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三江推荐啦!只是听说还有个三江推荐票要投。第一次,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大家多多支持吧!另外感谢《黄泉大帝。、落月檐角、惘如隔世、生命的惊叹等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这青衣怪客身材高瘦,穿一件青se直缀,头戴方巾,像个书生。只是他的脸相却让岳子然心生寒意,只见他容貌怪异之极,除了两颗眼珠微微转动之外,一张脸孔竟与死人无异,完全木然不动,冷到了极处、呆到了极处,令人一见之下,不寒而栗。

    心惊过后,再看青衣怪客的打扮,岳子然瞬息间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微微回首见唯一能够救他的蓉妹妹已经远去,心中不由地暗暗叫苦,只盼她能早些回头。在他思索之间,那青衣怪客却已经足不沾地般无声无息的站到了他的面前,一双眼睛透出yin冷的目光盯着他,在等他搭话。

    岳子然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感觉自己像是一位诱拐小萝莉,意图调教,却被萝莉父亲抓个先行的怪蜀黍。

    天知道,我才是被调教的那位啊!酒的喝的少啦!他在心中有些委屈的呐喊,嘴唇却几度张口,嗓子想要发音,却最终只是“啊”“嗯”了几声。

    眼见对方目光中有些不耐,岳子然的脑中也变的空白起来,口中吐出几个字:“今ri天气不错哈。”

    竹林中一片宁静,即使是竹林上空平时不住盘旋的鸟儿也销声匿迹了。

    青衣怪客似乎有些意外,抬头看了看天空,斜阳通过竹子树梢洒下的阳光让他感到有些刺眼,于是他目光微缩,冷冷的道:“是不错。”

    两人又是不语,ri头西沉,林间变的yin郁起来,配合着尴尬的气氛,压着岳子然有些喘不过气。

    他尝试着开口:“那个,您,您吃饭了吗?”

    “还没饿死。”青衣怪客冷冷的道,言语之中似有怨气。他看了一眼黄蓉消失的方向,转过身子朝相反的方向行去,口中冷冷说道:“你跟我来。”

    岳子然自然不想,心道离着蓉儿远了一会儿也不好喊救命啊。但却不敢违背,当即跟了过去。

    青衣怪客在竹林之中快速的行进,似乎脚不沾地,青衣在竹叶间扫过,片叶不沾,潇洒至极。岳子然便要差上许多了,虽然速度拼尽能够勉强跟的上,但很快头发衣服间便夹杂了一些碎叶,脚上的布鞋更沾染了尘土。

    约莫离着黄蓉所在的位置有些远了,青衣怪客才站定身子,转过来看着岳子然狼狈的样子,语气中毫不带感情的问道:“你认识我?”

    刚才这小子脸上的表情中杂着苦涩带着无奈,唯独没有纳罕,所以他才有此一问,以为自己露了什么破绽。

    “当然,蓉儿和师父常提起您。”岳子然刚才在狼狈跟着的时候,心中已经思索了一番,知道这回自己吃些苦头是难免的了,毕竟拐走了人家女儿,不过xing命应该是无忧的了,所以此时心静了下来,说话也利索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黄药师语气森然。

    岳子然猛地退后一步,戒备的看着青衣怪客。他虽然刚想过自己xing命应该无忧,不过对方是谁?东邪黄药师,东邪东邪,若能如常人那般忖度,便不是“邪”了。

    “您应该不会吧?”岳子然小心翼翼的问。

    “怎么,你怕我?”黄药师上前一步问道。

    “怕倒不是很怕。”岳子然挑挑眉,这是实话,虽然他现在还不是黄药师的对手,但对于曾经在铁掌峰重重包围之下,飘然逃脱的岳子然来说,他有近十种法子逃离此地。“只是,那个……”

    “那个什么?”黄药师不耐烦的问。

    “那个以后您毕竟是我岳父,孩子以后还得叫外公……”岳子然还没说完,黄药师便突然向他动手了。

    他不知道,他说的正是黄药师恼怒他的地方,毕竟自己女儿外出一趟便和一个混小子私定了终身,换谁都不会爽的。

    “动手会伤了和气的啊。”岳子然急忙避过,勉强的把自己要说的说完,才用右手“嗖”的一声拔出宝剑,挡下黄药师的一掌。

    岳子然曾经见过黄蓉使过落英神剑掌,此时见黄药师用了,才知道他们父女俩使的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黄药师的招式如浮云飘过,姿态飘逸,潇洒自然,宛若翩翩起舞。掌影来去如云卷云舒,闲适自然,配合着周围随着打斗簌簌抖落的竹叶,别具一番美感。

    不过岳子然却来不及欣赏,因为落英缤纷之间,四方八面都是掌影,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并且黄药师的掌风凌厉如剑,虽然未曾击中他,但扫过也让他感到微痛。

    岳子然用右手剑速度虽快,却完全在黄药师可以招架的范围内,尤其是在察觉他的剑法虽然jing妙,但劲力却不是很出se以后,黄药师的掌风更加凌厉,招招在岳子然身上扫过,虽然会被宝剑逼退,但他的内力jing湛,即使只是扫过不触及身体,也足够让岳子然吃些苦头了。

    唯一让岳子然颇感欣慰的是,他的猜测是对的,黄药师只是想教训一下他,所以没有一处是攻向他要害部位的。

    其实岳子然用左手剑还是和黄药师有一搏之力的,只不过左手剑快起来的时候,他的剑招会的变的失去控制,便如独孤求败用过的紫薇软剑一般,太快,容易误伤人。

    黄药师此时心底其实也有些惊讶。

    岳子然右手剑的快速凌厉虽然令他吃惊,但真正让他叹服的是对方用剑上的招式。

    他是武学大家,见识自然会高出许多。在打斗的同时,他观察到岳子然的招式几乎无迹可寻,完全不存在宗门派别之分。

    刺,挑,抹,挡,挥,几乎每一招都是剑法中最基本的动作,衔接起来却是在当时情况下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招式,所以他的掌法才没有一次击在对方的身上。

    他明白,至少在剑招的变化上,眼前的年轻人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

    天下人都知道无招胜有招,都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但能够做到真正无招和真正快的人又有多少。

    他已经做到了常人所做不到的,黄药师感到很满意。

    不过作为长辈,黄药师还是要教训他一番的,所以在一次掌风狠狠扫退岳子然后,他冷着脸故作不满意的斥责道:“所谓一力降十会,你这个道理都不懂么?若没有内力支撑,你招式再jing妙百倍又有何用。”

    说罢,他的身子再次欺近,漫天掌影更甚。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