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清华正在房中看书,见她们都想出去转转,便没反对。

    她与归云庄庄主陆乘风也算熟识,知道他喜好清净。见黄蓉与李舞娘脸上一副出去散心游玩的神情,怕她们得意忘形扰了陆庄主的清净,尤其是李舞娘,如果她耍起性子来的话,其他人怕是都压不住的,所以便也换了一身男装,准备带着她们一起去,也好有个约束。

    只是木青竹因为身子不便,却是不去了,只让碧儿跟了黄蓉他们出去散心。

    李舞娘易容术的高超,在刚来自在居的时候,黄蓉便已经见识过了,此时用在自己身上更觉神奇。她对着铜镜细细观察了半晌,除去身高和胸部有些破绽外,其他地方简直是和然哥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李舞娘又教了她一种独特的发音方式,声音与她印象中岳子然磁性的发音虽然不是很相似,但雄性十足,听着像是一个男子的声音,用来对付只谋过一次面的陆冠英来说,完全可以蒙混过关了。

    石清华见她们这副打扮,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当先上了轻舫。黄蓉刚要跟上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远处亭中练剑的白让和孙富贵挥了挥手,招呼他们过来。

    他们两个先前便知道她们要做什么了,所以见了黄蓉这副样子也不惊讶。孙富贵只是问道:“黄姑娘,有什么吩咐?”

    黄蓉用手中竹棒敲了敲他脑袋,斥责道:“没大没小,要叫师父。”然后才吩咐他们跟在自己身后,撑撑场面,顺便一起到归云庄玩去。

    李舞娘见状笑道:“做戏要做全套,你们也得叫我师娘哦。”

    她话音刚落便被石清华狠狠地警告了一眼,然后拉进了船舱。黄蓉以后当真是他们的师娘,所以开些小玩笑并无大碍,但对于她这小丫头来说却是不成了。

    上了轻舫,一袭长衣,三尺青锋,一把油纸伞。

    黄蓉此时站在船头,风度翩翩,又故意模仿岳子然的动作,所以自在居很多人见了都没有识别出来。米神医甚至从芦苇丛中探出头来,诧异的看着黄蓉,问:“嘿,岳小子,昨天刚走怎么今天又回来啦?”

    黄蓉沉着嗓子说道:“嗯,想吃狗肉啦。”

    米老头脸色一变,接着听声音不时很对,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问道:“咦?岳小子,你声音怎么啦?”

    黄蓉只是发笑,并不言语,待米神医见到李舞娘出了船舱,咯咯笑着很欢快后,才明白过来,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你们这群小丫头……”说罢又进了芦苇丛。

    黄蓉她们笑意更甚,打闹着进了船舱。只留下白让与孙富贵站在外面,相顾苦笑。

    沿着水路走了一个多时辰,远远过来一伙儿水盗,他们在看见自在居的旗子后便自行退让开去了,但很快便又有一伙儿水盗凑了过来,在见到自在居的旗子后,仍旧避让开来。

    白让这几日经常进出太湖,却从未见到水盗活动如今日这般猖獗,当即有些忧虑的说道:“这些水盗怎么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孙富贵也有些想不通,不过却要比白让看着透彻,摆摆手说道:“管他呢,反正我们这次是要去太湖水盗头领的庄子,这些水盗就是要做坏事也不敢对我们动手。”

    ……

    白让他们一路上遇见了很多水盗,心中自然疑窦丛生,不知道这些水盗在谋划些什么事情,最后只盼到了归云庄,能够在水盗总头领陆冠英处一解心头所惑。

    归云庄距离自在居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赶水路要用三四个时辰,这还是轻舫的速度,若是乌篷船的话,便需要半日了。

    三个时辰后。

    她们来到一个水洲之前,轻舫停泊了一个青石砌的码头上。那里早已经有青衣仆从在等候了。扮作岳子然的黄蓉先下船,与石清华结伴先行,扮作黄蓉的李舞娘和碧儿随在他们后面,白让与孙富贵则走在最后,不时的打量四周,以免有什么不测。

    她们上得岸来,只见前面楼阁纡连,竟是好大一座庄院,过了一道大石桥,来到庄前。只见陆冠英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走上前来,对黄蓉恭敬的拱手说道:“岳公子,家父命小侄在此恭候多时了。”他年龄其实比岳子然小不了多少,奈何对方很可能是自己父亲的故人好友,所以才自称小侄。

    黄蓉装作岳子然的样子,轻笑着回了礼,随陆冠英继续向内厅走去。一路上她见到庄中的道路布置,一如桃花岛上爹爹布置的一般,便知道接下来自己要见到的便是陆师哥了。好在她已经粗略知晓了岳子然与他结识的经过,而且时光荏苒一别经年,忘记当年认识的的细节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并不怕会被拆穿。

    过了三进庭院,来到后厅,只听有人隔着屏风叫道:“快请进,快请进。”

    陆冠英回头解释道:“家父腿上不便,只能在东书房恭候公子了。”

    黄蓉点点头,粗着嗓子直说无妨。

    一行人转过屏风,只见书房门大开,一位约莫四十左右年纪,身材甚高的中年汉子,正笑吟吟的冲他们拱手。

    黄蓉拱手笑吟吟的说道:“陆庄主,好久不见啦。”说罢入内坐在了下手的位置,石清华和李舞娘也各找位置坐了。

    陆冠英却是不敢坐,站在一旁。白让与孙富贵见了,也只能站在黄蓉身后。

    陆庄主先向黄蓉点点头,在与石清华打了一个招呼后,才回过头来苦笑着说道:“岳公子,当真是抱歉啦,冠英回来与我细说了你的身份后,我便苦苦思索,却一直没想起我们是在何时何处何地相识的。想登门拜访却因为腿脚不方便,所以只能请公子来归云庄一叙了。”

    黄蓉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开口说道:“庄主可还记着当年你们追杀黑风双煞时,从梅超风手中救下的小乞丐?那便是我了。”

    当年那件事对陆乘风留下的印象很深,所以一听黄蓉这样说,他当即啊的一声,记了起来,身子有些战栗,激动的指着岳子然说道:“你还活着?你当真是小乞丐?”

    黄蓉听了心中纳罕,暗自说道:“然哥哥不是说是陆师哥把他从黑风双煞手中救下来的吗?怎么会不知道然哥哥还活着?”

    当即不漏声色的笑道:“是啊,我还活着。”

    (感谢s1、濸洺、古拉加斯一世、生命的惊叹四位童鞋的打赏,另外最近章节正在过度,可能平缓了些,见谅)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