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本以为诸多的疑惑会在石清华这里得到解答,却不料石清华对于他的疑问也是毫不知情,不过她对老主人信任百倍,老主人既然把宝石指环交给了岳子然,她便只需遵命便是。

    在听水阁中,石清华将自在居的产业、生意账簿等东西统统交给了他,ri后自在居的大事小事便都需要由岳子然来处理了。

    此外又交代他一番有关自在居藏书阁以及演武场的事情,藏书阁只是典藏书籍的地方罢了,岳子然没有太过理会,倒是演武场让他很是感兴趣,因为它是那些如瘸子三一般身体残缺人的居住地,他们都曾获得过老书生在武学上指点。

    石清华在最后还为他介绍了八大家族的代表人物和脾xing,这些人名义上是需要遵从岳子然这个自在居主人命令的,不过岳子然若不能获得他们认同的话,便也只能是名义上了而已。

    侍候他们的仆从都是石清华从自己的仆从中调拨过来的,也不知是为了让岳子然不舒服还是其他,那紫衫居然也在这批仆从里面,而且还是头人。

    在来太湖之前,岳子然本来只是想将老乞丐的最后牵挂回归太湖故土后,便南下杭州的。

    不过,此时既然在太湖中出现了铁掌峰的身影,而且与自在居是死对头,作为自在居新主人,岳子然还是很愿意与他过一过手的。

    现在对于他来说,直接杀死铁掌峰的主人是心慈,瓦解整个铁掌帮,让他尝尽世间百般苦再死去才是复仇,更何况在不久以后,裘千丈那个有趣的老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不吓唬吓唬他,着实是说不过去了。

    所以在清明节将老乞丐的事情忙后,岳子然便安心的在自在居住下了。在指导两个便宜徒弟剑法之余,通过白让与孙富贵在太湖上的来往穿梭与丐帮取得联系,一步步调查铁二胆这人。

    清明节后,天空放晴,气候逐渐转暖,午后的阳光也开始让人变的慵懒起来。

    和尚昨天下午过来水榭与岳子然讲了半天经书,让他整整沉睡到了深夜,醒来后便如何也睡不着的了,一直到了午后,阳光微微在他身上一晒,便又诱惑出了他身上的偷懒好睡因子。

    他扭头看去,见白让和孙富贵两人因为在水中憋气练剑太过疲累,此时正浑身湿透的躺在芦苇滩上,呼呼的穿着粗气。

    口中吩咐了他们两个不要偷懒,岳子然在怀中揣了一件东西,划了一叶扁舟,轻吹着口哨,将手中提着的白鹦鹉“有鬼”放在舟头,仰躺在船板上,用从藏书阁取出来的武学秘籍遮住了阳光,很快便陷入了将睡未睡之间。

    此时的他脑中一片空白,呼吸吐纳之间身体中自有一股热流缓缓的自行流转起来。

    “你猜师父怀中揣着什么东西?”孙富贵见扁舟随波逐流隐在了一片芦苇丛后,扭头问白让。

    “酒呗,还能有什么?”白让眼皮也懒得抬起来,他练剑要比孙富贵努力许多,体力消耗自然很大,此时即使是种洗站在面前让他杀,他都会懒得动手指了。

    孙富贵是富家公子,既没有大仇要报,也没有什么要成为绝顶高手的目标,所以在岳子然变态的练剑方式下都是得过且过,所以状态要比白让好上许多。

    他闻言问道:“他不怕黄姑娘发现?”在开玩笑时,他都会称黄蓉为师母,此时听他称黄蓉为黄姑娘,白让便知道他是真的在关心师父了。

    上次岳子然不知道从那儿整到一坛酒,自己还算清醒,却把两只白鹦鹉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给灌醉了,将黄蓉jing心布置好的听水阁乱成一团,花瓶打碎,风铃被毁,活像被盗匪洗劫过一样。

    黄蓉回来了自然颇为气愤,为此两人还怄了两天的气。由岳子然百般赔不是,最后才得到原谅。

    现在刚和好没几天,没想到他又开始偷偷喝酒了,而且还把“有鬼”也带走了。

    “所以才要藏起来喝。”白让稍微歇息过来,舒展了一下身子,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嘿。”从身后的芦苇丛中钻出来一个少年,他看见了白让与孙富贵两人,故作吃惊的问:“你们两个也在这里啊,在练剑吗?”

    “嗯。”白让只是应了一声,却着实没有太多力气去说话了。

    倒是少年手下的败将,孙富贵恬不知耻的问:“怎么?又来偷师啊,我们门派剑法秘诀是绝对不能私自外传的,你死心。”

    少年今天难得的没有讥讽那天被自己击败的孙富贵,而是问道:“我姐夫呢?”

    少年在上次挑战岳子然不成,与孙富贵比过,将他打败了,正洋洋自得之际,却又败在了白让剑下。

    气傲的他见白让年龄要比岳子然大,便有些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打着同是自在居老主人弟子的旗号,要与岳子然切磋。在被一根柳枝完败后,才彻底服气,开始想着法子要与岳子然学习剑法。

    奈何岳子然是个懒到骨头里的人,恨不得一天在吃喝打闹晒太阳睡觉顺带着调教一下萝莉中度过,有两个徒弟和铁掌峰那一摊子事儿已经够他烦了,又怎么会再收一个累赘。所以少年试了多种法子,都没有获得成功。

    后来少年不知受了哪位高人指点,知晓黄蓉与石清华相处愉快,便走了那边的路子,厚着脸皮认了比他还要小上一岁的黄蓉做姐姐,成功的让黄蓉在岳子然耳旁吹了几天的枕头风,勉强可以让岳子然答应了在剑法上指点他一两招。

    “湖上呢。”白让歇够了,站起身子要继续下水,他们游泳虽然只学会了狗刨,憋气却是要比其他人厉害许多了。

    “再歇会儿,再歇会儿。”少年急忙拦住白让,他正是要趁着岳子然不在,问他们话呢。

    不过要和那老孙聊的话,鬼知道话题会歪到哪儿去,上次就差点扯到西夏某位青楼女子的床上功夫。虽然他心中也有些遗憾这话题居然被李舞娘那丫头给打断了,不过现在还是明智的选择问白让为好。

    少年摇了摇脑袋心中想着这些,抬头问:“我姐夫教你们剑法之前,一直让你们扎马步吗?”

    白让纳罕的问:“怎么问起这个来了,不会是你也扎起马步来了?”

    见少年点了点头,一旁受过罪的孙富贵立刻幸灾乐祸的胡扯着说道:“小子,好好努力,扎马步功夫是我们剑派的jing髓,得扎九九八十一天后,才有资格学习剑法。对了……”

    “什么?”少年吴钩见他郑重其事的样子,忙问。

    “虽然我师父没承认,不过既然你已经深得了我们剑派真传,也算是他老人家的徒弟了。来,叫声师哥听听。”

    ……

    “果然还是白大哥靠谱。”吴钩看着说话跳脱的孙富贵,暗暗想道。

    (感谢zt33童鞋的打赏,另外童鞋们不要等第二更,因为在两三点以后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