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防备梅超风赶来时,陆乘风对付不了。黄蓉他们受陆庄主之邀,这几日一直盘桓在归云庄中,并没有回自在居。

    陈玄风被陆乘风单独安排了一间房间,好吃好喝的安置着,只盼来日能够交给师父,任由师父他老人家处置。那陈玄风虽然想逃,奈何此时的完颜康被化身为新一代“话唠”的郭靖纠缠着,同时又被太湖水盗严加看管着,自己逃走都不可能,更何况带上他。

    淫雨霏霏,敲打在整个太湖水面上。

    太湖张公、善卷二洞天下胜景,洞中奇幻莫名,因此游览完这些地方,在沐雨驾着小船回归云庄的路途中,黄蓉与石清华一行人仍是兴致勃勃的交谈着。

    众人刚上了青石码头,便见孙富贵急匆匆的跑过来,口中不住的喊着:“来了,来了。”

    黄蓉惊讶的问:“谁来啦?是然哥哥吗?”

    孙富贵气喘吁吁的摇了摇头:“不是,不是师父,是梅超风和……”

    “师父的仇人裘千仞不知道为何也到庄上来了。”随后跟上来的白让冷静的说道:“梅超风也送了个骷髅头过来,估计今晚上便要到啦。”

    黄蓉毫不在意梅超风来不来,倒是裘千仞的突然出现,让她是又惊又喜,忙问道:“怎么回事?真的是裘千仞吗?”

    孙富贵和白让对视一眼,孙富贵先开口道:“那老头儿自称姓裘名千仞,应该不会是重名吧?”

    “而且那老头儿功夫很厉害。”白让确认的点点头,“先前我们和陆少庄主在外面遇到他时,恰好见他头上顶着一口盛满清水生铁铸成的大缸。”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负重那么多,居然还能够头顶铁缸在水面上行走呢。我们三个亲眼看着他那样子在一条小河上走了一个来回。”孙富贵语无伦次的补充道,“当真是厉害的匪夷所思。”

    黄蓉一阵沉吟,她知道裘千仞的功夫与自己爹爹是差不了毫厘的。现在听了他们这般神乎其神的描述,当下心中便确定这人是然哥哥处心积虑要对付的裘千仞无疑了。

    她抬起头,握紧拳头坚决的说道:“然哥哥的仇人便是我们的仇人,现在裘千仞居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不管他多么厉害,我们都要想法子把他擒了,交给然哥哥处置。”

    孙富贵和白让当即点头,她身后的碧儿和李舞娘也是不怕事大的主儿,当即也是出声助威。

    倒是石清华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听孙白两人对那裘千仞功夫的描述,当真是匪夷所思了些,不过却没有劝阻黄蓉她们。

    若到时候她们当真惹那裘千仞动了杀心,她自有法子将所有人都保全。

    “那我们该怎么办呐?”李舞娘随后问道,“这裘千仞这么厉害,居然没事便顶着一口盛满清水的大铁缸到处乱跑。”

    “就这么上去与他对峙是不可能的,我们得想想其他的法子。”黄蓉蹙着眉头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

    “能有什么法子,让他反抗不得,对我们乖乖就擒呢?”白让也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们可以易容成鬼吓唬他。”李舞娘首先想起了自己常捉弄人的手段。

    众人无语的看着他。

    “有了。”孙富贵突然一拍双掌,有了主意,“我们可以下毒,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失去功力。”

    黄蓉诧异的看着他,说道:“高手一般中了毒都会有所察觉的,会用内力将毒素快速的逼出体外。裘千仞功夫这么厉害,逼毒一定更快,你这法子也不成。”

    孙富贵得意的笑道:“小师娘,我这毒药可不是普通的毒药,这毒药可是西夏一品堂特有的,叫做悲酥清风,是采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毒物制成的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水。”

    “到时候只要我们拔开瓶塞,这种毒水便会化成气体,如微风拂体一般。任他裘千仞是何等机灵的人物都是无法察觉的。而一旦中了毒,任凭他武功再高,也没有法子用内力将毒素逼出来的。”

    “这毒药不错。”黄蓉眼前一亮,没有在意对方称呼自己的方式,随即问道:“你有解药没?”

