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向柳yin中的房屋划去,到了近旁,只见一座松树枝架成的木梯,垂下来通向水面。船夫将乌篷船系在树桩上,忽听得柳枝上一只小鸟“莎莎都莎,莎莎都莎”的叫了起来,声音清脆。

    一人的脚步声从木梯上的屋舍中传了出来,还未看见岳子然等人,便听她喊道:“爷爷,又有客人来啦。”

    话音刚落便从柳yin处闪了出来,是个黑发垂髫不足十岁的小丫头,穿着一件绿se绸衣,脚上是一双花布鞋,双腮有婴儿肥,眼珠子黑白分明,滴溜溜的转动打量着岳子然。

    待看见瘸子三以后,嘻嘻笑道:“三爷爷回来啦,有没有给囡囡带好吃的。”又看见了游悭人,眼神更是大亮,急匆匆的磕磕绊绊的跑下了木梯,拉着游悭人下摆:“游爷爷,游爷爷,你说要给囡囡买的剑呢?”

    “有有有。”游悭人忙让她停下,接过仆从从船上取出的一把木剑,这木剑用jing致的剑鞘包了,看起来甚是惹人喜爱。

    小丫头一把接过,对瘸子三说道:“三爷爷,你以后要教囡囡练剑哦。”

    “好。”瘸子三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并不好看。

    柳枝上的小鸟还在“莎莎都莎,莎莎都莎”的叫着,小姑娘仰起头,模仿鸟鸣,也叫了几下,那只鸟儿才歇了。

    “我们上岸吧。”瘸子三回头对岳子然说。

    “嗯。”岳子然点点头,见囡囡还在好奇的盯着自己,便从贴身包裹中取出一尊木雕来。

    那木雕仅有巴掌大小,刻着的是一头水牛,背上坐着一位手执笛子,披着蓑衣,留着总角垂髫发型的牧童,此时正回首,遥指着一个方向。

    这是岳子然在所有木雕中唯一可与黄蓉那尊木雕媲美的杰作,此时要送给小丫头,当即让孙富贵和白让欣羡不已。

    岳子然正要递给小丫头,便听木梯上传来一个声音:“公子,万万不可。”

    手快速的抢过,木雕依然被囡囡拿在了手中,她颇为喜爱的仔细看了一番,末了还举起来向木梯上闪出来的老人“咯咯”笑着得意的炫耀了一番。

    “囡囡,快把木雕还给公子。”老人jing神矍铄,须发皆白,穿着一身白衣短打,躬身向岳子然行了一礼,说道:“公子,这礼物太过贵重了。”

    囡囡将木雕抱在怀里,狡猾的缩在瘸子三的背后,任老人百般劝说,就是不依。

    “好了,鸟老头。”瘸子三对小姑娘最为喜爱,说道:“既然公子已经送给囡囡了,收下便是,聒噪什么?”

    鸟老头无奈的拍了拍手掌,叹了一声:“唉,这丫头迟早要被你们惯坏的。这木雕之上剑意凛然,他人悟透了便会习得一门了不得的剑法,就这般给了她,岂不是暴殄天物。”

    “剑法?”游悭人看了一眼,笑了:“鸟老头你神了,看鸟懂鸟意,已经不凡。现在看一尊木雕都能看出剑法来啦?”

    “也罢也罢。”鸟老头知道游悭人与瘸子三都不是用剑之人,见岳子然也不多加解释,当即摇了摇头,恭敬的对岳子然说道:“公子请了。”

    众人逐一沿着木梯跨上岸去,见疏疏落落四五座房舍,建造在一个不知是小岛还是半岛之上。房舍小巧玲珑,颇为jing雅。小舍匾额上写着“雁丘”两字,笔致颇为潇洒。

    “雁丘?”岳子然愣住,心道这不是现大金国词人元好问词中才出现的词语么?虽说那词是他在十六岁写就的,但莫非已经传到了这里不成?既然还被当做雅舍的名字?

    “怎么?公子也知道这……”鸟老头指了指匾额。

    “当然。”岳子然点点头,“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一句是《摸鱼儿·雁丘词》中的名句,其中“雁丘”是词人被与伴侣殉情而死的大雁所感动因此建的小坟墓,现在老人居然用来做屋舍的名字,爱鸟之人最痴也不过如此啦。

    “不错。”鸟老头“呵呵”拂须笑了起来,“这是我先前随老主人在北方之地听到的一首词。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懂鸟了,但在听到这首词后,我才知道鸟中竟然也有这般不逊于人的真情。”

    岳子然点点头。

    “然哥哥。”黄蓉笑着从屋舍中奔了出来,手中提着一只鸟笼,脸上满是笑容,见了岳子然喜意更甚,只是在看见他的衣服后,皱了皱眉头,娇嗔的问道:“你怎么成这副样子啦?”

    岳子然苦笑:“当然是跌到湖水中去啦。好蓉儿,有鱼汤没,暖暖身子。”

    黄蓉脸上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上前将白让手中提着的岳子然包裹拿下:“我知道你要喝鱼汤,所以早已经做好了,现在先去换一下衣服。”

    说着便推着岳子然进去了一间无人的房舍。

    众人笑看着岳子然温顺的被黄蓉摆弄着进了房舍,孙富贵才开口问道:“老人家,这里难道便是自在居了?”

    鸟老头哈哈一笑,指了指远处云山雾罩之处,说道:“那里才是自在居呢,这里只是自在居迎客的地方。任何不是生活在自在居内部的人,到了这里只能由老朽带路,才能够进得这片湖泽,找得着自在居。”

    “那就好。”孙富贵点点头,“如果自在居只是这副模样的话,我看着当真是自在不起来的。”

    “哈哈。”这句话轻易地把鸟老头逗笑了,声音传进屋舍,岳子然都可以听得见。

    这是一间静雅的屋舍,窗户外面是芦苇荡,几只水鸟悠闲的在水上掠过,现在细雨如丝,水中食物最盛,所以它们的叫声也颇为欢快。

    黄蓉将鸟笼放在桌子上,那里面是一只白se鹦鹉,鸟龄尚幼,全身羽毛亮白如雪,头顶有嫩嫩的黄se冠羽,此时正在笼中迈着步子,好奇的盯着岳子然。

    “这种白se鹦鹉是鸟老头养的?”岳子然问。

    “嗯,听鸟爷爷说,它父母是他从岭南买来的。小家伙刚睁开眼还不足一个月呢。”黄蓉在翻着岳子然的衣服包裹,为他寻找要更换的衣服,闻言说道。

    岳子然感觉有趣,上前逗它,良久不见它说话,才又问道:“它会说话吗?不是只傻鸟吧?”

    “傻鸟!傻鸟!”鹦鹉很快为自己做了证明,冲着岳子然连叫几声。

    (感谢《黄泉大帝。、天生勞碌命、非‘非三位童鞋的打赏,同时感谢本书《黄泉大帝。成为本书第一位弟子,谢谢大家的支持。)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