘风说道:“乘风,你很好,起来罢。当年我性子太急,错怪了你。”

    陆乘风在陆冠英的搀扶下,站起来哽咽的说道:“师父您老人家好?”

    黄药师道:“总算还没给人气死。”说罢看了黄蓉一眼,顺便又对岳子然“哼”了一声,显然刚才在与他女儿的“交锋”中处于了下风。

    黄蓉嬉皮笑脸的道:“爹,你不是说我吧?”

    黄药师哼了一声反问道:“你说呢。”

    黄蓉伸了伸舌头,却是移步走到了岳子然身旁,扬起了精致的下巴,像个受了宠溺颇为得意的小公主。

    黄药师向陆冠英一指道:“他是你儿子?”

    陆乘风道:“是。”

    陆冠英不待父亲吩咐,忙上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四个头,说道:“孙儿叩见师祖。”

    黄药师欣慰的点点头,说道:“罢了!”说完也不不俯身相扶,却是使了一些小伎俩,试探出了陆冠英的武学路数,又欣慰的对陆乘风说道:“你很好,没把功夫传他,不像其他人,自己不三不四也就罢了,收个徒弟也是品行不端的人。”

    在场的众人焉能不知黄药师是在说谁。

    陈玄风刚要开口说话,却只发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便被黄药师一声冷哼给堵回去了。

    黄药师又扭头对陆乘风说了些话,准了他传授陆冠英桃花岛武学,才从袖子中抽出两张纸,说道:“这个给你!”说罢右手轻挥,两张白纸向陆乘风一先一后的飞去。

    他与陆乘风相距一丈有余,两叶薄纸轻飘飘的飞去,犹如被一阵风送过去一般,薄纸上无所使力,推纸及远,实比投掷数百斤大石更难,不仅对内力深厚有所考究,对内力使用的技巧上要求更甚,让岳子然对这手功夫羡慕非常,对于内力有了更进一步的渴望。

    黄蓉见了岳子然羡慕的神情甚是得意,悄声向道:“然哥哥,我爹爹的功夫厉害吧?”

    岳子然点点头,心中却在盘算着快点上桃花岛,好早点向未来岳父好好求教一番。

    另外,他也是必须得快点启程去桃花岛了,倒不是岳子然急着想抱得美人归,实在是因为那老妖婆现在已经知晓他在太湖了。

    “若被她逮住了……”岳子然刚想到这儿便打了一个激灵,心下愈发决定,需要处理的事情安排好了便去桃花岛上躲一阵,待老妖婆徒劳无功折返回摘星楼后再回来。

    陆乘风将那两张纸接过,瞥见纸头上写着“旋风扫叶腿法”六字,只道是师父要传给儿子陆冠英的,当即高兴的要叩拜谢过,却听黄药师说道:“这套腿法和我早年所创的已大不相同,招数虽是一样,但这套却是先从内功练起。你每日依照功法打坐练气,要是进境得快,五六年后,便可不用扶杖行走。”

    陆乘风听了又悲又喜,百感交集。

    黄药师又说道:“你腿上的残疾是治不好的了,下盘功夫也不能再练,不过照着我这功诀去做,和常人一般慢慢行走却是不难,唉,……”

    黄药师当年太过心急躁怒,重罚了四名无辜的弟子,其实早已经是自恨不已,所以近年来才潜心创出这“旋风扫叶腿”的内功秘诀,便是想去传给四名弟子,好让他们能修习下盘的内功之后,得以回复行走。

    惆怅一番,黄药师又道:“你去把你冯师弟和武师弟找来,把这功诀传给他罢。”

    陆乘风答应一声:“是。”又道:“冯师弟的行踪,弟子已经从小师妹处打听到了。武师弟却是和曲师弟一样,已经去世多年了。”

    黄药师心里一痛,一对精光闪亮的眸子直射在黑风双煞身上,梅超风瞧不见倒也罢了,陈玄风却是不由地心中惴惴。

    这时,岳子然忽然记起在前几晚,他师父达摩剑无名武僧曾提到过,少林寺很多年前出了位武学奇才,名叫火工头陀。他在少林偷学武功成才后,杀死了少林达摩堂首座苦智等人,而后便不知去向了。少林寺曾派出几十名高手四下追索,但寻遍了江南江北,却也没有寻到丝毫踪迹,想要让他们丐帮帮助留意一下。

    岳子然当时还曾含糊的提了一句很可能在西域。

    这时再想起来,他当即说道:“伯父,我知道有一种药可以医好陆庄主的腿部残疾。”

    所有的目光都移到了他的脸上,黄药师也是一怔,随后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药?”

    “黑玉断续膏。”

    见众人脸上皆是迷惘,显然都不曾听过这种药,岳子然只能缓缓解释道:“我曾听丐帮弟子说起过,在西域某个门派内有一不传配方、秘密之极的独门秘药,名叫‘黑玉断续膏’,可接续断骨,常人手足身体骨节伤残后敷上此药膏,伤患仍可痊愈,即使伤残数十年敷上此药膏后亦可逐渐恢复行走,不再是四肢残疾的废人。”

    众人听了心中一顿,黄药师问道:“当真?”

    “当真。”岳子然毫不犹豫地的点点头,确定的说道。

    陆乘风的眼中顿时有了喜色,即使陈玄风也抬头看了岳子然一眼。

    “黑玉断续膏?!”黄药师一阵沉吟,随后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道:“你收留了曲灵风的女儿?”

    岳子然扭头看了黄蓉一眼,知道她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向黄药师交待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不过曲大哥的字画物件我都为您收藏着呢。”

    (感谢看你有、《黄泉大帝。、asdqwer、牧霄四位童鞋的打赏和支持,谢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