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ri,岳子然在黄蓉的帮助下,穿上了一身从未穿过的衣服,金se的云纹在白se的布料上若隐若现,让岳子然看起来jing神了许多,不再似之前那般懒散。

    他对进了屋子的白让吩咐道:“你今天在了解帮内弟子收集道的铁老二情报时,再让他们多加注意一下山东那边的局势,我总有些不大放心。”

    白让点头明白,刚要转身出去,便听岳子然又问道:“对了,陈阿牛他们快要赶过来了吧?”

    白让点点头,说:“应该已经快了。”

    “若到了,便把他们接到这里。”

    “明白。”白让应了一声,带着孙富贵去了。

    “演武堂要考校你什么?”黄蓉为他系上身后那繁琐的腰封,问道。

    “无非是一些军中技艺罢了,瘸三哥与我说过,若不能通过他们考校的话,便需要随他们练习一段时间。”岳子然毫不在意的说。

    “学这些做什么?”黄蓉狐疑的看着岳子然,“不会是你向他们求教的吧?”

    岳子然挑了挑眉头:“听说是自在居传统,似乎他们先人更在意庙堂而非江湖。再说多学一些东西又没坏处,指不定以后山东局势不稳了,我们还得闯到乱军之中救出曲嫂他们呢。”

    刚说罢,黄蓉正要开口,便听门外仆从禀告道:“公子,石大家请您到却客堂去一趟,说是归云庄少庄主陆冠英求见。”

    “呦。”岳子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拉过来正在忙碌的黄蓉说道:“你后辈来啦。”

    “后辈?”黄蓉疑惑,有些不知所以然,“陆冠英?我不认识。”

    岳子然吩咐仆从一声,扭头答道:“他爹爹你指定认识。”

    “谁?”

    “陆乘风。”

    黄蓉讶然:“陆师哥也住在太湖么?”

    岳子然点点头,轻笑道:“陆冠英不来,我倒把他给忘了,当年他带着江湖众人,追杀黑风双煞的时候,恰好赶上梅超风在襄阳客栈将我掳走,我正是趁他们打斗混乱时逃脱的。”

    “自那以后,梅超风夫妇两人便远避大漠,再没来找我的麻烦。仔细说来,他还是我救命恩人呢。”岳子然感慨一番,紧了紧袖口,说:“走吧,我们去看看你师侄。”

    “乱说什么?”黄蓉用金环将头发束了,说:“当初的事情是我爹爹的不是,我只望他不要记恨就是万好了,哪还能充当什么长辈啊。”

    岳子然笑了,拉住她的手帮助她整理了一下背后的秀发,在去向却客厅的道上说道:“我发现有一点你爹爹绝对是值得我学习的。”

    “什么?”黄蓉的抬头望着他,末了说道:“我爹爹有很多方面都值得你学习的好不好,你还差远啦。”

    “是,是。”岳子然忙举手告饶,继续说道:“你爹爹绝对是一个好师父,除去黑风双煞对你爹爹敬重与惧怕参半外,其他人包括这个陆乘风,即使他们都被你爹爹蛮不讲道理的打折腿,逐出了师门,却莫不是非常敬重你爹爹。”

    黄蓉听了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爹爹可厉害啦。”

    见她那副得意的样子,岳子然有些吃味的说道:“以后我们也要生个姑娘,让她也多夸夸她爹爹。”

    他们沿着木栈道一直走向却客厅,期间常有仆从路过,不住的向他们行礼。

    “对了。”黄蓉忽然想起来,“你上次送舞娘的宁采臣故事,她已经改成杂剧了,说要让你过去看看。”

    岳子然摆摆手,说道:“我可没功夫随她折腾。”

    “你可有阵子没给我讲故事啦!”黄蓉突然站在他面前,挡住路责怪道。

    岳子然无奈,忙答应了她。

    却客厅,是自在居待客之处。不得不说前人在取这个名字时有点恶趣味。

    岳子然进了却客厅,正好看见石清华一身华丽绝美的坐在厅内,在与一位二十来岁的后生交谈,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五六名从仆。后生有些拘谨,他身后的仆从则被石清华气质所吸引,不时偷看几眼,不敢直视.

    见岳子然进来,石清华站起身子来为那后生介绍道:“陆公子,这位便是我刚才与你提到过的自在居主人岳子然啦。”

    陆冠英忙站起身子来,拱手说道:“陆冠英见过岳公子。”

    岳子然回了一礼,问道:“你爹爹现在身体还好吧?”

    陆冠英一怔,随即问道:“岳公子识得家父?”

    岳子然知道陆乘风有很多事情瞒着他儿子,当下也不揭破只是说道:“以前见过,他还帮了我一个忙呢。待这边事情忙完之后,子然一定会上门拜访答谢的。”

    陆冠英点点头,替家父谢过,接着便道明了他此次的来历。

    他是来替上次截杀岳子然的兄弟们请罪的。盗亦有道,太湖水盗也是亦然,他们既然已经与石清华有过约定,便不能坏了规矩,否则便失去了立足的根本。现在罪魁祸首虽然已经在被他们找到并伏诛,但歉意还是需要表达到的。

    岳子然自然不会追究,所以两人又寒暄片刻之后,陆冠英便告辞了。

    待陆冠英走后,石清华开口说道:“这次铁老二有些不讲规矩了,公子我们要不要……”

    岳子然摆了摆手,说道:“他是冲着我来的。”思索片刻之后,又不解的说道:“只是不知道那铁老二当初为何会邀我见面。他应该是知晓我与铁掌峰两者之间这不死不休局面的。”

    “铁掌峰?”石清华疑惑的问道,见岳子然与黄蓉的目光移了过来,忙说道:“铁掌帮当年在抗金豪杰上官剑南的带领下,多行仁义之事,一度成为整个江南霸主。他们的铁掌令牌二十年前在江湖上有莫大的威势,不论是谁拿在手中,东至九江,西至成都,任凭通行无阻,黑白两道,见之尽皆凛遵。只是可惜后来抗金不成,反而被朝廷攻破了山寨,也不知近些年如何了。老主人每提起时,都觉遗憾。怎么?公子与他们有仇?”

    岳子然苦笑道:“你说的是二十年前的铁掌帮。现在的铁掌帮被裘千仞接掌,不仅舍去了抗金的旗帜,甚至已经做起金人的帮凶啦。”

    “啊。”石清华有些吃惊。

    岳子然继续说道:“现在的铁掌帮没有了二十年前的威势。不过裘千仞也不是等闲之辈。凭借他的武学修为,在金人扶持以及他的不折手段下,铁掌帮已经不可小觑。一直与自在居为难的铁老二,便是他们的人。”

    (感谢古拉加斯一世、《黄泉大帝。、♀坐忘卐、换个官方四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