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面天气yin沉,小雨随风打在窗台上,发出一阵沙沙声。

    客栈的小二在走廊上了灯,荧荧的烛光的在雨夜中不住地跳动,终透出一丝的暖意。

    屋内,油灯下。

    岳子然用毛笔在纸笺上写下最后一个字,满意的看了一遍,轻舒了一口气,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终于写完了,如果把这东西给了老爷子,他知道了事情真相便不会生气了吧?”

    说罢轻笑着摇了摇头,将毛笔放在笔架上,从随身长衣中取出一把刻刀,一只木雕走到窗前,打开窗子,让细细颇有凉意的雨丝打在他的面颊上,扫去了jing神上的一些疲惫。

    他住着的地方在高处,不远处是客栈的大堂,热闹的气氛传到了岳子然这边,让他心中有些萧索和唏嘘。不知道小丫头怎么样了?岳子然脑中想着,眼睛望向了太湖所在的方向。

    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岳子然。

    “公子?”房门外的人敲门喊道。

    “进来吧。”岳子然最后窗外一眼,然后关上窗子,对门外的人吩咐道。

    “吱呀”一声,门被推了开来,一位丐帮弟子恭敬的对岳子然拱了拱手说道:“公子,时辰到了。”

    岳子然点点头,“嗯”了一声问道:“铁老二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如往常一般。”丐帮弟子回道。

    岳子然点点头,挥了挥手说:“你下去吧。”

    丐帮弟子却有些不放心,迟疑一番说道:“公子,铁二胆这人极为jian诈,您一个人去是不是太冒险了?要不我们……”

    “不用了。”岳子然轻笑着打断了他说话,“我是去与他合作的,总要有些诚意。”

    丐帮弟子见岳子然心意已决,便不再劝说,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岳子然走到油灯下,将桌台上的纸笺收起来,将宝剑与油纸伞拿了,然后吹灭油灯,缓步地下了楼,通过烛火若暗若灭的走廊,进了人生嘈杂的客栈大堂,出了门,打了伞,向镇子的东头扬长而去。

    在他消失在雨夜长街尽头的时候,有一位少女在看着他。

    这人正是穆念慈。

    那ri她在太湖水盗凿船落水的时候,从完颜康的手中接过了腰带,准备赶到苏州之北三十里的一座荒山之中找他的另一位师父求救,却不料在半路之上遇见了欧阳克。

    欧阳克见穆念慈貌美,心中如猫爪在挠一般,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要轻浮于她。

    不过穆念慈却也不是好惹的,在七公受伤的几个月内,都是她在身边照顾,七公自然传了她不少保命的本事,所以欧阳克一时奈何不了她,险些让穆念慈跑了。

    这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老乞丐,认出了她身上的功夫,趁机询问起七公的消息。

    穆念慈见他是个乞丐,便没有多加防备,不知却着了这个老乞丐的道儿。

    此时,欧阳克已经走上了客栈台阶的尽头,回头见穆念慈在雨中站定,看着远处的一个身影,便有些好奇的折返回来。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心中顿时暗呼侥幸,几乎是前后脚的事情,若不是来的稍晚了点,他便会与那个煞神撞上了,到时候肯定是免不了再遭些罪,甚至因为这小妞儿送了命。

    回过头来,见穆念慈还望着岳子然的背影兀自发呆,心中顿时若有所思,欧阳克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你喜欢他?”

    穆念慈点点头,目光却有些呆滞,她中了那乞丐的摄心术,整个人如在梦中一般,整个世界变着粘稠。

    欧阳克心觉有趣,继续问道:“即使他已经有心上人了,你还是喜欢他?”

    穆念慈对于这个问题反应更迟钝,移过头看了欧阳克一眼,目光中瞳孔涣散,良久之后才缓缓地点点头。

    欧阳克怔怔的盯着她,突然觉着她在摄心术的控制之下,居然还保持着对一个人感情的情醒,当真了不得。

    同时也觉着自己与她有些同命相连。

    在细雨之中他仰起头,眼中闪过一阵痴迷,目光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ri中都郊外的夜晚,看到了那个用栗子壳俏皮丢人的姑娘。

    半晌之后,欧阳克才扭过头来看了穆念慈一眼,喟叹道:“感情,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在他身后的丐帮彭长老似乎第一次见到他这副模样,问道:“怎么?你什么时候也变的如此多愁善感起来了。”

    欧阳克摇摇头,没有回答他,而是对说穆念慈说道:“喜欢的东西就要不择手段的得到,要明白幸福是抢来的。”

    穆念慈眼中有些不解,甚至有些抗拒。

    欧阳克却是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扭头问彭长老:“我听叔父说厉害的摄心术可以潜移默化影响人的心智,不知道你成不成?”

    彭长老有些糊涂,思考良久之后,才摇了摇头:“中了摄心术的人,在苏醒过来后,便又恢复先前模样啦。若想潜移默化影响人心智的话,需要长时间的引导和暗示。”说罢有疑惑的问道:“你想?”

    欧阳克打量着穆念慈,说道:“她这么有魅力,比之黄姑娘毫不逊se,如果她去不折手段的诱惑一个男人的话,对于那个男人来说,恐怕很难把持的住吧?”

    接着沉思片刻,欧阳克又说道:“况且,通过先前她被你控制后,我听她的自言自语,明显是对于岳子然是情根深种而且然关系匪浅,若能够利用她去横插在两人的身边,以那位娇蛮般的xing格来说,事情当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什么?”彭长老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目光望向岳子然消失的方向,诧异的问道:“他就是岳子然?”

    “不过。”欧阳克诧异的看向他,“你居然不知道?他可是洪七公的弟子,未来的丐帮帮主,你说过要对付的敌人。”

    彭长老摇摇头,说道:“他是突然冒出来的,我一直在江北,所以并没有见过面。”

    说罢又看了一眼穆念慈,问道:“你不是要把她作为你的宠姬么?现在当真要推出去了?”

    欧阳克不怀好意的一笑,yin邪的目光在穆念慈身上打量片刻,轻笑道:“这女人我自然是要享用的,不过也不耽误她去挑拨关系,只要你的摄心术足够厉害,不是吗?”

    说着目光向岳子然消失的方向,面部狰狞,恨恨的道:“最好让他一个都得不到,即使得到的也是我剩下的。”

    彭长老摇了摇头,没在说话。

    他投靠大金国,不仅是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和对付已经开始对他下手的岳子然,更重要的是为了谋夺帮主之位。

    至于其他的么,什么都是可以舍弃掉的,包括良心。

    “幸福,是抢来的。”欧阳克最后对着穆念慈再次强调了一番,哈哈大笑着正要进入客栈,却突然顿住了。

    从黑暗之中的岳子然打着油纸伞缓缓走出,看着欧阳克面部那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轻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忘拿打狗棒了。”

    (感谢书友1312231605...、古拉加斯一世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