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笑道:“那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我进入湘西要去刺杀裘千仞,也是碰到了五指琴殇,被她追杀的时候正好遇见裘千丈,当时他也在被烟柳巷的一个女人追杀,所以就认识喽。”

    黄蓉已经听了两遍五指琴殇,不由好奇的问道:“五指琴殇是谁?”

    “一个脾气不怎么好,得了怪病见不得阳光,终ri缩在黑暗中用五根手指弹琴的怪女人。”岳子然说罢,又强调一番:“以后见了她,千万别惹。”

    黄蓉不以为意,眨着眼睛继续问道:“她只有五根手指吗?岂不是比木姐姐还要凄惨?”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我们能做的只有尊重。”岳子然感慨一番,醒悟过来,说道:“谁告诉你五指琴殇只有五根手指的?她老人家十指健全的很,只不过另一只手是用来杀人的罢了。”

    黄蓉这时看向场内,眼睛还是不敢看陈玄风,只见裘千丈正在笑着问完颜康是否受惊。在完颜康身后还站着一位年纪五十开外,满面胡子,神se甚是惶恐的汉子。

    郭靖此时还在完颜康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些国恨家仇,孝悌忠信之类的他母亲与七位师父从小教导他的话语。

    岳子然见了郭靖和完颜康,忙左右四顾,蹙着眉头问道:“穆姑娘呢?她没有回来救完颜康吗?”

    “没有。”黄蓉摇了摇头,狐疑的看着他,问:“你找她做什么?”

    岳子然心中有些担忧,口中说道:“我的长衣还在她那里呢。”接着便把那晚他救穆念慈的事情说了,至于后面深巷中的发生的事情却是只口未提。

    黄蓉听了颇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件长衣……”蓦地想起来,瞪圆了眼睛说道:“你的贴身包裹是绑在长衣上的?”

    岳子然苦笑的点点头。

    “包裹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黄蓉着急问道。

    “我平常要用到的零碎,小件儿木雕,最近几ri研读的书籍,还有……”岳子然说着看了黄蓉一眼,“我为你爹爹抄写完成的《九yin真经》下半部。”

    先前在自在居的时候,岳子然怕引起黄药师的愤怒,所以隐瞒了他抢九yin真经以及与黑风双煞的纠葛,只是对黄蓉说尽快把《九yin真经》默写出来,送给黄药师。到时候他老人家指不定一高兴,便不追究他抢经书和试图习练经书上武学这些事情了。

    黄蓉对岳子然翻了一个白眼,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神情。

    岳子然却更为忧虑的说道:“穆姑娘心地纯良,绝不会如黑风双煞这般狠辣的去习练经书上武功的,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事?”

    “摘星令。”

    “摘星令?”黄蓉还是头一次听说,见岳子然表情凝重,忙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摘星楼楼主的令牌。旁人若持有了它,便只有被杀的份儿。”岳子然知道黄蓉没有听说过摘星楼,却只能歉意的对她说:“等有时间了我再与你细说。”

    他上前走到郭靖面前,提了完颜康身边的汉子,扔给郭靖,口中说道:“郭兄弟,这个人你先抓着。七公现在伤势怎么样了?”

    郭靖猝不及防被岳子然扔过来的汉子一撞,脚步有些踉跄,但下盘功夫着实过硬,还是单手抓住了那大汉,扭头看到了岳子然,喜道:“岳大哥,七公伤势在我们赶来太湖时便快要痊愈了。”

    说罢又看了看岳子然扔过来的汉子,疑惑问道:“岳大哥,这是段指挥使,他怎么……”

    “他叫段天德,没人告诉你吗?”岳子然说道。

    原来一路上郭靖与穆念慈虽然藏在军中,但众兵丁都叫段天德为段指挥使,鲜有人提及他的本名。而杨铁心虽然识得段天德,却也没有带穆念慈去辨认过,因此两人都没有认出来。

    此时,郭靖听岳子然说这段指挥使便叫段天德,心中也不去细究岳子然是如何知道的,只觉“段天德”三字在耳中嗡的一震。

    他低头看着段天德,颤声问道:“你……你叫段天德?”

    段天德还不清楚是何事,虽然心中觉着不妙,但还是战战兢兢地说道:“正…正是。”

    郭靖继续问道:“十八年前,你可是在临安当武官么?”

    段天德愈发觉着不妙,他干的坏事也多了,想要说不是,但在岳子然与郭靖的逼视下,只能答道:“是啊,小英雄怎么知道?”说罢,脸上只是陪笑,心却在七上八下的乱跳。

    郭靖向段天德从上瞧到下,又从下瞧到上,始终一言不发,段天德只是陪笑。

    过了好半晌,岳子然拍了拍郭靖的肩膀,说道:“你领着这……”他说着指了指完颜康“领着这杨康小王爷去后厅处理事情吧。”

    “谢岳大哥。”郭靖拱了拱手,挽着已经吓跑一些魂魄的段天德去了后厅,完颜康本来不想去的,奈何他看到岳子然的目光便心中发憷,只能跟郭靖一起去了后花园。

    “小乞丐!”陈玄风其实早已经看见岳子然了,却在这时才发出声来:“我们之间的账,也应该算一算了。”

    岳子然脸上表情颇为无奈。陆乘风与黑风双煞两者之间虽说也有仇恨,但并不是抹不开的,所以他们三言两语谈妥之后,黑白双煞便将矛头对准了岳子然。

    陈玄风虽说对岳子然有时候惧意还要大过恨意,但真正需要与岳子然面对面解决恩怨的时候,他的惧意便消除了许多。

    因为有些事情,总是需要面对的。

    岳子然走到陈玄风与梅超风面前,他们此时相互扶持着,虽然比岳子然十几年前见他们时要凄凉萧索许多,但他们之间的真情,确实是经受住时间的折磨了。

    “怎么解决?”岳子然问,“你杀我还是我杀你。”

    两人一怔,随后由陈玄风说道:“尽人事,安天命。”

    岳子然听了颇有些头疼。

    虽然他也曾被陈玄风一记摧心掌打落在汉水中,但那是在陈玄风被他折磨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之后了,先错在他。

    错便是错了,岳子然不否认,却一直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去弥补自己的过错。

    “好啦。”黄蓉这时站了出来,说道:“你们都有错,具体惩罚便由我爹爹来吧。”说着便奔到厅外,去招呼黄药师了。

    黄蓉此言一出,岳子然暗暗叫苦,梅超风和陈玄风先是一惊,待确定小师妹不是唬人后,顿时吓的面如土se,唯有陆乘风面露激动之情。

    (感谢asdqwer、翼龙的神话、古拉加斯一世、看你有四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谢谢!)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