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残阳如血,染红了碧绿的竹林。

    在竹林的下端,偶有阳光撒下,被哗哗作响的竹叶切成了碎片,落在黄蓉的肩头,随着竹影跳动。

    在采了不少的野菜蘑菇之后,黄蓉满意非常,正准备转身,却恰好在一片枯竹林中发现了不少了的竹荪,当即欣喜异常,转身喊道:“然哥哥,快来,我找到……”

    她转过身去,见身后空空如也,顿时一怔,随即又跺了跺脚,轻嗔薄怒的说道:“这个家伙,定是又跑到哪儿偷懒去啦。”说罢便没再理他,蹲下身子将那些散落在枯竹根部的竹荪采了。

    竹荪可是难得的美味,黄蓉多听爹爹提起,说它香味浓郁,煲出来的鸡汤滋味鲜美。回想着这些,她又看到了竹篮中的莼菜,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如果爹爹在这里就好啦,这都是他爱吃的。”说罢,提了竹篮向泊船处走去。

    她本以为岳子然会在那里等他的,满腔欢喜的到了那里,却发现那里只有两条被系在树桩上的小船在随波荡漾。

    “咦,两条?”黄蓉随即想到,“还有人来这里了。”

    当即以为岳子然与熟人在竹林某处闲谈呢,便提了篮子原路折回去寻找。

    一路返回去高声呼喊,见无人答应,黄蓉便有些戚戚然,兴致低落的低头,却看见了在灌木丛上挂着一白布条,隐约有金se云纹,正是早上她帮岳子然系上腰封的那件长衣。她心中若有所悟,再向前找去,果然在十几步之外又发现了一条……

    漫天的掌影出现在岳子然的周围,虚虚实实,让他分辨不清楚。唯一能破解的法子便是他拼着挨上一掌,用迅捷无比的剑刺伤对方,让对方瞬间失去战斗力。

    但对面是谁?东邪黄药师,不管他两败俱伤的法子能不能见效,想要刺伤未来的岳父,那可是莫大的罪过啦。

    在他这思虑之间,左右肩头各中了一掌。

    黄药师的掌力并不强,对岳子然的身体留不下什么暗伤,但也是存了心要给岳子然一些教训,所以岳子然的肩头是火辣辣的痛。他见这样不是办法,为了避免多吃苦头,索xing闭上了双眼,通过耳朵来判断黄药师掌法的虚实。

    岳子然的耳朵虽然及不上木眼瞎的耳朵聪灵,却也深得木眼瞎的教诲,加之最近内力在无名和尚的帮助下有些增长,因此对于听声辩位也是小有所成。此时闭了双眼心静下来,黄药师掌风的虚与实便听得清清楚楚了。

    见岳子然闭上了双眼,宝剑却是准确无比的化解了自己几次攻击,黄药师当即明白这小子估计在剑法又有所领悟,暗赞果然是个好剑胚子。

    他内力深厚,早已经听到远处有人在走过来,十有仈jiu便是自己宝贝女儿循着这小子的标记找来啦。

    以他先前在自在居看到的,知道自己想要在女儿面前教训这小子是不可能了。只是若就这样罢手,他也当真不甘心,当即心生一计,冷哼一声,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迅捷的向岳子然胸口处击来。

    岳子然自然挥剑抵挡,只是这次黄药师却是不躲不避,面se淡然的看着岳子然,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指快要被岳子然斩下。

    “你狠。”岳子然瞬间明白了黄药师心中所想,心中不甘的说了一句。

    原来,黄药师是料到了岳子然不敢伤他半根手指,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的。

    眼瞅着自己的剑要削掉未来岳父的手指,岳子然只能将剑偏离一个角度,刺上了旁边的一根竹子,直接穿透,也懒得拔出来,直接闭上眼睛准备受苦。

    岳子然心中苦涩,暗暗苦笑道:“这哪像一代宗师的样子,当真是邪气的很,不愧东邪。”

    桃花岛的兰花拂穴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岳子然失去了宝剑的最大依仗,再对这jing妙的招数自然是抵挡不了分毫。被黄药师气度闲逸,轻描淡写的便给封住了穴道,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黄蓉正好赶过来看见这一幕,虽然看到那指法颇为熟悉,却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到这青衣怪客会是自己爹爹。只是怕这人的下一招会取了岳子然的xing命,当即丢了篮子飞奔过来,口中又急又悲的喊道:“住手。”

    黄药师丧妻之后,与女儿相依为命,对她宠爱无比,因之把她惯得甚是娇纵,毫无规矩,那ri被责骂几句后,竟然便离家出走。黄药师本来料想爱女流落江湖,必定憔悴苦楚,哪知今ri在自在居一见之下,却是娇艳犹胜往昔,并且与岳子然神态亲密。

    人们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他将黄蓉视若掌上明珠,呵护非常。孰料到只是出门一趟,便被这臭小子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给骗走了,连家都忘了回。心中自然颇有妒意,当下不理女儿,对动弹不得的岳子然使出落英神剑掌的招式,掌影飘飘,出手快捷无伦,却丝毫不附着内力,让岳子然吃了一番苦头。

    黄蓉在跑过来的途中见这掌法也是熟悉异常,当即心中便起了疑,待看到岳子然只是呼痛,身体除了凌乱不堪,并无大碍之后,便呆呆的望着那个怪客,若有所思。

    随即眼前一亮,想到了他的身份,肯定的喊了一声:“爹爹!”向还在教训岳子然的黄药师奔去,扑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叫道:“爹爹,你的脸,你的脸怎……怎么变了这个样子?”

    黄药师当即将岳子然丢之一旁,左手搂住了黄蓉,右手慢慢从脸上揭下一层人皮面具来。

    这本来面目一露,岳子然但见他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心中勉强暗赞了一声:“嗯,这个样子还算是像个宗师的模样吧。”

    黄蓉眼泪未干,高声欢呼,抢过了面具罩在自己脸上,纵体入怀,抱住他的脖子,又笑又跳,完全忘了旁边被揍过的情郎,只是笑这对黄药师问道:“爹,你怎么来啦?”

    黄药师沉着脸道:“我怎么来啦!来找你来着!”

    小萝莉低下头,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拉着衣角撒娇一番,偷偷抬头见爹爹沉着的脸有了喜se,才似想起什么似地,欢喜道:“爹,你的心愿了啦?那好极啦,好极啦!”说着拍掌而呼。

    黄药师道:“了甚么心愿?为了找你这鬼丫头,还管甚么心愿不心愿。”

    岳子然自然知晓黄药师曾经发了誓言,要写出《九yin真经》的上卷才肯出岛,同时他还记着上卷经书便在桃花岛老顽童的洞内,随即想起了瑛姑。心中暗叹一声:“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上次能从铁掌峰逃脱,还多亏了她帮忙呢。希望现在她还好吧,我可是答应过帮她救老顽童呢。”

    (感谢多啦噩梦、生命的惊叹童鞋的打赏,暴君vs圣皇童鞋的评价票,感谢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