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见这次自己顽皮,竟害得爹爹违愿破誓,当下软语说道:“爹,以后我永远乖啦,到死都听你的话。”

    黄药师见爱女无恙,本已喜极,又听她这样说,心情大好,只是在见到岳子然狼狈坐在地上的时候,又皱了皱眉头。

    岳子然见状颇感无辜,心说我倒想离你远点,但你也得把穴道解开啊。黄药师用的是桃花岛的独门手法,他试了几次自己解穴,都是徒劳无功。

    欢喜过后的黄蓉这才记起了岳子然,见他鼻青脸肿的有些心疼,忙上前一步手腕轻抚,将他的穴道解开,偷偷的问道:“你怎么得罪我爹爹啦?”

    岳子然想要实话实说,但见黄药师瞟过来的目光,立刻正经的附耳轻声低语道:“伯父见我骨骼出奇,武学造诣惊人,嗯,所以想指点我一番。”

    黄蓉见到他现在这副狼狈样,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对于他这借口是打死也不信的,只不过一端是最疼自己的爹爹,另一端是自己最喜欢的人,她都不好责怪谁,便也只能将这几口当作是真的了。

    “咳咳。”黄药师见他们举止亲昵,干咳了几声,示意他们收敛点,然后走到黄蓉丢弃竹篮的地方,捡起那些莼菜竹荪,轻说道:“这些倒是有些年没吃了,上次吃的时候阿蘅……”说到这儿便住了嘴,神se有些萧索。

    后面的两人都没有听到,岳子然在黄蓉的扶持下站了起来,伸了伸脚感到自己走路无甚大碍,便示意黄蓉去前面陪她爹爹。

    自己则从竹子上拔出宝剑,一瘸一拐的离着很远的跟在后面。他知道黄药师父女之间有许多的体己话要说,自己若死皮赖脸凑上去的话,指不定又会惹到了黄药师,白吃一顿苦头。

    黄药师见岳子然还算识相,看他便顺眼了许多,回头见自家女儿不住回头打量,便轻声问道:“怎么?你很在意他?”

    黄蓉听了羞意大增,绯红一直蔓延到耳背。她扭捏的抓着黄药师的袖角,将竹篮接过,低头随黄药师走着,即不答是也不答不是。

    女儿娇羞的这副摸样,黄药师虽然不曾见过,却已经明白她的心意,暗自微微感叹一声:“女儿长大啦!”当下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想到那小子也还算不错,对女儿的宠爱怕是世上难再寻的一个,心中便也同意了七八分。

    想明白这些以后,存了心想逗女儿,黄药师便故意冷着脸说道:“不答应便是不在意啦。我现在便去把他给杀了。省的以后他缠着你。”说罢便要转身折回去。

    黄蓉急忙拉住了黄药师的袖角,白了在后方看过来的岳子然一眼,回过头来撒娇道:“爹。”

    “那你是很在意他了?”黄药师又促狭的问。

    黄蓉低下脑袋,点点头,轻“嗯”了一声。

    到了泊船处,岳子然单独划了一条小船,三人两船很快便回到了自在居。

    白让和孙富贵此时正在芦苇滩上练剑,见师父出门一趟回来便成了这副模样,大为吃惊,倒是忽略了与黄蓉走在前面的黄药师。

    他们急忙迎上前去,刚要询问,便见岳子然挥了挥手,指了指黄药师的背影,低声说道:“蓉儿爹爹。”

    白让和孙富贵顿时心中一凛,他们都听岳子然说起过黄姑娘父亲的身份,只道是个高手,此时见师父被揍成了这副狼狈的样子,心中对黄药师武功的认识更加直接。当即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对黄药师行了一礼,道了声前辈以后,便机灵的躲到远处去了。

    黄药师先前来这里的时候都在暗处,并没有仔细打量过这里的布置于景se,此时女儿的事情已了,心中轻松许多,便站在水榭中仔细观察起这片天地来。

    而黄蓉则带了岳子然回听水阁敷伤口。黄药师虽然留了情,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内伤,但是皮肉之苦还是要吃一些的。

    “现在知道我爹爹厉害了吧。”黄蓉一面小心翼翼的为他涂药,一面得意的笑道,“看你以后还欺负我。”

    岳子然从窗户探出头去,见黄药师正悠闲的坐在水榭上,闲情逸致的提着两只白se鹦鹉喂着鸟食,脸上笑容满面,怡然自乐,短时间是不可能进到屋子里来了,便大着胆子将黄蓉一把抱在怀里,恨恨的道:“谁说的?他欺负我,我便欺负他女儿,也算两清了。”

    说罢也不管黄蓉的反抗,嘴唇便贴了上去,含着耳垂逗弄了她一番,才又转移阵地,与她亲吻起来。

    屋内一片寂静,偶有清风吹来,碎玉风铃清脆作响。

    良久之后,两人才分开来,看着黄蓉娇艳yu滴的样子,岳子然当真是又爱又怜,说道:“蓉儿,你真美。现在想想,只要能得到你,我就是被你爹爹再揍几十遍都值啦。”

    黄蓉拍掉他刚才放在自己胸前一直隔着衣服作怪的左手,对他赞美的话颇为受用,却又不想表现出来,只能故作傲娇的说道:“你知道就好。”说罢又拿起桌上的药为他敷起伤口来。

    岳子然厚着脸皮继续抬起自己的左手,搁着衣服抚在先前它所在的的柔软之地,口中作怪的说道:“蓉儿,兔子大了一……”话未说完,便变成了呼痛声,被黄药师打伤的地方,再次遭到了他女儿的蹂躏。

    晚上黄蓉jing心烧制的菜肴都是黄药师所爱吃的,加之他对那对儿白鹦鹉甚是喜爱,在听黄蓉说是岳子然特意从别处讨要来送给他的时候,黄药师对于岳子然“拐跑”自己女儿的一些芥蒂便释怀了。

    在后来的几天内,黄药师都住在自在居,从女儿口中了解了一些岳子然的信息,又含笑听女儿兴致勃勃的讲述了她近段时间的经历。在察觉听到的每一个故事中,都有岳子然的身影后,黄药师便知道自己女儿当真是情根深种啦。

    黄药师丝毫未提带黄蓉回桃花岛的话语,一则是他还有余事未了,无论是被他驱逐的弟子还是黑风双煞,此次出岛他都希望一了恩仇。另外他也明白自己女儿的脾xing,现在与岳子然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想要长时间分开他们简直不可能。

    当然,这几天虽然天气晴朗,着实是一段偷闲的好时光。但奈何有黄药师在,对岳子然的督促比七公更胜,他想要偷懒几乎不可能。

    不过岳子然也是获益匪浅,黄药师对他的指点几乎句句是金玉良言,对他实力的提升尤其是内力的增长有着莫大的帮助。

    (感谢古拉加斯一世、惘如隔世、老吴小吴三位童鞋的打赏,谢谢支持。另外第二更要晚一些。再另外,还有三江票希望大家支持一下,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