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想不通,岳子然便不再想了,继续问道:“七公伤势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会不会耽误到到七月十五的丐帮岳阳城聚会?”

    “听传信弟子说七公的伤势已经稳定。”白让回道,“只是关于岳阳城聚会的事情却是丝毫未提。”

    岳子然蹙紧了眉头,思考一番后才说:“你再去仔细探询一下七公伤势的具体情况,如果不容乐观的话,便需要米老爷子去杭州城一趟了。”

    停顿片刻之后,他又叹息一声说道:“岳阳城聚会的时候还需要他老人家亲自出面。”

    “明白。”白让应了,若有所觉的向身后看去。

    岳子然见他一直往身后张望,便问道:“你在看什么?”

    白让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可能是我太过多疑了,一路上总觉着有人在跟着我们。只是一路上未看到半条其他船只,估计是我的错觉吧。”

    岳子然点点头,没有在意,继续问起有关铁老二的信息来。

    一旁的孙富贵已经饮了好几杯凉茶,闻言这才开口:“师父,这铁二胆的身世被我们挖出来啦,绝对让您吃惊。”

    “怎么?”岳子然有些奇怪,心想:“莫非这铁老二还是什么皇室子弟不成?”

    “铁二胆原名铁幕,是第十二代铁掌帮铁帮主的孙辈,他还有位哥哥,年龄要比他大很多,名叫铁铮。”孙富贵迫不及待的介绍道。“当年韩世忠遭削除兵权后,上官剑南领着征战过沙场的一批兄弟在荆湖一带落草,之后便辗转入了铁掌帮。”

    “因为上官剑南这人颇有能力,而且他们兄弟又多,所以第十三代铁掌帮帮主之位最后被他坐去了。后来上官剑南因为救命之恩,将一身本事以及帮主之位传给了裘千仞,所以铁幕他们俩兄弟一直颇有微词。”

    “呵。”岳子然笑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秘辛,“所以说那ri铁二胆接触我们,很可能是为了拉拢我们增强自己的实力对抗裘千仞,帮他夺回失去已久的帮主之位咯?”

    “不错。”白让与孙富贵齐齐应是,“毕竟裘千仞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了。铁二胆一介商人,武功虽然要高一些,但用来对抗裘千仞还是太单薄了。”

    “那他为何又要雇用太湖水盗截杀你们?”黄蓉在一旁问道。

    “很可能是他与我们的接触,被铁掌峰发现了。为了避免露出自己的异心,所以才出此策。”白让猜测说。

    “这样的话,发生的事情便都可以理清楚了。”岳子然沉吟片刻说道,“你吩咐下去,让丐帮的弟兄们设法与铁老二接触或了解一下,看他是不是当真在垂涎铁掌帮帮主的位子。”

    “是。”白让应了一声,在心中记下了。

    所有事情都想妥之后,岳子然才想起那位“逃跑之王”来,问白让:“有陈阿牛他们的消息没?”

    “有,再过一两ri他们便会赶到苏州。”孙富贵回答罢,又好奇的问道:“师父似乎对陈阿牛很感兴趣?”

    “当然,逃跑之王呢。”岳子然笑着为他们细说了今天听到的有关陈阿牛的事情。

    白让和孙富贵听了都觉好笑,他们对于陈阿牛的印象是很好的。虎背熊腰,讲些义气,除却率先站出来推倒自己恩人罗长老这方面做的让人有些反感外,还算是一个很正派可靠的人物,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贪生怕死,jing通逃生之术的人。

    见他们这副样子,岳子然立刻教训道:“不要小看陈阿牛。逃跑也是一种能力。当年在开禧北伐宋军败退时,若不是有他帮助韩侂胄布置得当,让宋军没有遭到太大损失,恐怕现在金对宋的欺压会更甚。”

    说罢这些,吩咐他们每ri去演武堂一趟后,岳子然便让他们下去歇息了。

    望着湖中水se,岳子然忽的叹了口气,说:“蓉儿,七公受了伤,恐怕上桃花岛我得只身一人去啦。”

    “放心吧,我爹爹最听我的话。”黄蓉向他翻了一记白眼,说罢见天se还不算晚,便站起身子来伸了一个懒腰,露出曼妙的身体曲线,说道:“走吧,我们去竹林一趟。”

    “去哪儿做什么?”岳子然懒懒的问。他此时沐浴在一片淡淡暖意的阳光中,四肢百骸都舒展开来,惬意着不想动一下身子。

    “走吧。”黄蓉撒娇般的拉起他,同时不住的诱惑道:“我们去采些莼菜,顺便再去竹林里采些蘑菇野菜之类的,这可都是难得的美味,尤其是太湖莼菜,最为有名,我爹爹最喜欢吃常向我提起。”

    岳子然最后还是没能经受住美味的诱惑,站起身子出了水榭,在自在居浅滩处解了一条小船向竹林划去。

    小船在茂密的芦苇丛中穿过,划船中的岳子然在芦苇滩上突然发现了正在偷偷喝酒的康乐,顿时打趣道:“六哥,嫂子要找到这边来啦。”

    康乐忙站起身子向自在居的方向扫了一眼,见水道上的有芦苇在不正常的抖动,明显是有小船在划过来,当即脸上现出慌张,将手中的酒朝岳子然扔了过来,口中还不住的对岳子然说道:“谢谢公子啦,要是再被逮住我就惨啦。”说罢划了小船便向另一条通往自在居的水路逃回去了。

    岳子然只当康乐被自己吓唬住了,口中轻吹一声口哨,有些得意,抬头便看见了笑语嫣然正盯着他的黄蓉。

    岳子然忙不迭的将酒坛交了上去,口中不住央告道:“好蓉儿,这是他给我的,我可不曾讨要。”

    黄蓉将酒坛接过,笑道:“等回去我给你用这酒做一道好菜。”

    岳子然应了,继续划船,在斜阳中划向竹林。

    莼菜是一种水生植物,吃多了的自在居人们并不甚在意。所以在自在居的周围有很多,尤其是在竹林间的河道上,到处都是,一片碧绿。

    他们划着小船一路上谈笑,并未注意周围的情况,在河上采够了莼菜后,两人便泊船靠岸,进入了竹林。

    对于岳子然这种本就懒散的人来说,对于采集野菜蘑菇这类枯燥的活儿更觉不奈。刚开始黄蓉还嗔怪他只知道吃,不知道干活儿。待岳子然接连采了些颜se鲜艳的蘑菇之后,黄蓉便彻底对他死了心,不让他再动手。

    岳子然自然乐意,悠闲的随在她身后,看黄蓉像自然的jing灵一般,在竹林之间欢快的跳动。

    “嗯?”岳子然若有所觉的扭过头,目光四移,总觉在某个方向有一个人在盯着他。

    蓉儿这时已经一路走到了远处,丝毫不知他这边发生的事情。

    “你在找我?”突然一位青衣怪客悄无声息的,从岳子然目光扫视过的竹林中,突兀的毫不着意的缓缓走了出来,身形飘忽,犹如鬼魅。

    (感谢惘如隔世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