    孙富贵点点头,说:“小师娘,您放心吧,我随身带着呢。”

    “那就这么办。”黄蓉最后拍板说。

    当下在场的众人在青石码头上便都分取了解药,商量了进一步的对策,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进了归云庄前厅。

    只见陆乘风一人坐在竹榻上,并没有见其他人的身影。黄蓉忙左右四顾的查看着,同时口中还问道:“师兄,我听说庄上来了一个厉害的老头子,他在哪儿呢?”

    陆乘风听了忙呵斥道:“小师妹切莫乱语。这裘老前辈当年雄霸湖广,铁掌水上漂的名头在江湖上非同小可,我们轻易得罪不得。何况我们又不知道他的脾性,你说话还是恭敬些为好。”

    陆乘风只是随口劝阻罢了,这几日他早已经见识了小师妹的调皮,也曾规劝过,却都是换来一些鬼脸或者是“我爹爹说过”的反驳,却没料到,今天他的规劝却换来黄蓉的认真对待。

    黄蓉点点头,正经的说道:“嗯,师兄,放心吧。裘老前辈现在去哪儿啦?”

    陆乘风听了这话,顿觉自己这师兄也有些许威严了,心中大慰,说道:“裘老前辈需要安静点儿的地方做会儿功夫,我让英儿请裘老前辈到我的书房休息去了。”

    黄蓉点点头,突然摆摆手冲陆乘风笑道:“陆师兄,我去看看那老头子在练什么功夫。”

    陆乘风急忙说道:“唉,使不得,你别惹恼了他。”

    黄蓉却是说着“不要紧”,已经向书房跑去,她身后的一行人自然也是急不可耐的跟了上去,只剩下石清华向陆乘风露出一丝苦笑,菜慢慢跟随了上去。

    陆乘风坐在椅子上,行动不得,心中甚至着急:“小师妹好不顽皮,当真是继承了师母所有调皮的性子。她千万别惹恼了裘前辈,若出了什么事,我可对师父没法交代啦。”

    当下只得命壮丁抬起竹榻,赶向书房,要设法阻拦。

    黄蓉等人这时已经蹑手蹑脚的跑到书房这边了,贴着窗子将窗纸弄破一个小孔向内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黄葛短衫的白须老头正盘膝而坐,双目微闭,嘴里喷出一缕缕的烟雾,连续不断。

    黄蓉曾经听爹爹、七公还有然哥哥说起过各家各派的高深功夫,却从未听说过口中能喷烟雾的,腹诽道:“这糟老头子故弄什么玄虚呢。”

    随即又紧盯着裘千仞的身形,暗自恨恨地想到:“就是这个臭老头害着然哥哥从小家破人亡,流落街头被迫乞讨为生的,现在我一定要好好惩治他一番才成。”

    当即便要想法子用那悲酥清风。

    却不料这时陆乘风也赶了过来,他贴着窗纸看了,只道裘千仞正在练一门很高深的古怪功夫,当下不敢再瞧,也怕黄蓉会惹恼前辈,执意要劝她离开。

    黄蓉也知道在师哥眼皮底下施毒是不成了,只能悻悻然的暗自罢手,心中想到:“哼,反正一会儿还要见面呢,到时候我只要偷偷打开毒药,你便准备被我收拾吧。”

    说罢,颇为郁闷的跟在陆乘风身后回到了前厅,问道:“师哥,这老头子到庄上做什么来啦?不会是梅师姊请来的帮手吧?”

    陆乘风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他都不认识梅师姊九阴白骨爪的功夫。”

    “哦。”黄蓉点点头,随即又问道:“他是不是金人派来救那小王爷的?我听说他投靠金人啦。”

    陆乘风果决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裘千仞偌大的名头,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会甘愿供金人驱使呢。不可能。”

    黄蓉听了暗自撇嘴,心道一会儿我擒住了他,定当要好好审问他,让你认清他的真实面目。

    (感谢姬莫辰、♀坐忘卐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