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师是?”岳子然心中疑惑,张口问道。目光随之移到了自己手上的宝石指环上,顿时想起了他们在襄阳时遇到的,在风雪之中对弈的那一佛一书生两人。那和尚曾经答应过治愈岳子然的暗疾,只是一别至今,再没有相见,黄蓉只道是那和尚打诳语呢。

    僧人轻轻抖落衣袖上的雪花,回道:“家师便是家师了,至于家师法名如何称呼,你便唤他无名吧。”

    “无名?岂不是没有名字,这算什么名字?”一旁的孙富贵插嘴说道。

    “无名即是名,有名反而会记住更多烦恼。”僧人这才扫视了孙富贵一眼。

    岳子然让开身子将僧人迎进客栈,黄蓉在一旁问:“大和尚,你的法号是?”

    和尚笑容依然:“无名。”

    其他人顿时明白过来,若不是这师徒俩没有名字,便是这师徒俩都不愿留下他们的名字啦。所以其他人也不再勉强,黄蓉转而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语气也恭敬起来:“大师,你懂医术药理?”

    “不懂。”

    “你身负绝学,能传给然哥哥治疗他的暗疾?”

    “我不会武。”

    黄蓉神气的脸顿时萎靡下来,气鼓鼓瞪着老和尚,右手掐腰,像只斗志昂扬的小母鸡:“你这和尚,什么都不懂怎么治疗病痛,难道是来寻我们开涮的?”

    无名和尚摇了摇头:“我确实是为岳居士治病而来的。至于这治病之人嘛。目前我所知的,除了会一阳指的一灯和尚外,便只有他自己了。”

    黄蓉踢了踢脚下的杂物,说道:“这我知道,不过这样的话,你来做什么?”

    无名和尚“呵呵”笑道:“自然是让他早些痊愈了。”

    “啊,是了。”黄蓉突然想起来,那ri和尚在风雪中曾对岳子然说,学习玄门正宗或佛门正宗修身养xing的内力可以解除他的困厄。

    前些ri子她还向王处一提到过呢,不过据王处一所说,他们全真七子修习的内功虽然属于玄门正宗,但只是普通心法,并非王重阳成名绝学《先天功》,疗伤效果不佳。岳子然要想依靠它消除身体暗疾话,怕是要着实要费些功夫并看造化的。

    那之后黄蓉便想着等再次华山论剑的时候,借助爹爹和七公的面子,让南帝为然哥哥疗伤。

    最大不了,让七公和爹爹把天下第一的名头让给他便是。

    这和尚不会武功,却是可以把佛门正宗修身养xing的内力法门带过来的。她一时之间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那ri老和尚的内力可是非同一般的,想必今ri无名和尚带来的武学秘籍也差不到哪里去。”黄蓉喜滋滋的想道,想要开口问带的是什么,却察觉此时尚在客栈大堂内,食客众多,不是询问的地方。

    几人离开客栈大堂来到后院,通过一段廊桥,绕开几株在落雪中开着正艳的梅树,便拐到岳子然他们所住的院落。

    岳子然将无名和尚迎进到阁楼内。此时火盆内的柴火烧着正旺,屋子里很暖和,正好可以让他取取暖。

    进到房内的无名和尚先将身上的贴身负重全部放下,并从包裹中拿出一副木鱼,放在桌台上,笑道:“岳居士,我们开始吧。”

    岳子然讶然,劝道:“大师,您风尘仆仆远道而来,还是先歇息一下吧?”

    无名和尚摇了摇头,说道:“不必,这点煎熬小僧还受的过去。况且早些将这经书讲解与公子,小僧不仅能早ri消除岳居士身体暗疾,更能够早ri完成家师重托。”

    岳子然执意不肯,让白让为他上了一碗姜汤暖暖身子,无名和尚这才不再推辞,坦然接受。在无名和尚接过姜汤时,岳子然张口问道:“尊师现在身体还好吧?”

    那ri在离开山丘时,岳子然见那老和尚脚步轻浮踉跄,显然与书生在风雪中的对弈让他元气大伤,所以才有此一问。

    孰料无名和尚却是端着汤碗,“呵呵”笑了起来,甚是灿烂:“家师在回到少林,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便了却烦恼功德圆满清净寂灭而去了。”

    “呃。”岳子然虽然已经猜到这种可能,但想到老和尚临死之际还让弟子过来救助自己,便有些黯然神伤。

    倒是无名和尚在谈到师父圆寂时的笑意,他能够理解,因为对于高僧来说,这身体只不过一副臭皮囊罢了。

    无名和尚在喝姜汤时,便不再言语。眼睛只盯着汤碗,一口一口的细喝,每次喝下去的频率似乎都没有不同。喝的很认真,也很有滋味,让一旁平时不爱喝姜汤黄蓉看着,心中平白生起了也想来一碗的冲动。

    很快,一碗姜汤便全部进入了无名和尚的肚腹之中,他揉了揉肚腹,轻声念了一句佛号,抬头对岳子然说:“岳居士,我们开始吧。”

    “好。”岳子然点点头。

    无名和尚随即扭头对黄蓉等人说道:“家师有命,此功法只能由我口传他一人,以免流传出去如那《九yin真经》一般,平白造出许多祸端。”

    白让和孙富贵闻言,虽然心中好奇,但也无可奈何,只能退了出去,不敢有怨言。

    黄蓉对武学一途倒没有多大期许,只是不能呆在然哥哥身旁,所以有些不乐,嘟着嘴像受了莫大委屈一般走到门口处,关上房门时冲无名和尚做了个鬼脸,然后咯咯笑道:“然哥哥,你专心练功,我去为你做些可口的素食。”

    “好。”岳子然应了一声。

    无名和尚倒无防人之心,见三人走了出去,也没有站起身子去仔细查看一番,只是坐在原地,将木鱼随手拿过来,淡然笑道:“岳居士,家师有命,希望您以后也不要将这门功法外传。”

    岳子然感激的点点头,坚定的说道:“大师放心吧,我会将它烂到肚子里的。”

    无名和尚微微颔首,轻敲了几下木鱼,缓缓说道:“由于你早已经过了武学修习的最佳年纪,心xing已经变的复杂。为了事半功倍,所以在传授之前,你还需要倒空你的脑子。”

    “倒空脑子?”岳子然不甚明白。

    “不错。”无名和尚点点头,示意他躺在软榻之上,“我会略施技巧,让你的脑中空明澄澈,没一丝思虑。”

    岳子然笑了:“当我脑海中不思考任何东西的时候,那便是要睡着的时候啦!”

    无名和尚敲着木鱼,缓缓点头说道:“不错。所以在你睡着前能修习多少便是多少,平时你也可自己修炼巩固,但速度却远远不及脑中空灵的时候啦。”

    岳子然顿时明白无名和尚为何要来不及休息便要开始了。照这样的法子,无名和尚要想将功法全部传授与他,并让他有所成,怕是需要很长久的ri子的。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