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乘风听了,轻叹一声,说道:“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当初那陈玄风拼着受伤也要爬过去给你一记摧心掌,我们当时被梅超风缠着却是救你不得,只能看着你被你打落在汉江之中。”

    “后来我们去下游想要找到你的尸体好入土为安。奈何那时正值雨季,河流暴涨,我们只能放弃,以为你已经去了,却没想到你现在居然成了自在居的主人。”

    随即陆乘风笑道:“也是,我了解陈玄风那人,他既然对当时不足十岁的你是那般又恨又怕。你既然活下来,那取得的成就自然是了不得的。”

    黄蓉口中谦虚一番,心中却是醒悟过来,看来然哥哥在落水后的事情还是对自己有所隐瞒的。

    陆乘风中的书房中琳琅满目,全是诗书典籍,几上桌上摆着许多铜器玉器,看来尽是古物,壁上挂着一幅水墨画,左角题了一首岳飞所作的《小重山》。

    黄蓉看了,脑中随即想到然哥哥也姓岳,诗词上的造诣以及行军打仗的本领却是要不如他这位本家啦。不过这岳爷爷却要比然哥哥迂腐古板了些,只知道jing忠报国,完全没有然哥哥这般潇洒自在。

    石清华在旁边看了黄蓉发呆的神情,顿时露出苦笑,心道果然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什么事情都能想到心上人。忙开口咳了一声,偷偷扯动了她的衣角,让她回陆庄主的话。

    “啊。”黄蓉露出了自己的原声,随即醒悟过来,粗着嗓子苦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刚刚想起一些事,有些失礼了。”

    陆乘风连连摆手,直说:“不妨事。”随后问道:“我见公子一直在看这幅画,不知道你觉的怎样?”

    若是真岳子然的话,对于品画这类雅事着实没有本事。但对于扮作岳子然的黄蓉来说,却是手到擒来,诗画上面的事情,她没少与爹爹学习。

    开口正要说自己的见解,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一位浑身[**]的公子背着一个人跌落进来。

    他容貌俊美,一身华衣,此时却是狼狈至极,抬头扫了书房一眼,见了黄蓉后,脸se一变,也不顾背上的人,身子慌张的退后几步,惊恐的说道:“是你?”

    黄蓉也是诧异,随即想到自己扮演着然哥哥,想必两人是认识的,便咳嗽一声,向白让打了个眼se,口中说道:“是我……”

    话没说完却见又有一人“哎呦”一声狼狈的跑了进来,跌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太湖水匪。

    这人黄蓉与白让都认识,当下惊异的脱口而出:“马都头?”

    马都头抬起头来见了黄蓉,当即面露喜se,哀求道:“岳掌柜,快救救我。”

    陆乘风这时问道:“怎么?岳公子,这二位都是你朋友?”

    黄蓉不识得那华衣公子,却识得马都头。而且马都头平常对岳子然的酒馆多有照拂,更与岳子然把酒言欢多次,自然是要救的,当即便指着马都头,也不理那公子,说道:“陆庄主,他是我在杭州城的好朋友,不知怎么得罪你啦?”

    陆冠英闻言上前一步,将马都头扶起来,拱手对黄蓉说道:“公子见谅了。我们当真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接着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

    原来马都头是段天德的手下,随段指挥使奉命前来接引金国钦使完颜康。他们在沿途收刮了不少钱财,因此被太湖水盗给盯上了,昨夜在过湖时被水盗凿了船,因此全被擒住了。

    马都头苦着脸叫冤,说道:“那都是段指挥使吩咐自己亲兵做的,我们这些小喽啰却是分文没捞着啊。要不是……”

    说到这里,马都头突然想起来,对黄蓉说道:“岳掌柜,穆姑娘和郭公子还被关着呢!”

    “穆姑娘?”黄蓉心中疑惑。她与穆念慈未曾谋面,岳子然更不会提,所以并不认识。

    这其中隐情白让是知道的,怕黄蓉露了馅儿,便开口问道:“他们不是在杭州照顾七公吗?”

    马都头点点头,说道:“本来是的,不过穆老头,哦,不,杨老头儿的内人因她儿子,整ri以泪洗面,眼看人ri渐消瘦,再那么下去便不成了。这时穆姑娘他们正好听说杨老头那不孝儿子混在金国使者中,便想把他逮回去。所以我就带他们混进了段指挥使的队伍中,不然我才不趟这浑水呢。”

    一旁的完颜康听了,立刻便想到那杨老头的内人便是自己的娘亲了,忙问道:“我娘现在的身体怎样啦?”

    马都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

    白让开口解释说:“他应该便是你说的杨老头不孝之子完颜康了。”

    “我的乖乖。”马都头咋舌,心中说道:“杨老头的儿子居然是金国小王爷,那杨老头岂不是金国王爷?”

    黄蓉这时也才明白过来,原来那华衣公子是被然哥哥戏耍过的完颜康,怪不得对自己如此忌惮呢。

    陆冠英此时已经命下人去将郭靖带了上来。

    郭靖浓眉大眼,身高体壮,只是目光有些呆滞缺少些灵气,黄蓉看了一眼便知道他是个憨厚之人。

    他现在身上也是[**]的,脑袋上的头发粘结在一起,比那完颜康还要狼狈。不过jing神气却要比完颜康好多了,他环顾书房四周,见到黄蓉后高兴的说道:“岳大哥。”

    “嗯。”黄蓉轻应了一声,看他身后却不见穆念慈的身影,只能疑惑的问道:“穆姑娘呢?”

    “哦。”郭靖看到了完颜康,指着他说道:“昨晚我们扮作兵丁的样子,混到他的船上正在劝他回杭州,船便沉了,我们只有穆姑娘会水,所以他便把他的金腰带给了穆姑娘,让穆姑娘去找他师父来就我们。”

    “他师父?”黄蓉看了完颜康一眼,见他眼睛频频转动,显然是在思索脱身之计。

    正要说话,便看见完颜康背后背着的那人“嗯”的一声苏醒过来,披散着头发的头颅抬了起来,露出了他的面孔,脸上布满伤痕,像是被剑划过一般,加之此时狼狈不堪,身上更有一种煞气,竟然如同传说中的恶鬼一般。

    吓着黄蓉一下子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让过眼睛,不敢看他。

    那汉子却是先一眼盯上了她,口中突然桀桀笑道:“小乞丐?!”

    这人正是陈玄风。

    (感谢北溟灬七夜童鞋的打赏鱼支持,谢谢。另外这是补昨晚一更的,昨晚平安夜,因为有事儿要忙,所以耽搁了。今晚还有两更!谢谢支持。)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