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陈玄风再次仰头大笑了起来,笑的更加凄凉,周围的人听了莫不为他感到一阵悲凉。甚至善良之辈如韩小莹都心中暗自想道:“这陈玄风虽然是大jian大恶之人,却也有自己的不堪回首的往事和坎坷的命运。”

    “认错?认错能换回我在椅子上坐着的十几年不见人面ri月的时光吗?能换回贼婆娘那一双眼吗?”陈玄风声嘶力竭,有时不免会想到,若自己行动方便的话,或许那晚梅超风的双眼便不会被废了。

    若命运不曾改变,在场的或许已经有两个人不在人世了。但这些只有岳子然明白,但不能说,即使现在这种局面并不是他刻意造成的。

    “小乞丐。”在岳子然出场,便一直没有开口的梅超风说话了,“我们虽然滥杀无辜,杀人如麻,但我们待你如何?”

    岳子然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时你只是个幼童,随便一个chengren便能取了你的xing命。我们夫妇却带着你浪迹天涯,虽然总是被仇家追杀,却一直不曾断了你吃喝,对你百般维护照顾。”梅超风手中紧抓着银鞭,“呵,你到头来又是如何报答我们的,怎么样,《九yin真经》的功夫练成了没?”

    “《九yin真经》?”欧阳克心中一动,不由的说了出来,他叔父对这本武学秘籍可是惦记良久啦。

    岳子然还是没法开口。若说盗取的《九yin真经》对自己无任何用处的话,恐怕对于陈玄风来说更是一种打击。

    “呵呵,我夫妇虽然作恶不断,不过还真是比不过你这忘恩负义之徒了……”梅超风最后讥讽道。

    岳子然没法反驳,但对于另一个人来说,却不能容忍梅超风如此嘲讽岳子然。

    “梅若华。”黄蓉从假山上一跃而下,“若说忘恩负义之人,恐怕还容不到你来说然哥哥。”说罢一脸正经的站到岳子然身旁。

    众人没想到又出来一位秀美绝伦衣饰华贵的少女,陈玄风待定睛一看,却有些愣住了,不清不楚之间竟然喊出一声:“师……师母。”

    “什么?”耳目聪慧的梅超风讶异的开口问道。

    醒悟过来的陈玄风摇了摇头,自嘲的说道:“是了,师母早已经去世了。是我认错了。”又开口问道:“这位小姑娘,你怎么知晓贼婆娘投师之前本名的?黄蓉不理他,只是对梅超风说道:“我爹爹当初见你们可怜,所以将你们收入了桃花岛门下,教你们练武学艺。你们两人不思报恩也就罢了,却叛逃出了桃花岛,还盗走了《九yin真经》。你们还敢提起我母亲,她便是在怀我时,为了给爹爹抄写经书劳累难产死去的。”

    “你……你是小师妹。”陈玄风心中一惊,却已经想到了十几年次再次上岛盗书,救了自己的小女孩,“你已经长这么大啦!”

    “哼。”黄蓉不理他,对梅超风先前对岳子然的嘲讽耿耿于怀,继续质问道:“若说忘恩负义,你们两个人才是最忘恩负义的人。”

    梅超风和陈玄风都住了嘴,想起了师父师母对自己的种种,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与岳子然之间的仇恨,怅惘起来。

    良久不语。

    那旁的江南七怪向柯镇恶打听起面前公子的来历来。

    柯镇恶对岳子然虽然知之甚少,但在岳子然刚盗经被追杀时,却是他们兄弟两碰巧遇见帮助逃脱的,所以对于面前三人之间当年的纠葛还是知晓一些的。

    六人当知晓岳子然还在孩童时期,便心思缜密的多次在梅超风手中逃脱,还亲手将陈玄风折磨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当即心中又有佩服又有心惊。

    年少之时,便那么心狠手辣心思缜密,现在长大了,恐怕更令人害怕了。

    他们是这样想的。黑风双煞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过他们与岳子然一起浪迹过一段江湖,对岳子然心xing的了解更是清楚的不得了。

    所以在知晓老乞丐与岳子然关系匪浅之后,他们忍住了心中的仇恨,恭敬的将他抬出了府去。

    虽然中了摧心掌的老乞丐已经是活不长了。

    激怒一匹狡猾的狼再与它斗,危险要比直接面对这匹狼,然后将它杀死要危险的多。

    陈玄风这些年来功力大有长进,却并因为仇恨而变的盲目,妄自菲薄的去激怒小乞丐那匹狼。

    若说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最让他们夫妇俩感到害怕。答案是只有两个,一个是授业恩师黄药师;一个是残忍如斯的岳子然。

    其实,在黄蓉看来,陈玄风和梅超风虽然嚷着喊着要杀了岳子然报仇,但心中对岳子然最为忌惮和害怕,尤其是随着岁月的积淀。

    有一种人总是不甘于人后。在黑风双煞眼中,岳子然便是如此。

    所以他们才废话半天,迟迟未动手。

    “打狗棒?”丘处机这时开口了,强势的他才不甘于在此时做一个看客,“公子手中可是丐帮帮主圣物打狗棒?”

    “不错。”岳子然漫不经心的回答。

    “洪七公是你什么人?”丘处机又问。

    “我师父。”岳子然不耐烦的答应了一声,不料却提醒了一直乐于做看客的郝大通老道士。

    “臭小子,我终于找到你了。”郝大通上前一步,洋洋洒洒的道:“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放你走的,现在我的剑法已经有不少长进了,是从我们道家无极图中脱胎而出的,改ri我们要再次比过,定能将你打的落花流水……”

    “咳咳。”岳子然见他说下去没有完结的趋势,便干咳了一声,说道:“郝师父,改ri我们一定比过,不过你现在不回去的话,王处一王道长可要残废啦!”

    “什么?”马钰一惊,上前一步问道。

    岳子然指了指一旁的灵智上人,说:“王道长与他比拼掌力,中了他的毒砂掌,再过几个时辰不服药的话,便是要残废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了那几味药。

    岳子然有扭过头来,叹了一口气对黑风双煞两人说道:“事情终究是我的错,若想报仇随时可以通过丐帮弟子来找我,只怕你们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说罢摇了摇头,又道:“不过,ri后你们若是再残害丐帮弟子滥杀无辜的话,我可就不客气啦。”

    交代完事情之后,岳子然对在场的道士和江南七怪朗声说道:“各位走了,莫非还想被she成刺猬不成。”

    说完便率先带着黄蓉重新飞入了夜se之中,梅超风和陈玄风想流,但此时都是行动不便,奈何他们不得。

    “王爷,莫非就任他们走了不成?”弓箭手头领问道。

    灵智上人摇了摇头,说:“这里树木假山亭台楼阁太多,他们都是高手,虽然近我们身不得,但想要逃还是易如反掌的。”

    末了又看了花园中的黑风双煞一眼,轻声道:“恭喜王爷了,没想到后花园中还藏着这等高手。”

    (感谢じ☆veζ→憮童鞋的打赏和支持,谢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