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将那酒坛取过来,放在蝮蛇旁边,又四周瞅了一番,才在角落中翻出一个砂锅来,找水刷干净,对黄蓉说道:“今天你不用动手,让我来。以前做乞丐的时候,没少在野外吃蛇,尤其是在襄阳的时候,一度我以为自己吃腻了呢,没想到现在却是非常的想念。”

    黄蓉见他当真在赵王府便要吃了这条蛇,便也不再劝他和站着了,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看着他忙碌,过了一会儿,看着竟然有些痴了。

    她认识的岳子然懒惰、贪吃、好酒,干什么事都是漫不经心,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兴致勃勃的去做一件事情,虽然这事情不怎么地道。

    岳子然找了个火盆起了火,将砂锅的水加热,席地而坐慢条不紊的将食材作料添加到砂锅中,嘴中兀自有趣的说道:“告诉你,现在是好的,有了这么多的食材作料。以前我在野外抓到一条蛇,都是胡乱煮了能吃就成。饶是那样,吃着都津津有味。可惜老乞丐走的早,这些好吃的他吃不上喽。”

    将作料都放完,岳子然伸手要去取那蝮蛇。

    孰料,蝮蛇刚好苏醒过来,蛇口中伸出一条分叉的舌头,再次向岳子然扑来。

    “这畜生。”岳子然并不慌张,嘴中嘟哝了一声,左手如闪电,抓住它的七寸。

    “蓉儿,扭过头去。”他扭头吩咐。

    待黄蓉依言而行后,一匕首刺了下去,径直将那蝮蛇毙命,流出来的血全部倾倒在那坛烈酒中。

    黄蓉顿时闻到屋子内充满了一股子的腥臭,忍不住遮住了鼻子。

    岳子然待蝮蛇不挣扎之后,才腾出手来,扔给黄蓉一个瓷瓶,说道:“闻一下这个,欧阳克那里拿来的,专克制蛇的腥臭。”

    将蛇血全部放完后,岳子然才开始收拾这蝮蛇,剥皮抽筋取胆,手段熟练的很。待将白se的蛇肉全部切成一片一片,放到砂锅中煮了一会儿后,屋子中的蛇腥味终于减弱了,被一种浓香所取代。

    岳子然尝了一口,说道:“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这勉强也算是一个蛇肉火锅啦。”说罢又从包裹中取出一些碗筷,递给黄蓉,兴致勃勃的说:“你尝尝。”

    黄蓉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岳子然处理的很干净,丝毫蛇肉腥味不沾,融入了很多上好食材作料的味道,吃起来很是可口。“还可以。”黄蓉以一个行家的口吻点评道。

    岳子然又看了一眼蛇血酒,从包裹中取出一些饴糖和蜂蜜,倒入酒坛中,搅拌了一番并解释说:“这些东西去蛇腥最为有效。”

    “你准备倒挺充分的。”黄蓉又吃了一口蛇肉,赞了一声:“这种即热即吃的法子,吃起来味道真不错。”

    “那是我手艺好。”岳子然又递给黄蓉一碗蛇血酒,想要让她尝尝,黄蓉却是宁死也不喝,岳子然没辙,只能自饮起来,末了还颇为可惜的说道:“早知道独自一人饮酒,我们应当牵马过来的。”

    他们这边正吃着。被岳子然敲晕的那位仆从冻着醒转过来,想起被那华衣公子敲晕之事,又见同伴不知所踪,顿时紧张起来。他一面大声叫喊:“有贼啊,有贼啊!”一面忙奔到香雪厅中向王爷禀告。

    王妃被掳走,完颜洪烈若说着急是不可能的,但对于一个有志于逐鹿天下的王爷来说,有很多事情却比寻回王妃更为重要。

    现在西夏与蒙古联盟不断入侵大金,尤其是那铁木真,如鲠在喉,让他食不安寝不宁,而汉人此时又在山东地界儿拉大旗造起了反,大金国此时就像一个被虫蛀的大树,随时有倒下的危险。

    “哼,尤其是那西夏李遵顼,被铁木真不断的压榨和威胁,惹的国内天怒人怨,竟然还打着我大金的主意。”完颜洪烈暗自想到,“《武穆遗书》!当年岳家军何等雄壮,挽宋于危难之中,我若能够得到那部兵书,即使铁木真亲征也能够打的他丢盔弃甲。至于山东反贼,更是蝼蚁。”

    忽听得“有贼啊,有贼啊”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唤回神来,他故作镇定的对在座的高手说道:“藏岳飞遗物的所在,自然非同小可,因此这件事说它难吗,固然也可说难到极处,然而对在座的各位有大本领的朋友看来说,却又容易之极。它便是藏在南宋临安大内之中……”

    那仆从奔了进来,气急败坏的向王爷说道:“王爷,府中遭贼了,就在那府中后院内。”

    完颜洪烈皱着眉头问:“具体怎么回事?”

    仆从便将先前遇见岳子然的事情都说了。

    “从你昏过去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完颜洪烈问,至于仆从描述的华衣公子的模样,他是不认识的,显然便是不速之客了。

    “估摸着有一个多时辰了。”仆从回道。

    “是他。”彭连虎、梁子翁和欧阳克却是认得这个煞星的。

    梁子翁看了受伤的灵智上人一眼,拱手对王爷说道:“王爷,那道士被灵智上人打伤,需要血竭、田七、熊胆、没药这四味药,才能调养过来。白ri我们将中都所有药铺内都扫了个遍,想必今晚这人便是过来偷药的。”言罢,站起身子便想带着众多高手去自己的住处。

    欧阳克嗤笑一声,说道:“参仙,对方若是取药的话,现在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想必早就走了。”

    梁子翁站定身子,自然明白欧阳克说的不无道理,不过他担心对方会顺手牵羊,拿了他旁的什么贵重的药物,急切的想要回去仔细查看一番。

    “不管如何,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仔细查探一番的好。”完颜洪烈最后拍板说道,却没有劳烦这些高手,而是命令兵丁将府内仔细的搜查个遍。

    这里事情已经谈定,梁子翁告罪一声,带着童子匆匆向自己的住处跑去。

    其他人望着他的身影,嘿嘿一笑,彭连虎开口道:“这参仙老怪是怕贼人把他其它好东西也顺走吧?”

    欧阳克随口回道:“以那人的xing格来说,还真有可能。”

    “怎么?”灵智上人双目微张,脸如金纸,受伤并不比王处一轻,诧异的抬头问:“欧阳公子也在那小子的手上吃过亏?”

    “没,没有……”欧阳克反应过来,急忙否认,“只是我叔父提到过他的xing子罢了。”

    其他人听后暗自撇嘴:“骗鬼呢,从仆人描述中便能认出那人,怎可能只是听说过。”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