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雨将停未停,让人拿下伞也不是,打着伞也不是。

    老秀才抬头看见了岳子然一行人,低头对nai娃解释了一番他刚才问到的问题,便打发他们回去,自己转过身向岳子然这边行来。

    瘸子三继续解释道:“苟三爷现在是自在居的教书匠。在山脚下瀑布边结了一座茅庐,平时便在那里教导庄上的这些孩子练武习文。”

    岳子然有些好奇,想知晓在这与世隔绝之地都学些什么,便随口问了出来。

    “都是些做人的基本道理。”瘸子三回答:“待再大些后这些孩子便可以便八大家族传人师了,八大家族传人都是各怀绝技之辈。”

    “即使八大家族没有他们想学的,他们也可以进到藏书阁,那里的书籍可谓是应有尽有。”瘸子三继续解释说,岳子然还是第一次见他说这么长的话,“不过平常人们是不能进藏书阁的,只有得到自在居主人的许可后才能进入。”

    岳子然示意明白,见老秀才走了过来,急忙收住步伐要与他行礼。孰料老秀才看也不看他,只是对瘸子三点点头,便径直绕过他们,走到了他们身后的木青竹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老朽见过木姑娘。”

    游悭人见老爷子对自己也没理,也是一阵尴尬,解释道:“苟三爷在学问上有很大热情,若是遇上见识比他高的,都要拜上一拜,至于其他的,便不爱搭理了。不过,若当真有棘手事情的话,还是可以找他帮忙的,他是个热心肠,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岳子然点点头,见黄蓉嘟着嘴走了过来,忙举着伞为她遮住细雨,问:“怎么啦?”

    “那老头子太过目中无人些。”黄蓉冲老秀才做了个鬼脸,“恃才傲物,一点也没有我爹爹的气度。”

    岳子然笑了:“你知道的也不比他少啊,可以出点简单的,出点奇门五行知识,难住他,让他傲不起来。”

    黄蓉摇了摇头,得意的说:“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呢。”她刚才是见岳子然在老秀才面前有些难堪,所以才生气的,此时见岳子然都不在意,她自然也释怀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chun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正说着,一声低沉的声音便从庄子内传了过来,似吟似唱,竟然把岳子然这首放在《三国演义》前面的开篇弹词道出了不一样的韵味。

    “咦。”黄蓉站住身子,故意的大声的问:“然哥哥,他们唱的是你写的那首词吗?”

    岳子然知道她小女孩儿xing子,忙拉了她一下。那首词来路不正,是自己抄来的,若当真让老秀才过来,如对木青竹现在这般喋喋问个不休的话,他铁定会露馅的。

    好在老秀才只顾与木青竹攀谈,离着有些远了并没有听到。倒是先前迎接岳子然的仆人回过头来,惊异的眨着眼睛:“《三国演义》是你写的?”

    所有人一阵吃惊,岳子然也不例外,他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仆从,问:“女人?”

    “八娘子。”瘸子三反应过来,盯着那仆从说道:“你又出来调皮啦?小心我告诉石大家。”

    少女将脸上的易容术去掉,对瘸子三争辩道:“我只是出来看看自在居的新主人而已。”

    “八娘子?”岳子然随即想到之前她曾对游悭人所语暗自表示不屑,便知晓她便是自在居八大家中的老幺李舞娘了。

    少女长的并不是很漂亮,却天真无邪的有些过分,眨着眼珠子对岳子然说道:“你还有其他的故事没?《三国演义》上面的故事都快被我们唱烂了。”

    岳子然想到了游悭人对她的评价,暗暗点头果然够痴迷,便说道:“有自然是有的,只是现在怕不是时候?”

    进了庄子,首先便看到了一个简易的木台子,上面正有戏子在唱着关大王独赴单刀会那一幕,台下站了不少仆从在看。李舞娘见了朝岳子然挥挥手,说:“记着我的故事哦。”说罢便跃上了台子,将关公推到后台,口中嚷着:“让我来。”

    岳子然摇摇头,绝对没想到会有一个少女对戏曲痴迷到了这种程度。

    在典型白墙黑瓦徽派建筑围就的街道上穿过,庄子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大多是仆从打扮,偶尔可以见到不是仆从的人,游悭人没有与他做介绍,想来便是八大家中的亲人好友了。

    岳子然听游悭人说过,这自在居内的八大家人丁不旺。

    拐过一条里弄,过了一座石桥,便又见到太湖了。唯一与前者不同的是,这里太湖水浅,一座座雅舍小亭架在上面,中间以浮桥、木栈道、廊桥、以及木梯相连,构成一幅绝美的水上人家。

    太湖水、芦苇滩以及它们之上架起来的屋子,仿佛是一体的,在这个画面中缺失那一部分,都是一阵美的缺失。

    “这里便是自在居的核心所在了,藏书阁、演武堂都在这里。”瘸子三说道,“此外,石大家、八娘子还有我们这些身残之人也住在这里。”

    岳子然点点头,目光在湖面上扫过,在岸上和沙洲上竟然栽种了许多花草,有开早的,此时已经绽放,远远便传来阵阵花香。

    “石姑娘是爱花之人,这些花都是她种的。”木青竹被碧儿扶着走上前来,站在黄蓉身边含笑说道。

    走的近了,孙富贵突然指着他们要踏上的木栈道,说道:“看,那里有人在钓鱼。”

    那人年纪与李舞娘差稍大,眉清目秀,十足的正太,却故作老沉的带着斗笠,手执鱼竿盘坐在那里,闻孙富贵言,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又扭过去看着鱼漂,口中朗声问道:“你们谁是我慕容爷爷选定的自在居主人?”

    岳子然饶有兴趣的回道:“我便是了。”

    那人看了岳子然一眼,见了他身上的宝剑,又回头看着湖面问道:“你也用剑?”

    岳子然神se如常,游悭人要插话,被他挥手挡住了:“会用。”

    少年笑道:“那就好极了。你听着,你若近ri想进这听水阁,做自在居主人,便须得用你手中的剑,将我打败。”

    (感谢《黄泉大帝。童鞋的打赏,另外《黄泉大帝。建立了一个书友群277168790感兴趣的童鞋们可以加进去讨论剧情)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