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钱人?”岳子然一怔,扫了一眼此人打扮,果然是位有钱人,只不过这名字也太直接了些吧?游悭人见他神情便知道他是误解了,忙解释道:“我姓游,陆少游的游。悭人,小气之人,公子切莫想岔了。”岳子然尴尬一笑,当即回了一礼。游悭人这才转过身子在前面带路,口中说道:“今ri天se已晚,公子且在这里暂住一宿,明ri我亲自送公子到庄上。”“庄上?什么庄上?”岳子然好奇,问道:“我们还没有到地方吗?”游悭人扭过头看了瘸子三一眼,见他面无表情,顿时醒悟过来:“哎呦,你看我这脑子,忘了瘸三儿是根木头,公子不问他一定是不会开口解释的。”说罢,指了指眼前的亭台楼阁,说道:“这是我们自在居平时会客以及我住在这里处理生意事务的地方,老主人住的庄子还在太湖中呢。”岳子然点点头,四周环顾见这座庄院比其他人家都要大许多,却仅仅只是待客的地方,当即不禁暗暗咋舌,越发对死去的老书生好奇起来。这座庄院是典型的宋代苏州园林,园内庭台楼榭,游廊小径蜿蜒其间,ziyou写意。偶有廊桥横架于小溪之上,可以看到水中肆意游动的各类鱼儿。此时庄院内没有其他客人,但下人众多,所以倒也不是很冷清,唯一格格不入的是,这里的仆从衣着很统一,男仆从全身为黑se,女仆从全身为白se,在他们袖口衣领处又各有不同的花纹,琴棋书画,花草铜钱,甚至还有刀斧脸谱,做工细致讲究,似乎在表明他们不同的身份。一路行来,岳子然疑惑越多,只是对这些事情略微知晓的无名和尚已经随着瘸子三不知去什么地方了,所以他只能暂且先放在肚子里,待坐上游悭人为他们接风洗尘的酒席,酒过三巡之后,才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游悭人闻言笑着说道:“本来这些事情公子见到石大家以后便会知晓的,不过公子问了,我作为下人不敢不答,只是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还请公子见谅。”停顿一番,岳子然在他这话中听出一丝的不服气,随即听他缓缓说道:“自在居存在许久,具体多少年月我不知道。只知道老主人他们以前是生活在太湖深处的,后来有一天老主人架一叶扁舟出了太湖,开始做生意,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便闯下了这富可敌国的家业,我便是在那时跟随在老主人身边做生意的。”“后来适逢宋金交战,老主人便将瘸子三他们这些受伤的兵士从外面带回来,安置到了自在居,我也是那时才知晓自在居所在。不过……”说到这里,他有些艳羡的看了岳子然一眼,“即使现在我想要进入自在居还是需要人带领呢,地形太过复杂了。”“直到那时我才知晓,自在居还有其他妙人,这些人世代隐居在此地,与老主人的祖先颇有渊源,可以看做是家人吧。至于他们是什么妙人,明天公子您上到自在居后便明白了。”他“呵呵”笑着说罢,看了岳子然手指上的宝石指环一眼,坦然说道:“说实话,我本来以为老主人会将宝石指环交给石大家的,却没想到最终出现在了公子手中。”“怎么?你也不知道其中缘由?”岳子然心中隐隐有所领悟,还不是很透彻。游悭人摇了摇头:“不知,老主人一年前卜算一卦……”说到这儿,他抬起头来,说道:“哦,对了,老主人他擅长卜卦推演。”见岳子然等人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他推演一番,便对我们所有人吩咐说,他要外出寻友,一起为那宝石指环寻找一位大能的主人。”“寻找?”岳子然注意到了这个词,但确实想不到曾在哪里见过那和尚与书生。说罢这些,游悭人便不再言语了,岳子然估计他也就知道这么多了。不过,他为岳子然留下的疑惑却比先前更多,让岳子然在回到备好休息的小楼时,脑海中还在思考这些问题。半夜一阵小雨。沙沙的雨丝汇聚成线,一滴一滴的敲打在楼下窗前的芭蕉叶上,然后迸溅到旁边养着鱼的水缸中,敲响一种美妙的音乐,把岳子然惊醒。却又像无名和尚的木鱼声,让他陷入了一片空灵之中,似睡未睡,想醒未醒,运行着体内气息直到鸡鸣三声,才又沉沉睡去。再睡醒时,天已经大亮,雨还在沙沙的下,如蚕抽丝一般。岳子然的屋子临街,可以听到巷道中偶有行人走过,脚步踏在青石板上,敲出阵阵“哒哒”声。突然,一个岳子然似乎听到过的少女声音,在里弄小巷的一端,cao着半生不熟的吴侬软语走了过来:“卖杏花哉,有要杏花末?介好伐的杏花。”这小姑娘叫卖声中苏州土话与官话相杂,顿时让岳子然笑了起来。他披上一件长衣,打开窗子探头看去,正好看见了一个小丫头穿着绿se粗麻布衣,梳着两只丫髻顶在遮雨的斗笠下,那斗笠略大,显然并不是她的,所以看起来略有滑稽。她左手挎着一只竹篮子,篮子中放着些娇艳yu滴的杏花,在细雨中如刚摘下来一般jing神。小丫头穿着草鞋,嘴中喊着惹人笑的喊卖声,一双眼睛却只注意着脚下,看到地上有积着水的小水潭后,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却并不绕过,而是饶有兴趣的将小脚放在清澈雨水中,缓缓趟过,口中叫卖声再喊起时,却平白多了些喜意。她在头发间别了一一枝杏花,抬头间让岳子然看见了她的真实面目。“碧儿。”待小丫头走到他窗下,岳子然忽然喊道。“嗯。”小丫头正要在趟过一个积水潭,闻言平抬起头,条件反she的应了一声,却没有看见人,又向后看了一眼,见还没有人,便又低下了头,嘀咕道:“谁喊我?”却至始至终未朝头上看一眼。“碧儿。你这篮杏花我要了。”岳子然无奈,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这次她终于听到了声音的来处,抬起头,两只水灵灵的眼睛,掩藏在密长的睫毛下,看见了岳子然,蓦地又高兴的将双眼眯成了月牙儿:“岳公子!”刚说完,便听她“哎呦”一声,被她丫髻撑着本就脱离了脑袋的斗笠,这下彻底掉在了地上。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