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再醒来时,已经是夜幕十分,房内只他一人,无名和尚已经不知去向,火盆内的炭火还燃着,映着屋内忽明忽暗。

    他伸出手,仔细的打量着那枚宝石指环,心中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感到有些云山雾罩。

    “唔。”岳子然轻吐一口气,自言自语:“谁又能想到,那盘棋中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东西,把这等堪与《九yin真经》媲美的功夫都引出来了,倒是意外之喜了。现在老和尚的身份已经明了,只是不知那书生又是何方神圣……”

    刚想到这里,房门“嘎吱”一声被推了开来,黄蓉端着食盘走了进来,见岳子然已经醒来,忙问:“你醒了,感觉有没有好点?”

    岳子然笑了,伸展了一下腰,说道:“哪有这么快,倒是和尚的催眠不错,让人睡了一觉起来,神清气爽。只是我晚上却是要睡不着喽。”

    黄蓉将做好的酒菜碗筷都摆上,岳子然坐下见都是素食,才想起无名和尚来,忙问:“和尚现在在哪儿?”

    “哦,待你睡过去以后,老孙便给他安排了一间僻静的房子,刚才斋饭已经送到他房里了。”黄蓉坐下回道。

    岳子然点点头,目光移向南方,眯了眯眼睛,心中暗暗念道:“呵,铁掌峰,待我的伤好以后,我们就该好好算算账了。”

    俗话说,一力降十会,岳子然当初剑法有成,却仍然铩羽而归便是这方面的原因。既然现在有了一门内力神通傍身,他已经是自信满满不再畏惧了。

    自那ri以后,无名和尚每ri都出禅房,到阁楼中与岳子然口述真经。他虽然不曾练武,但是jing通儒释道各家学说,岳子然但有不懂之处,无名和尚都会与他仔细讲解,乃至最后他们所讨论的话题已经不再局限于真经上的武学,兴之所至,所有的话题都会成为他们的谈资。

    除了这些之外,由于在剑法上已经有了桎梏,岳子然便转而将jing力放在了打狗棒棒法与丐帮事务上。

    打狗棒是七公待他回去后要考较的,前些时ri放松了许多,现在是时候应该捡起来了,岳子然对此并没有感到麻烦,倒是丐帮事务上,他应该好好布局一番了。

    岳子然这次中都之行拿下罗长生,革除了他长老的职务,并要将他押到南宋由洪帮主处置,其实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这些其他人不说,岳子然也明白。

    但其他人很少明白,岳子然如此做并非是针对罗长生,而是针对他背后的彭长老。罗长生是由彭长老亲手提携上来做到中都舵主之位的,可谓是彭长老的左膀右臂。

    彭长老此人乃是丐帮北路长老,主管北方之地丐帮事务,曾经为丐帮在大金的立足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同时他也是净衣派的首领,非常排斥污衣派,七公多年来一直有意融合化解净衣帮和污衣帮两大帮派之间固有的矛盾而不可得,其中便有他推波助澜的身影。

    中都丐帮分舵乃是重要的地方,尤其在山东鱼樵耕他们揭竿起义之际,这里皇宫中龙椅上坐着的那人做出何种改变,都会影响到山东义军的行动方向和身家xing命,岳子然自然是要掌控住的。

    也由此,两人之间的矛盾在岳子然还未成为帮主时便展开了。

    不过,岳子然并不惧,仔细说来他真正做乞丐的ri子并不比彭长老此人短,对丐帮的了解自然也是颇为透彻的。岳子然知道,只要自己手中拿着打狗棒,彭长老此人便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

    至于暗中么?岳子然在灯下冷笑,看着手中由白让刚送来的情报,流民、乞丐从受灾各地乃至未受灾的地方一批一批的涌入中都,便是他的杰作了。

    彭长老此时心中定是在想,你不是要将所有钱财分给丐帮子弟吗?那好,不患贫患不均,现在这么多丐帮弟子,你慢慢分吧。

    添堵这些伎俩,果然是个人都手到擒来啊。

    岳子然摇摇头,却是笑了起来,问白让:“没钱粮分了?”

    白让点点头,说:“周员外他们虽然能施舍些,不过这些天来人也太多了。”

    “嗯!不错,是有点儿多了。”岳子然挑挑眉,道:“不过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啊,应该是官府吧?”

    白让一顿,随即醒悟过来:“对啊,灾民多了是官府应该着急的事情,怎么我们倒先着急起来了?”

    岳子然沉思片刻,便有了主意:“官府不放粮,你便逼他放粮,偷的抢的造谣山东义军放粮的,你只要让这座城乱起来,放粮便距离不远了,这事情你拉上孙富贵去办,他在行。”

    白让有些担心:“如果官府听信谣言或者不加理会对流民镇压,不放粮怎么办?”

    岳子然目光深邃的望着窗外皇宫的方向,露出莫名的笑意,白让看不出是玩笑还是认真,只听他说道:“那样我们不如也索xing造了反,直接当个皇帝过把瘾。”

    孙富贵确实要比白让适合干这些事情,因为他的脸皮厚,还因为他家也是富得流油的富商,更曾进入过一品堂,接触过一些所谓的大官,知道他们怕什么。

    他带着一些有功夫的丐帮弟子一路扫过去,先打砸抢囤积居奇的粮商,再闷棍子袭击一些官差,抢劫一些富商,事情办得利索且有分寸,并各处散步各种版本谣言,很快便让整个中都人都心惶惶起来。

    山东之乱未平,官府怎敢另起波澜,更何况是天子脚下。金朝廷最后是在中都开仓放粮,却也命各地官府控制住流民,禁止再往中都涌入。

    此次为了控制中都分舵,岳子然直接是从西路站老鲁大脚那里调人过来的。鲁大脚与彭长老是死对头,很欢喜看到他吃瘪,因此此次派来的便是他手下颇为勇武有谋略的一位,名叫王坚,曾在嘉定十二年金军入侵唐州时,加入了忠顺军戊守唐州。现在战事已歇,忠顺军开始与民屯田,他便又回到了丐帮中帮助鲁有脚处理事务。

    这人搜集情报和管理丐帮事务都是一把好手,倒是能够把岳子然所吩咐的事情都给办了。尤其是在搜集情报并与山东义军联系的事上,他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忙完这些俗务,已经是在一个月之后了。

    完颜康大动干戈之后,却是没有拦住有众多高手护着的杨铁心,反倒是险些被丘处机给抓住,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回来,准备带齐所有高手和向大金皇帝讨了出使南宋的使节令牌之后,再进南宋利用官府的力量,将母亲救回来。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