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位高手正在香雪厅各自聊着,突然又有仆从奔了进来:“王……王爷,后花园来了七个高手,与我们扫地的瞎婆娘和瘸汉子动起手来了,几个守夜的兵丁也被他们给杀啦。”

    “什么?”完颜洪烈彻底怒了,他拍案而起,怒道:“这些人将我这王府当菜市场不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着看向在场的几人。

    彭连虎等人自然不便推辞,站起身子来一声喝道:“王爷放心,我们定当将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擒住,让他们知晓擅闯王府的后果。”其中,欧阳克在说的时候,嘴角更是扯出了一丝冷笑。

    梁子翁住处。

    岳子然正吃喝的欢畅,他饮了一碗血酒,打着饱嗝赞道:“这玩意当真不错,够劲儿。”

    黄蓉没理他,侧耳倾听,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忙提醒道:“有人来了。”

    “是吗?”岳子然又打了个饱嗝,站起身子,看了看剩下的残羹剩酒,说道:“这些宝贝还剩下不少,够梁老头自己享受一番了。”

    话音刚落便见房门被推了开来,黄蓉后跃一步,笑语嫣然的走到岳子然身边,眼中透出幸灾乐祸的神se,轻声道:“看你怎么收场。”

    梁子翁带着童子一路疾奔,见房门内灯火通明,心中自然一紧,刚踏进房门却出乎意料看到了岳子然。

    “你没走?”他先是一惊,蓦地看到了岳子然脚下的蛇皮,一下身子凉了半截,二十年之功废于一夕,竟忍不住流下泪来,片刻之后,又冲岳子然怒吼一声:“我的宝蛇。”

    岳子然摇了摇酒碗,劝道:“淡定,淡定,还给你留了一些呢,要是将其他人喊来,平均分下去的话,你就喝不到多少啦。”

    梁子翁先前只是忌惮洪七公,不愿与岳子然为敌罢了,倒真还没有与他真正较量过。此时大怒自然顾不了许多,怒斥一声,上前挥拳便打。

    岳子然再次打了个饱嗝,举起那个酒坛喊道:“梁老头,这里面还有不少血酒呢,你要是再蛮横,我可就全喝了啊。”

    梁子翁按照一个古方,费尽千幸万苦采集各种珍稀药材,喂养宝蛇二十载,这几ri来体已全红,只要稍有数ri之暇,就要吮吸蛇血,增进功力了。此时见岳子然竟然兑酒喝了,怎能轻饶他,当即发狠说道:“你喝了我的蝮蛇宝血,我立即取你xing命,喝干你的血,药力仍在,或许效果更佳呢。”

    岳子然闪过他的拳击。知道梁老头的宝蛇来之不易,所以略有歉意的说道:“我可是给你留了不少宝血好肉呢,足够你好好享受并增补一下功力了,多了你利用不了不是浪费吗?再者说,如此美味的蛇肉火锅,你去哪儿能吃得到。”

    黄蓉在一旁见那老头面se狰狞,似乎当真是要擒住岳子然吸他鲜血,便开口提醒道:“别太大意了,这老头像是疯了。”

    说话之间,岳子然已经狼狈躲过了梁老头几次凌厉的攻击。

    梁子翁的绝技是辽东野狐拳,一身灵动,岳子然一味闪躲不是办法,最后只能无奈说道:“你这老头,好言好语说给你不听,只能换种法子了。”说罢,右手握住打狗棒快速敲向梁子翁的双拳。

    梁子翁灵动的闪过,却不料岳子然的攻击一味追求快,一招占得先机,随后的招招便连绵不绝,逼得梁子翁东躲xizang丝毫反击不得。

    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喧哗,梁子翁的随身童子开口要喊人,却被旁边盯了许久的黄蓉一掌敲晕了过去。

    那边的岳子然也怕迟则生变,口中轻叹一声:“好啦,不欺负你这老头了。”

    言罢,只听一声剑鸣,一道白光闪过,梁子翁再定神时,便发现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身如一汪清泉,散发着寒意,让他全身汗毛竖起,感觉像是撑离了衣服。

    这一剑当真是冠绝当世。梁子翁心中不由赞叹。

    这时他才明白,当这公子用剑的时候,远比用打狗棒可怕百倍。

    喧哗逐渐接近,一群兵丁站在了门口。带头的朗声说道:“参仙,后花园来了一批强人,王爷让我等请您过去帮忙。”

    岳子然微微颔首示意,梁子翁知道自己命悬一线,便配合的说道:“你们先过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稍后赶到。”

    他是王爷客人,兵丁自然不敢硬来,见他答应要去,便全部退却赶往后花园去了。

    岳子然放下剑,笑道:“这就对了嘛,你看这里还留下不少蛇血酒和蛇肉呢,绝对够你享受和增进功力了,补的太多了反而不好。”

    黄蓉白了他一眼,知晓他这是在强词夺理。

    梁子翁也明白,不过这人剑法比自己厉害许多,取走自己xing命易如反掌。

    算了,有的总比没有的强,心中想着梁子翁便走到酒坛前,抱起来便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岳子然在一旁“啧啧”的摇头,连说几声可惜:“这么美味的酒,你竟然不懂品尝牛饮而尽,简直是暴殄天物。”

    梁子翁正心情郁闷,不理他,又连吃了几块蛇肉,嚼起来的动静非常大,似乎是把那蛇肉当成了在场的某人。

    “对了。”相对来说,此时陷入“可惜”中岳子然来说,黄蓉要靠谱许多,“你将王道长疗伤需要的药都给我们抓取一些。”

    “对,对。”岳子然终于想起还有个受伤的老道士。

    形势逼人,梁子翁只能依言抓了,甚至不敢弄虚作假,包好后交到了岳子然手上。

    岳子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你这里还有什么其他好东西没?”

    梁子翁一惊,忙摇头:“没有了,没有了。”

    见这老头被欺负的够惨,黄蓉便推了岳子然一把。

    他只能叹息说道:“没有就没有吧,那我们走啦。”

    “嗯。”梁子翁点点头,心想莫非还想让我说声不送不成。心中想着走动了几步,步伐已然踉跄不稳。

    “哈哈。”岳子然扭过头正好看到,幸灾乐祸的说道“我说过酒不能够喝那么急吧,还有你这酒量得练练啊。”

    “走啦。”黄蓉推了他一把,出了房门见四周没人,两人径直上了房顶。

    岳子然指着后花园,那里隐隐有打斗声,说道:“黑风双煞就在那里,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打起来了,走,看看热闹去。”

    黄蓉也正好想见见判出桃花岛的两人,便没有出言反对,两人摸黑潜进了后花园。

    屋内的梁子翁宝蛇被抢本就如丧考妣,此时酒jing迷糊了头脑,更是不顾形象的嘤嘤哭泣起来,末了还用筷子夹了一口蛇肉,先哭诉一句“我的宝蛇啊”,接着又惊叹道:“当真好吃。”

    只是伸手去抓起酒坛倒酒时,那酒液只能用滴计算了。

    “那个天杀的小贼……”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