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王府,后花园,夜se正浓。

    天空虽然无月,但皑皑白雪与灯火阑珊将后花园照的通亮。

    岳子然与黄蓉来到这里的时候,场内激斗正酣。与岳子然有过一面之缘的柯镇恶正带着江南七怪与瞎眼婆娘梅超风和瘸腿老汉陈玄风缠斗在一起,另外有三个道士与欧阳克等人在比斗,场面上是难解难分。

    “坏了,坏了。”岳子然见了那三个老道士中的一个,忙蹲下身子潜伏起来。

    “怎么了?”黄蓉诧异的问。

    “郝大通居然来中都啦。”岳子然哭丧着脸说道。

    黄蓉愈加诧异,睁大水灵灵的眼睛,满含笑意:“你居然怕他?”

    “这老道士太过聒噪。”岳子然向场内看了一眼,见他们还在僵持不下,便在一座假山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来,伸手也将黄蓉拉到身边坐下,才缓缓的说道。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你害怕的人。”黄蓉说着将目光伸向场内,仔细打量这梅超风和黑风双煞两人。

    “当然,少林寺达摩剑无名武僧,十字剑客楚陕,全真教郝大通都是我害怕的人。对了,还有你爹爹,东邪黄药师。”岳子然随后又补充说道。

    黄蓉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打量了郝大通一番之后,才疑惑的问道:“这道士武艺稀松,你怕他做什么?”

    “阿婆的唠叨功力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那其他人呢?”黄蓉问,接着又嘟着嘴不满的提醒道:“不许提我爹爹。”

    岳子然挑了挑眉头,说:“达摩剑无名武僧,跟在那老头身边,蚂蚁都不能踩死一只;十字剑客楚陕,每天必痛饮一番,不醉不睡。”

    “你居然怕能喝酒的人?”黄蓉诧异。

    岳子然苦笑,叹息一声:“楚陕喝酒若称天下第二,无人敢自称前十,他喝酒简直是在要命。”

    “他也被你杀了?”黄蓉在杭州城时听岳子然与洪七公说起过这人,也是臭名昭著杀人如麻之辈,做过岳子然的师父。

    岳子然摇了摇头。

    “莫小双是死在了我手中,楚陕我就不能确定了。他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逃命最有心得的人。”

    “这或许与他的身世有关,从小在被追杀中度过。学艺功成报仇之后,又在江湖正派人士和官兵追杀中度过,面对死亡次数多了,便也有针对的法子了。”

    两人随意的闲聊着,黄蓉似乎对他的过去很感兴趣,但岳子然总是三缄其口,过去的事情并不是很想再提。

    恰在这时,江南七怪一时不慎在与黑风双煞的打斗中落了下风。

    江南七怪当年在沙漠与梅超风的交手中并没有吃亏,反而毁了梅超风的一双招子。并且因为陈玄风之前在岳子然手中变成了残废,没有虽梅超风出现在乱山岗上,张阿生也因此幸免于难。

    这些年江南七怪武艺虽然在沙漠中有所长进,但远远不是黑风双煞的对手。不过,现在梅超风失去了双目,更因为走火入魔暂时与陈玄风一般行动不便,所以两伙人半斤对八两,谁也奈何不得谁。

    不过,一时不慎,现在的黑风双煞却成了一斤对着江南七怪的五两。

    “我们得救他们。”岳子然站起身子来说道。

    “为什么?”黄蓉纯粹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来的。

    岳子然指着柯镇恶说道:“飞天蝙蝠柯镇恶,当初我窃了真经,能够在黑风双煞的手中走脱,还多亏了他们兄弟呢。不过,飞天神龙柯辟邪也在那场争斗中殒命啦。”

    说着见那陈玄风的一爪要抓在江南七怪韩小莹的腹部,急忙将手中的打狗棒抛了出去,紧接着身体也飞跃了下去。

    张阿生眼见韩小莹要受伤,急忙用身体挡了上去,闭目拼着自己受伤要将妻子救下,片刻之后却发觉陈玄风的一爪并没有落到的自己的身上。

    诧异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在他与陈玄风两人之间插着一根碧绿se的竹棒,兀自颤抖不已。

    “都住手吧。”岳子然飞身而下,重新拿起打狗棒,朗声说道。他已经瞅见,虽然灵智上人受了伤,但在与欧阳克、彭连虎以及一些兵丁的sao扰配合下,丘处机、马钰与郝大通并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

    在岳子然手中吃过亏的彭连虎和欧阳克率先跃后一步,站在擎着弓箭的众多兵丁面前,灵智上人稍后也退了回来。

    丘处机和郝大通三人对于那些密密麻麻对着自己的弓箭也有些头皮发麻,便站住了身子没再追击,找了一个容易躲避弓箭she击的角落。

    “公子倒是什么事情都想掺和一下。”人多势众,欧阳克有了些底气,所以对岳子然讥讽的说道。

    岳子然拿着打狗棒随意耍了几下,轻松笑道:“没办法,有你祸害人的地方,我就得替你叔父管管你。”又朝彭连虎打了个招呼:“记着还钱啊,要知道欠乞丐的钱是最不道德的事……”

    “小乞丐!”陈玄风突然开口打断了他了,身子微微有些颤栗,“你果然还活着。”

    “小乞丐?”郝大通和柯镇恶听到陈玄风对岳子然的称呼都是一惊,情不自禁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你果真是小乞丐?还没有死。”柯镇恶稍后又神se略有些异样的问。他不同郝大通,郝大通认识岳子然时,岳子然已经是少年,此时眉宇之间自然可以认出。柯镇恶的双目不能视物,相距上次也距离久远,只能再次出言确定。

    “不错。我是。”岳子然确认一声,扭过头诧异的问陈玄风:“你居然能够认出我?”

    要知道,距离他们上次相遇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对于成年人来说,或许变化不会太大,但那时岳子然正是孩童,长到现在无论模样还是习惯,都会改变许多的。

    “哈哈。”陈玄风凄凉的笑着,却又蕴含着说不清的恨意:“这十几年来,我每时每刻不在想着你,你的音容笑貌我莫不记在心底,只盼有一天我能够亲手抓住你,让你也如我这般,过上十几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桀桀。”陈玄风面部狰狞,“苍天有眼,终于又让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啦。”

    岳子然并不慌张,只是仔细打量着陈玄风,见他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下歉然,仰头片刻,叹息一声:“以前的事情是我错了。”

    (感谢书友130228221207535童鞋的打赏)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