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荏苒,陈玄风与陆乘风的脸上都被岁月和风霜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陆乘风上次见陈玄风时,陈玄风面部刚受伤不久,脸部蒙了纱巾,他并不知道陈玄风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而陈玄风则把他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生平最恨的岳子然身上,所以两人并没有认出对方。

    陈玄风从完颜康的背上挣扎下来,坐在地上,又叫一声:“小乞丐!”声音嘶哑难听,如催命的判官一样。

    黄蓉上次虽见过陈玄风,却是在黑暗之中见的,只能看得大概,此时见了他那张脸,却是绝对难再提起勇气看他了,所以只是看着其他方向,装模作样的应了一声。

    陈玄风是谁?恨不得杀岳子然而后快的人。上次他们放过岳子然,完全是因为梅超风练功走火入魔,变的和他一样下身不能动弹,才奈何不得岳子然。

    后来经过高人指点,在梅超风伤好后。正好小王爷要出任钦使,便存了伺机向岳子然报仇的心思,与小王爷随伴南下。不过梅超风沿路要练功,而陈玄风却是行动不便,所以他们在走水路时便分开了。

    陈玄风对岳子然其实是又恨又怕的,只是不知为何他现在却觉着自己完全失去了对岳子然的害怕之心。

    随即陈玄风想到了自己在昨晚入水时的绝望与挣扎,真正经历了生死徘徊的感觉。若不是在最后关头,有水盗救起了他,便真的要溺死而不是昏迷了。

    陈玄风忽然明悟自己为何不怕小乞丐了,因为小乞丐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固然很深,却远远没有死亡来的可怕。

    陈玄风想了很多,却也仅仅只是几个念头在脑海中跳跃而已,时间并不是很久。

    他当即再向岳子然看去,仇恨迷蒙了双眼,热血充斥了脑袋,也来不及思考岳子然为何不敢看他了。

    双手猛的击向地面,借力跃了起来,长发飞扬,面目更加狰狞,口中喝了一声:“小乞丐,纳命来。”

    他的右手迅捷无比的出掌,掌影或虚或实,漫天的出现在岳子然的头上,将他周身所有要害和可能逃跑的路线都封住了。

    这一招正是陈玄风的最强力一击,不仅包括摧心掌在内,还融合了桃花岛黄药师的绝学落英神剑掌。

    黄蓉抬头“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她虽然也会落英神剑掌,却绝对没有陈玄风这般jing妙,偏偏她最为依仗的软猬甲又送给了然哥哥,当下坐在椅子上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躲闪了。

    白让和孙富贵也是猝不及防,绝对没有想到他一个残废之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本领,而且居然话也不多说,便向黄姑娘下手发难。

    陈玄风见岳子然没有抵抗的意思,心中略有一些疑惑,却是来不及思考那些了,将要大仇得报的笑容布满了他整个面孔,让他狰狞的脸愈加恐怖起来。

    但是,一直坐在黄蓉身边的一个人站了起来。

    她是男子的打扮,却毫不掩饰自己是女人。

    她一身素雅,站在那里如天边的一朵轻云,卷卷舒舒,开开落落,优雅自然。

    石清华皱起了眉头,口中轻叱一声:“放肆。”

    说罢,如柔荑的手掌挥进陈玄风那漫天的掌影之中,如风卷残云。

    “砰”的一声,他们双掌一对,凭空出现一阵轻风,刮向桌子上的古籍上,竟翻动了几页。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陈玄风漫天掌影消失的一干二净,而他本人也再次跌倒在原来坐着的地方。

    石清华继续坐下,若无其事的饮茶,唯有那吐气如兰的呼吸变的有些不均匀起来。

    “你是谁?”坐在地上的陈玄风与坐在软榻上的陆乘风同时开口,不过问的对象却是不同。

    陈玄风不理会陆乘风,继续问了一句。

    “自在居,石清华。”

    石清华看也不看他,只说了一句。

    陈玄风摇头表示不知,但也不再问,将目光又投在黄蓉身上,突然摇头叹息道:“你不是小乞丐。”

    说罢他仰头看向屋顶,再低下头时,眼中已经满是凄楚,只听他轻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小乞丐,我居然怕你还要胜过死亡。”语气中满是嘲讽。

    惊惶未定的黄蓉此时对陈玄风正是满腔怒火,闻言生气的说道:“你胡说些什么?我就是小乞丐,我就是岳子然。”

    却忘记了她这话说的便有许多毛病。

    陈玄风也不与她口头辩解,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面颊,缓缓地说道:“我的脸是小乞丐做下的,他又怎么会不敢看呢?”

    黄蓉神情一顿,见已经被人识破,再装下去便没有必要了,恨恨地将脸上的那层面具摘了下来。

    “小师妹?”陈玄风有些惊讶,疑惑的目光移向另一个黄蓉,见她也揭下脸上面具,却是一位他不认识的小姑娘。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一阵惊讶,不过瞬息之间便都明白过来。只有那郭靖在挠着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口中有些惊疑的问着:“岳公子,你,你怎么变成姑娘啦?”

    黄蓉闻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撅起嘴耍起小孩子脾气来,口中对陈玄风威胁道:“我爹爹前几天还在太湖呢,你刚才想杀我,小心我告诉他。”

    陈玄风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

    他平生最怕两个人,黄药师和岳子然。而黄药师无疑是他感到最为愧疚和不敢有任何反抗心思的那一位。他刚才若知道岳子然是小师妹假扮的话,当真是不敢动手的。

    “陈玄风!”陆乘风再次开口,却是没有再次问他是谁,而是直接道出了他的名字。

    陈玄风这才抬起头来,对着陆庄主仔细端量片刻,才桀桀笑道:“陆乘风?没想到我们又见面啦。”

    陆乘风看着他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中的恨意少了许多,双手一拱,叹息着说道:“是啊,没想到十几年前一别,今ri终又重会,你却成了这副样子,梅师姊可好?”

    “好,怎么不好。”陈玄风冷冷的说道:“若不是你们,她的眼睛便也不会瞎了。”

    陆乘风虽不知道事情原委,但梅超风双眼变瞎的事情他也可以猜个七八分。当下叹息一声,陆乘风不再理会他,知道有石大家在,他跑不了。扭头看向黄蓉,陆乘风轻声问道:“姑娘姓黄?”

    黄蓉刚才耍了些脾气,此时已经安静了许多,闻言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姓黄,你也是我爹爹的徒弟?”

    陆乘风听她这天真烂漫的语气和说话的神情,竟与当年师母说话如出一辙,当下不再怀疑。

    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便听马都头在黄蓉身后焦急的轻声说道:“不成了,黄姑娘我得走了。”

    黄蓉诧异,扭头问道:“你不去见然哥哥了吗?他也在太湖。”

    马都头摇了摇头说:“以后临安府再聚吧,我还得去见我师父呢,在上船前我们约好的”

    “你师父?”黄蓉和白让一阵惊讶。

    “对啊。”马都头瞪大了眼睛,说道:“岳公子没对你们说起过?我师父是少林弟子。还偷过藏书阁武学秘籍呢。”

    众人无语。

    黄蓉摇了摇头,示意不知,不过还是让陆冠英派人把他送出了太湖。

    郭靖却是留了下来,他不仅想将完颜康带回杭州去,还想等穆姑娘回来。

    (感谢古拉加斯一世、北溟灬七夜两位童鞋的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