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之中的穆念慈轻叹一声,说道:“我不甘心。”

    我不曾在你的世界中走来走去,你凭什么在我的世界中跑来跑去?

    “人生中总应该有些轰轰烈烈事情的,那样我们到了耄耋之年,才可以在阳光中,扳着手指细数那些我们无法忘却的记忆,而不是在悔恨中死去。”穆念慈忽然一阵轻笑,“所以我不会放弃,你知道吗?欧阳克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什么?”岳子然不解的问。

    “自己想要的幸福,便要不择手段的去争取。”穆念慈欢笑一声,声音之中没有悲与恨,似乎是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你要做什么?”岳子然满脸讶异的问,却发觉她已经不在油纸伞下了。

    在他的身后传出一阵欢快的脚步声,扭头看去,发觉发现穆念慈已经出了巷口,一团黑影站在那里欢笑道:“我便不耽误你了,要去拯救完颜康了,娘亲还在等着他呢。”

    “你记住,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总有一天我们要扯平的。所以在那之前,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然等我衰老的时候,你在我的记忆之中便可能只是一个笑话啦。”

    “就像这样。”说着,她装作老婆婆说话的语气对岳子然说:“孙子,你祖母年轻时在意过一个人,然后他死了。哈哈”说罢,洒下一串清脆的笑声,扬长而去。

    岳子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甚至不知道穆念慈是作何想的,感情本来就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只是在最后的那句孙子,让岳子然苦笑,平白的让她占了不少的便宜。

    岳子然扭过身子继续向前,记忆之中总觉着有件事情忘记了,却记不清楚到底是何事。

    他走到巷尾,街道的尽头处,有一堵石墙将道路堵实了。举手在墙上轻叩,响起阵阵”笃笃“声,随后便见那道墙像一道门般被打了开来,里面站着长得很圆润的铁老二,笑如春风,抖动着一脸肥肉,像极了了弥勒佛。

    在他的身后是两位青衣少女,为他打着伞,提着灯笼。

    铁老二不卑不亢的拱手道:”公子请了。“

    岳子然点点头,踏入门中,听见了身后的石墙又被合上了。

    岳子然随着铁二胆进了庄院内,院子很大,曲廊回转,花池错落,此时都已经起了灯,在蒙蒙细雨之中多添了些暖意。

    他们来到一方池塘中间的凉亭上,轻纱笼罩了四周,被风吹动,池塘内浮萍若现。亭内的石台上摆了酒菜,旁边有美姬伺候,在不知道远处还有岳子然似乎熟悉的琴声隐隐传来,声音不大,却直透人心底。

    两人入座,铁老二为两人各斟上一杯清酒,自己开口先饮,待见底之后才翻过来,说道:“酒中无毒,公子请了。”

    岳子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口中啧啧一番说道:“酒不错。”

    “那是自然。”铁老二笑道:“这可是从汾州甘露堂取来的上好汾酒。”

    岳子然又饮了一杯,才问道:“好了,说说你邀我来的目的吧。”

    铁老二慢腾腾的夹了一口菜,才笑道:“看来岳公子着急的很。”

    岳子然当然着急,他现在已经记起自己有什么事情忘记了,那便是披在穆念慈身上的长衣。

    他的一应贴身收藏的物什可都在那长衣内的贴身包裹中呢。

    岳子然没有回他,自讨没趣的铁老二也没有多说,只是让仆从取上一本册子来,拿在手中又对岳子然说道:“这些都是铁掌帮在江南的一些重要据点,有不少是用于为金国搜集消息用的。”

    “其中很多都是裘千仞的亲信,你若能除了他们,裘千仞的羽翼便也被剪除了。”

    岳子然伸手去拿,铁老二却收回了手,脸上轻笑道:“岳公子,我是商人,我们是在做生意,现在该让我知晓您的诚意了吧。”

    岳子然无奈的缩回手,问:“你想要什么?铁掌帮帮主之位?”

    铁老二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是想要铁掌帮帮主的位置,不过不是给我,而是给我兄长。”

    说罢,他夹起一口菜放入口中,不屑的说道:“说实话,铁掌帮帮主的位置我已经看不上眼了,不过那个位置毕竟是我铁家的,总得争回来。”

    对于岳子然来说,谁都一样,反正这一战过后,铁掌帮是不可能威胁道丐帮在江南的地位了,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好,我答允你。”

    铁老二才把册子递了上来,笑道:“记着三年之前公子突然出现,三尺青锋独挑铁掌峰,是何等的潇洒和霸气。现在怎么变得瞻前顾后啦?”

    岳子然没有回答他。三年前的他年轻气盛,只觉天下少有敌手,没想到首战便栽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当真是有些可笑了。

    想着这些,岳子然饮了一口酒,挥了挥手中的册子,问道:“这上面有没有绝情谷的位置?”

    铁老二一怔,接着笑道:“你知道的倒不少,只是这绝情谷的位置我当真是不知道了,或许你可以找裘千丈问问,我听说你们俩可是老熟人。”

    这次轮到岳子然怔住了,他端量铁老二半晌,才疑惑的问道:”莫非当年你也在铁掌峰上?“

    铁老二摇摇头,说:“我兄长在。”

    岳子然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说道:“熟识是不错,不过你认为他会将绝情谷的位置告诉我?笑话。”

    显然铁老二挑起这个话题并在于此,他继续问道:“听说你可以一眼认出哪个是裘千仞,哪个是裘千丈,你是怎么办到的?”

    “想知道?”岳子然看着他。

    铁老二点点头。

    “再来一坛汾酒,我带走。”

    “好。”铁老二立刻应了一声,拍了拍手掌让仆从提上一坛来。

    岳子然接过,说道:“裘千丈的身上有股子烟草味,下次你可以闻闻。”

    “烟草味?”铁老二显然也接触过裘千丈,却没有闻出什么烟草味。

    岳子然自己笑了,揶揄道:“以后你可以多胡乱找些草叶点燃了自己闻,闻习惯了便分辨出来啦。”

    说罢站起身子,朝着远处的水榭望去,扭头对铁老二说道:“这琴声我熟悉的很,似乎以前听起过?”

    铁老二脸上表情一僵随之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岳子然点点头,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长衣还在等他找回,他便不准备呆下去了,朝铁老二拱了拱手,说道:“走了。”

    铁老二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待他下了台阶之后,才开口笑道:“岳公子,你现在走不走的了,已经不是我说了算啦。”

    岳子然一顿,随即见整个院落中的不同方位上站起了人,共有七个……

    (感谢古拉加斯一世、梦亦如思、hansire三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