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囡囡喜不自胜的将笔筒拿在手中把玩着,对岳子然再要一只白鹦鹉的事情自然松了口。

    鸟老头见两件木雕也着实较为珍贵,便又从一间雅舍中提出一只白鹦鹉来,肉疼的说道:“正好一对,它们很金贵的。你们可要小心的养着,若不成的话便早点送回来。”

    “放心吧。”岳子然接过说道:“养不成我便把它们炖汤喝了,绝不再送回来麻烦您。”

    鸟老头语气一滞,虽知道他很可能是在开玩笑,但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最后是稳压岳子然一头的黄蓉表态了,他才放下心来。

    “这只便叫小白吧。”岳子然提着鸟笼,盯了半晌,只看出它嫩嫩的黄se冠羽要比有鬼稍微白些。

    “不要。”黄蓉将自己手中这只现在还念叨“有鬼”的鹦鹉递给岳子然,将另一只提过来抢着说道:“叫初雪吧。”

    “初雪?”岳子然一愣不明所以,刚要反驳便被白让在桌子下隐秘的拉了一下,只听他俯首轻声提醒:“杭州,初雪。”

    岳子然这才反应过来,开口连连赞道:“好,好名字,好名字。”

    这才让敏感的小萝莉转怒为喜,岳子然见状暗嘘一口气,心道平胸的萝莉果然更不好惹。

    待岳子然在迎客亭“雁丘”的屋舍中用完饭后,一行人才再次上路。

    鸟老头披着蓑衣手执双桨,划了一叶扁舟,发出悠然的欸乃声响,在前面开路。乌篷船行在中间,那紫衫少女与木青竹的轻舫随在最后。

    黄蓉这次没有与木青竹坐在那艘轻舫上,而是与岳子然站在乌篷船船头,打着油纸伞看着这片烟波浩渺的世界。

    一路上,紫衫少女都没有出舱与岳子然打过招呼,木青竹双目不能视物,行动不便,自然也不会出来。倒是碧儿会不时的出来,站在船头打量岳子然与黄蓉。待被他发觉看见了,便捂嘴偷笑着跑进了船舱,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不知道转过了多少道弯,满湖荷叶、菱叶、芦苇、茭白,都是一模一样,兼之荷叶、菱叶在水面飘浮,如果不是鸟老头指引,真的很难找到这其中的水路。

    并且听游悭人在船舱中说,这里的水路还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即使是常在这里划船赏鸟的鸟老头,若喝醉了酒迷糊了脑子,也只能在这里面待到脑袋清醒了才能出去。

    细雨如丝,织成雨幕。

    只见两只燕子穿过雨丝,从岳子然与黄蓉站着的船头掠过,向西疾飘而去。黄蓉顺着它们飞去的方向看去,突然发现了一片翠绿的竹林,在竹林上空,还有不少的各se鸟儿在盘旋鸣叫打闹,顿时惊喜的指着让岳子然也看去。

    在前面的鸟老头听了,扭过头来喊道:“看见竹林,离自在居的位置便不远啦!”说着便将船拐进了一条细窄两旁都是芦苇的水道中,向那片竹林方向划去。

    很快便贴近了竹林,它们生长在一座不小的小岛上,有条小河从中间穿过,将小岛一分为二,岳子安他们便在这条小河内行船。

    在穿过一座架在小河上的古朴石桥后,前面茂密的竹林便避让开来,露出一片不一样的天地,竹楼雅舍,水车小桥,水牛耕田,古木林立,让人眼前一亮,当真如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果然漂亮。”岳子然点头赞了一声,随即想到了什么,低头问黄蓉:“你说如果呆在这里面不出去,你爹爹能找的到我们吗?”

    黄蓉理所当然的说:“当然会。”随即醒悟过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放心,我爹爹又吃不了你。”

    刚才在路上,他们拿这里与桃花岛作比较来着,黄蓉便顺口一提说要在这里的事情忙完后回桃花岛一趟。

    岳子然立刻便记住了,一路上想着法子要躲过去。

    黄蓉小女儿的xing子,与爹爹怄气时间长了自然便消了,虽然每天与岳子然在一起很快乐,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起黄药师的。

    新讨的这对会说话的鹦鹉,她便准备送回去给爹爹作伴。

    岳子然左手放在鼻子下细嗅余香,眼睛放在小萝莉的酥胸上,嘴中低声嘀咕道:“那可不见得。”

    黄蓉见了恨不得把他踹到河里去。

    那座岛虽然已经看见,但相距还有段距离。太湖中七十二峰苍翠,挺立于三万六千顷波涛之中,想必这里便是其中一座山峰了,而先前他们所见到的耕田水牛小桥人家都在山峰脚下。

    岳子然看见在岛上不远处有一个小瀑布,摇头遗憾的对船舱内的孙富贵、白让说道:“可惜了,那瀑布若再大点,便是一个绝佳的练剑之地。”

    白让和孙富贵对视一眼,不知所以然。

    岳子然随即便又开口了,他说道:“不过笨点练剑的法子还有的。你们两个明天正式开始练剑吧。”

    孙富贵脸上一喜:“师父,我终于可以练剑啦?”

    岳子然笑了,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你会怀念扎马步ri子的。”

    孙富贵心中一紧,不安的问:“师父,我们要怎么练剑?”

    “很简单。”岳子然指了指,在远处岛上有一道被风浪洗练冲刷,形成了多姿多彩、刚柔相济的几里防浪石堤,说道:“每当起浪时,你们便去那里练剑吧。”

    白让起身看了,脸se顿时微微发苦。苏富贵更是整个脸哭丧起来。

    岳子然不以为然的说道:“好了,这仅仅只是太湖水浪而已,还没有让你们去与起风的海浪搏击呢。”

    白让和孙富贵没有见过海浪,自然不会感到惊异。

    黄蓉却打小在东海桃花岛上长大,自然知晓起风后的海浪后有多厉害,当即诧异的问:“怎么,你还去过海边练过剑?”

    “当然。”岳子然点点头,“我当时还想到桃花岛看看我的蓉儿去呢,谁知道我只要说出桃花岛的名字,任凭出多少金钱,也无海船渔船敢去。唉!”

    说到这里,岳子然叹了一口气:“如此足足让我迟了十年才见到我的蓉儿,只是不知道这中间有没有被人调包。”说着便要凑上前去仔细端详黄蓉。

    虽然说的跟真的似的,但黄蓉压根就不相信,一把推开他,还没开口,船舱上挂着的有鬼便说话了:“有鬼,有鬼。”

    岳子然冲它呲了呲牙,却不再提这话茬,他说的自然是真的,但相信的人恐怕在这个世界上真没有了。

    (感谢♀坐忘卐、《黄泉大帝。两位童鞋的打赏与评价票,感谢支持,下一章更新可能要晚点,抱歉。)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