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点点头,却想到了陆乘风的儿子陆冠英,那人正是这太湖上的匪首。

    又行了半个时辰,湖面上的雾变的浓起来,水道也变的狭窄,在浓浓雾气之中,可以朦胧看到两旁峭壁的轮廓。

    “不对。”孙富贵又站起身子,说道:“那艘船靠了过来。”他话音刚落,便听到那船上响起一阵海螺声响。很快其他方向同时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海螺声。

    这时,缩在一角的瘸子三登时站了起来,面部神se大变。

    “怎么了?”岳子然皱着眉头问。

    瘸子三听了一阵海螺声,说道:“有人在下命令将我们船只包围,还说船中人扎手,下手时都打起jing神来,不要出了差错。”

    岳子然站到船头,果然听周围有一些小船破水向这边驶来。很快眼睛也可以看见了,这些船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破雾而出,团团将他们的乌篷船围了,却不急着动手。

    瘸子三和游悭人也站到了船头,瘸子三开口问:“你能看出他们是哪个水寨的吗?”

    游悭人摇了摇头:“他们没有打任何标识,大船也没有开过来,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压根没想让我们认出他们是哪个水寨的。”

    “定然是铁老二派过来的。”白让走出船舱,站到岳子然身边说道。

    船夫早已经停止了行船,深怕一时不慎打破了现在的僵持场面,枉送了xing命。

    岳子然站在船头凛然不惧,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贼人,右手握住了佩剑,霎时间温和随xing的人像变成了一把嗜血的剑一般,让他身旁的几人在暮chun时节感受到了深秋才有的一种肃杀之意。

    瘸子三眼中jing光一闪,感受到了岳子然的杀意,心中居然闪过一丝忌惮。他们都是从战场中厮杀出来的,却也没有遇到过如此有杀意的人。

    “继续开船。”岳子然冷冷的吐出四个字。

    船夫是自在居的下人,不敢违命,当下小心翼翼的划了起来。

    游悭人是生意人,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首先都是在想用钱能不能解决,所以当下抱拳朗声说道:“各位是哪个水寨的好友?自在居大掌柜游悭人在此有礼啦。”

    回答他的是一阵海螺号声,团团包围住他们的小船缩紧了包围圈。同时小船上有一些汉子,光着膀子翻身跃入了水中。

    “糟了。”游悭人脸现焦急,“他们要凿船。”

    船夫只能再次将船停了下来。

    岳子然脸现一丝冷笑,心中对铁掌峰的恨意,让他变的有些嗜杀。当下低头看了一眼水面,闭上眼睛细听一番之后,脱去了长衣,右手握着剑柄跃入了湖水中。

    “公子。”“师父。”白让接过长衣与游悭人同时喊道。

    “这些人都是水生水长的,水xing好的不得了。在这水中他们便是高手,公子是不是有些冒失了。”游悭人不会武,只能焦急的对瘸子三说道。

    瘸子三冷静的摇了摇头:“老主人寻的是大能之人,若这点事情公子都摆不平的话,又算得上什么大能之人。”

    白让与孙富贵要放心许多,他们虽然不知道自己师父水xing如何,但却知道岳子然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他们将目光看向水面,想要看透水下发生的事情,却见岳子然已经破水跃上了船板。

    剑还在鞘内,右手还握着剑柄。

    身上若没有水迹,绝对不像下过湖水中一般。

    “完了?”游悭人将目光投向水面,兀自不相信,才刚刚一句话的时间而已。

    围着他们的贼人也不相信,齐齐把目光投向水面。

    水面一片安静,除了雨水打出来的涟漪。

    直到片刻之后,才有人惊呼道:“水……水变红啦。”

    下水的弟兄一个都没有上来。

    所有的贼人认识到这些以后,将目光都向岳子然移来,像在看一个怪物,有人喃喃说道:“那是八个熟悉水xing的弟兄啊,竟然一瞬间……”

    岳子然好久未开杀戒了,此时一开心情却放松了下来,不再似先前那般冷酷,淡笑着说道:“开船吧。”

    “是。”船夫胆壮起来,干脆的应了一声。

    再没有人言语,贼人有些心怯,在原地准备听首领下一步的命令。

    在乌篷船内,无名和尚念经的声音大了起来,配合着雨打在乌篷上的哔剥声,让岳子然心中的杀气荡然无存,他知道这些都是太湖上的贼人,算不上铁掌峰的人,只是被铁老二花钱雇来的而已。

    ……

    这时,远在几十里之外的小镇上。

    一位须发皆白的汉子问坐在亭中赏雨的铁老二:“老二,你确定那些太湖匪盗能够把他给杀了?他可是帮主也颇为忌惮的人啊。”

    铁老二悠然笑道:“落水的凤凰尚且不如鸡,更何况他……难不成他在水中也能大杀四方?”停下手中转动的两球,喝了一口茶笑道:“就算杀不了又如何,我们只是损失了一些银子罢了,卖命的又不是我们的人。”

    “那以后他恐怕便要针对我们啦!”汉子有些担心,“他的狡猾和武功当真是可怕,你是没经历前年那一战,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心悸呢。”

    铁老二冷笑一声:“我们不动手他也要针对我们的,他手中可握着打狗棒呢,仔细一查便知道我们身后站着的是谁。”

    “你老实说,你昨天为什么要去接触他?”汉子问。

    “告诉你有什么用。”铁老二苦笑一声,“我千思万想,想出这么一步好棋,却没想到他居然成为了自在居的主人。”

    太湖,细雨绵绵。

    乌篷船缓缓前行,岳子然淡笑着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杀你们。”

    群匪不为所动,只是脸se凝重戒备的盯着他。

    “大伙一起上。”突然有人喊道。

    显然这人在群匪中有一定地位,当即身先士卒驾船冲了过来,其他人见了也不再犹豫,都围了上来。有提着长枪的,将森然的枪头竖起来直指岳子然的乌篷船,想依靠距离的优势取胜。

    若站着不动的话,岳子然只能护住一端。

    白让与孙富贵是下不了水的,在船上行动也并不如陆地上方便。瘸子三或许要比他二人强点,但在漂浮不定的船上,他缺失的一条腿让他行动也厉害不到哪儿去。

    所以游悭人当即再次朗声问道:“各位是哪个水寨的兄弟?我是自在居的大掌柜游悭人,我们自在居之前若有孝敬不到的地方,以后我们必定百倍奉上。”

    没有人搭话。瘸子三冷着脸说道:“没用的,他们怕我们自在居以后会报复,所以不仅旗号不打,他们的头领甚至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感谢惘如隔世童鞋的打赏,感谢我心中只属于自己的领域童鞋的打赏谢谢支持)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