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见伞柄处白光闪过,烟雾之中想要后退的铁二胆因逃脱而露出来的笑容顿时在凝固在了脸上,瞳孔中的光晕逐渐四散开来,透着不敢相信,右手捂住自己的咽喉,但还是止不住那里迸出来的鲜血。

    “愚蠢。”七剑叟中的一位,神色淡漠的扫了铁二胆一眼,冷冷的说道。

    岳子然回过头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打开油纸伞,绕开机关洞,缓缓走下台阶,扫了他们七人一眼,说道:“各位,好久不见了。”

    七剑叟各自对视一眼,中间的那位站出来,说道:“小九,只要跟我们回摘星楼,今天我们这任务便作罢了。”

    另一人补充说道:“小九,我们兄弟一场,最好还是不要刀剑相见的好。”

    岳子然轻笑一声。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摘星宫,摘星楼。

    当年他被陈玄风一掌击落在汉水中,便是被他们的楼主所救。

    他的轻功以及剑法大都成熟于那里。

    只是,他绝对是不能回去的。

    那老者以为岳子然还在迟疑,便继续开口说道:“以你和楼主的关系,她一定会赦免你盗走摘星令罪行的。”

    岳子然没有回答他,只是叹了口气问道:“老妖婆现在还好吧?她的功力重修恢复没?”

    “不日便可出关了。”

    岳子然点点头,随即一脸明悟的笑道:“死了心吧,我是不会随你们回去的。”

    见他如此坚决,七人不再言语,在雨夜中七把灿若星辰的宝剑齐齐亮出,各站在了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上的要紧位置。

    岳子然没有打量他们,而是向远处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若有所思的问道:“五指情殇?他老人家也来啦,看来我这对头为了杀我还真是不惜下大本钱啊。”

    接着扭头对七剑叟笑问道:“我们也是老朋友了,能不能告诉我是谁要我的命?”

    一老者冷笑一声:“小九你知道规矩的。”

    岳子然点点头,不再言语,心中在这一段时间内,却是在暗暗思索着逃脱的计策。他有浮云漫步,但在这些人面前,却是丝毫不起作用的。

    先前第一个开口的老叟这时问道:“小九,你的刀呢?”

    岳子然没有回答他,只是说道:“来吧。”

    “哼。”另一老者说道,“小九,你可不要托大,在摘星楼你可一直不是我们的对手。”

    岳子然自然知道这一仗是九死一生,但逃脱的法子他早已经在头脑中演练了多条,却都不是什么明智的法子。

    蒙蒙细雨笼罩了这座江南小镇,周遭都是打在叶子上的沙沙声还有屋檐上水滴落在水面上的“滴答”声。

    岳子然突然想到了黄蓉,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些什么。

    雨水顺着老叟的剑柄流在剑尖上,慢慢积聚在一起,正要坠落在泥土中,却随着一剑刺去,向岳子然袭来。

    岳子然没有拔出自己的三尺青锋,而是左手从伞柄处抽出一把剑来,那把剑很细,很薄,薄如蝉翼。迎着七人错落有致的攻击,飞快的击去。

    剑带起雨丝,迅捷无比。

    七剑叟心中早已经做好了迎接岳子然快剑的准备,但对于此时岳子然快剑的进步还是感到吃惊。

    如此这些吃惊,他们失去了接下来再次进攻的机会。

    他们的剑此时诡异般的各自刺向了空气中。

    岳子然则一击得手,飞快跨出了他们剑阵的包围圈,飞快的向进来时的那堵石墙奔去。

    不过有五指琴殇在,岳子然的浮云漫步与七剑叟相比又差了些火候,想要逃脱并不是那么容易。

    很快在石墙面前,岳子然又陷入了他们七人的剑阵中。

    “借力打力。”一老叟说道,“小九,没想到在剑法上你这么有天赋。”

    “过奖了。”岳子然轻笑,目光四移,寻找着逃脱的路线,“比七位老哥哥还是差远啦。”

    老叟见他还在寻找退路,皱着眉头说道:“小九,束手就擒吧,跑的了今日,等楼主来了,你还是要被擒住的。”

    岳子然不理他,眼中打量着四周,口中随意笑道:“她可是要比你们好对付多了。”

    “哼。”七剑叟冷哼一声,却是默认了。

    正要准备继续动手,却忽然听他们身后的石墙直接被撞塌了。

    在场的一群人目光齐齐聚在那里,目瞪口呆,只见尘土飞扬,砖土凌乱,竟然是被直接砸塌的。

    “笨。”一老头儿在烟尘中不适的咳嗽着,“找个机关也找不到,还得我老头子动手。”

    “师父,您不是也没找到吗?”另一人委屈的说道。

    “但我不是砸开了吗?”

    “那您怎么不提前砸,非得我找半天。”

    “你不找,我怎么知道你找不到?”

    “您直接砸,我为什么要找?”

    “你不是说要找机关吗?”

    “是您先说有机关可以打开的。”

    “我说有机关可以打开,我们难道就必须得用机关打开,我们就不能砸开吗?”

    “是您说有机关可以打开,我才说要去找机关打开,您要早说可以用拳头砸开,我又何必去找机关打开呢?”

    “这么说,你找不到机关,怪我咯?”

    接着便听到“笃”的一声。

    ……

    尘埃落定。

    岳子然先看到了颇为熟悉的马都头,正捂着额头,满脸的委屈。接着便看到了那个身影,一身青袍,佝偻着身子,背上驮着一把极宽极长的重剑,白眉垂在鼻端,慈祥非常。

    少林寺无名达摩剑武僧。

    “又是他!“七剑叟对视一眼齐齐出声。

    “师父!”岳子然也有些惊讶,但欣喜更多。

    马都头本来见了岳子然很是高兴,此时听他喊老者的称呼,顿时一怔,爆了一个粗口,才又说道:“老头子,这就是你说的我们要吃大户的师弟?真他奶奶熊的巧啊,岳公子,我们居然是师兄弟。”

    岳子然也是讶异。

    老头子见了岳子然,呵呵笑着指着他说道:“就是他了,喂,小岳子,身上带钱没,我们两个快要饿死啦。都是这臭小子,当个军官居然被一群水匪给打劫了。”

    马都头翻了个白眼:“您又没有教我水上功夫。”

    老头子扭头瞪着他:“怪我咯?”

    接着又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爆栗。

    马都头揉着脑袋,吃痛的说道:“我这脑袋有一半是被你敲傻的,小心我告诉我爹爹。”

    岳子然苦笑的看着他们两个,然后说道:“钱是带了,不过您先把我救出去再说吧。”

    老和尚这才看到了七剑叟七人,吃惊的说道:“呦,你怎么又和这群杀手搅在一起啦,没杀人吧?我早告诉你,杀戮是罪……”

    七剑叟七人对视一眼,各自苦笑,一人说道:“老和尚,怎么只要我们与小九动手的时候就能遇见你?”

    老头子责怪道:“我还问你们呢,怎么我一找我徒弟,就能遇见你们七个。”忽然又改口道:“不对,是八个,还有个人弹琴助兴呢,你们这打架真高雅。”

    七剑叟各自苦笑,对岳子然抱了抱手说道:“小九,这次我们奈何不得你,便走啦,你多保重。相信不久楼主出关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岳子然苦笑,也是拱拱手。

    “什么!”老头子大吃一惊,“老妖婆要出关啦?不成小岳子,今天吃完你这顿,我也得出去躲躲,上次救你,那疯婆娘一定怀恨在心呢。”岳子然再次苦笑,心道应该出去躲躲的是我好不好。(下一章,裘千丈……)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