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隔着远,岳子然并没有细细打量那七个人,而是先一步跃回亭子,抽剑便要去拿铁老二,口中斥责道:“铁老二,你果然有诈。”

    铁二胆并不慌张,满脸得意的笑容,说道:“岳公子,这怪不得我。如果可以,我还是很希望和你一起对付裘千仞的,怪只怪你居然成为了自在居的主人。”

    说着见岳子然入了亭内,他伸脚便踩在了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块石板上。那是一个机关,让岳子然脚下的石板顿时翻落,整个人悬空起来,没有了落脚之地。

    岳子然猝不及防,身子立刻向下坠去。好在他反应够快,身体在下坠时,左手用合着的油纸伞伞尖点子身子周遭可以触及到的地板上,腰身一扭,下坠的身世竟然止住了,并且以一个很诡异的角度,岳子然如在云端或水面上散步一般,虚空中踏前两步,下坠至小腿处的身子就这样走了上来。

    “浮云漫步!”“凌波步!”

    不同的名字从那七个人的口中惊喊出来。

    接着他们各自远远地对视一眼,眼中欣喜有,惊讶有,莫名的也有,接着他们又是肯定的接连喊出两个名字。

    “小九”“十一”

    岳子然与那铁二胆已经是近在咫尺,闻言却是忍不住的扭头向七人看去。

    那七人正施展水上漂轻功,轻踩着荷塘水面上的小石塔,向亭子这边靠拢过来。

    借着亭子周围的烛光,岳子然终于看清了这七人的模样。

    他们几乎一模一样。

    满头银发,一身白se长衫,七把灿若星辰的三尺青锋,七张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沟壑纵横,白眉白须,目光如剑,脸如金纸。

    七剑叟。

    岳子然曾经熟悉现在却很陌生的七个人。

    他心中一紧,暗道要遭,但还不及思考,便听到身后一阵声响,知道是那铁老二在他这愣神之际动手了。

    岳子然是谁?是曾经背了刘老三一人,在剑速不弱于他的人剑下,硬是依靠听声辩位的本事和他的轻功而逃脱的人。

    对比起当ri那人的剑法之快,铁老二的本事便要逊se许多了。

    岳子然几乎是被人提着一般,身子横向移动,与铁老二掷出来的两只铁球错开,右手抽剑,头也不回,便那么看也不看,直接刺向后面,准确狠厉。

    一声沉闷的声音,却是旁边伺候的美姬被躲闪不及的铁老二拉过来做了肉盾。

    岳子然这时已经扭过头来,见自己的长剑直没入美姬胸中,嘴角微微抽动,口中吐出两个字:“卑鄙。”

    铁老二面se无恙,他掷出的两只铁球不知道用了什么巧妙的手法,在错过岳子然以后两只在空中相撞,响出一阵沉闷的声音,竟然再次返了回来。

    岳子然这次要轻松许多,只是微侧身子,便让过了这两只铁球。而他手中的长剑快如闪电,再次向铁老二刺来。

    其他美姬此时已经是面容失se,慌不择路的跑出了亭子或是跌落在了池塘中。铁老二周遭再没有任何肉盾能够为他挡剑了。

    “慢着。”铁老二看不清岳子然的剑,只能闭上眼喊道,“你不想知道那册子上消息的真假吗?”

    岳子然的剑顿时停住了,只抵着他的咽喉,瞳孔收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们铁掌帮居然请了摘星楼来杀我,这名单还是真的不成。”

    铁老二闭上双眼,身子因为死神的临近而微微战栗着,他吞了一口唾沫,为自己压惊,然后才说道:“这名单是真的。”

    说完这句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铁老二的胆子大了起来,坦荡的看着自己咽喉处的青锋,缓缓地说道:“这名单是真的。可笑的是,你现在还不知道是谁要你的xing命?”

    “难道不是铁掌帮?”

    “你难道认为我还在为铁掌帮卖命?”

    “难道是摘星楼?”岳子然心中一惊,转过身子问那些逐渐围住凉亭的七剑叟:“那老妖婆让你们来杀我的?”

    七剑叟顿时停住了脚步,各自看了一眼,没有人敢说话,整个知道摘星楼存在的人,岳子然是为数不多敢称她为老妖婆的人。

    岳子然看了他们的反应,脸上都挂着些意外,便知道他们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扭头又问铁老二:“是谁?”

    铁老二“嘿嘿”冷笑,说道:“我说过,只怪你做了自在居的主人。”

    岳子然心中纳罕:“难道是老书生生前结下的梁子?”

    正思索间,眼角便看见了铁老二正在与七剑叟打眼se。岳子然冷笑道:“你不知道七剑叟有个规矩吗?”

    “什么?”铁老二随口问,右手在不经意间翻转,从袖子中抖出两只深黄se的球来。他做的很隐秘,并没有被岳子然看见。

    “七剑叟只管杀人,从不保证其他人死活。尤其在亭子这种他们剑阵施展不开的地形上,他们是不会上来救你的。”岳子然说着,左手用雨伞敲了敲铁老二不敢有丝毫动弹的头颅,“看来你对摘星楼了解还是不够透彻啊,枉费心机了。”

    铁老二脸上神se凝固起来,眼睛向外看去,果见七剑叟只走到了亭子下,没再上来。

    “是谁让你杀我的?”岳子然又问。

    铁老二脸上凄楚一笑,没有回答他,反而问道:“现在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保证铁掌帮的位子是我兄长的?毕竟,那册子上的信息可是真的。”

    岳子然紧盯着他,慢慢地点点头:“只要是真的,我们先前的交易便作数。”随即又疑惑的问道:“你既然对铁掌帮帮主的位子如此在意,需要借助我的力量,又为什么要安排摘星楼的人来杀我?”

    铁老二轻笑道:“你既然知道摘星楼,便应该他们不是我能请到的。”

    岳子然点点头。

    “其实,我最早的计划只是与你一同对付裘千仞。但在太湖小镇上知道你是自在居主人的时候,我便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合作的可能了。”

    “所以我在出钱让太湖水盗截杀你时,便通知了上面,后来摘星楼的人便来了。”

    “我了解摘星楼的实力,所以今天约你到这里。只要你今天死在这里,我便是借助你的力量了。”

    “到时候我不仅会完成上面任务,丐帮和铁掌帮也一定会因为你的死而厮杀起来的,甚至洪帮主都不得不参与进来与裘千仞动手。到时候他们打个两败俱伤,或者裘千仞受了重伤,我哥哥再想夺回帮主之位便易如反掌啦。”

    “一石二鸟,果然好主意。”岳子然赞道。

    铁老二却苦笑起来:“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

    “是谁要杀我?”岳子然第三次问。

    “好。”铁老二绷紧了神经,“你凑上前来。”

    岳子然依言,却闻到一股子的硫磺味,身子急忙后跃,左手的油纸伞也展了开来,挡住了全部迸向自己的火星。原来,铁老二手中握着的那两颗深黄se的球,是由硫磺等东西配成的,只要用上内力使劲挤压,便可以发出刺眼光芒和一阵黑烟,闪白或熏眯人的眼睛,从而让自己逃脱险境。

    本来这种东西是掷出去效果最好的,也不会对自身造成一些灼伤,但现在岳子然分分钟便会取他xing命,铁老二便顾不上许多了,受伤总比死亡强。

    不过,他却没料到,岳子然左手上的油纸伞不仅可以阻挡火星,在被冯四哥设计过后,也已经成为了一把威力无比的快剑。(感谢hansire、厢里缃鸢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