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可难了。”岳子然说道,“药在梁老头那儿,本来我们可以直接去捉蛇顺便拿药的。但是现在我们不懂药理,药方也没拿,可没法给老道士抓药了。”

    “哎,失算了,失算了。”岳子然拍了拍额头,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喂,你做什么?”黄蓉惊讶,但为时已晚,那两人已经发现了岳子然。

    不过岳子然一身华贵貂裘,面带笑容仪态大方,着实不像做贼的样子,所以那两仆人先是齐声问了句什么人,待见到岳子然模样后,并未大声呼叫,而是恭敬的问:“不知公子是?”

    “哦,我是你们王爷请过来的客人,先前在后院乱转的时候迷路了。我说,你们这王府真够大的。”岳子然面不改se的说道。

    “那是,当今皇上最疼我们王爷,所以赏赐的宅子也是众多王爷中最大的。”一人躬身说道。末了,他又疑惑的问:“不知公子是王爷请来的哪一位客人,王爷正在香雪厅待客,人不是已经齐了么?”

    “你不知道?”岳子然故作讶然,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凑到他们灯火前去,“你们看这个……”

    两仆人凑上前去,岳子然随手抡起打狗棒,敲晕一个,另一个仆从未反应过来,待要喊时,已经被岳子然掐住了喉咙,喊不出声音来啦。

    “想不想死?”岳子然问他。

    仆从早已吓的五魂失去了四魂,想摇头奈何被岳子然制住了。

    “想的话就眨眼。”跟上来的黄蓉说。

    仆从忙拼命的眨眼。

    “知不道梁老头在哪儿住?”岳子然又问。

    仆从眨眼。

    去梁子翁住处前,黄蓉踢了倒下的仆从一脚,问岳子然:“他怎么办?一会儿就要苏醒过来啦。”

    岳子然笑道:“苏醒过来更好,别理他。”

    于是两人便由一名仆从带着,在王府中前行。路上也碰见了其他仆从,不过都被岳子然避过了,那仆从命门被岳子然捏着也不敢呼救。

    一路上通过打探,岳子然了解到,现在完颜洪烈正在香雪厅宴请欧阳克、受伤的灵智上人、千手人屠彭连虎以及参仙老怪梁子翁四人,至于侯通海、沙通天则随小王爷捉拿杨铁心等人去了。

    “他们在商量什么事?”黄蓉问。

    岳子然自然知晓他们在商量盗取《武穆遗书》的事情,想必这仆从是不知晓的。

    熟料,仆从的答案却与他想的不同:“我先前过来时,听人禀告王爷说山东汉人造反了,想来应该是商量对付反贼的计策吧。”

    岳子然心中一个机灵,与黄蓉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这是曲嫂他们动手了,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今年夏秋灾荒不断,冬天眼瞅着是熬不下去了,此时造反还能不被饿死,自然是一呼百应了。

    不过岳子然也有些担心,若这完颜洪烈派高手暗杀起义军首领曲嫂等人的话,怕这星星之火未等燎原便已经熄灭了。

    正想着,梁子翁的住处便到了。梁子翁xing喜僻静,居处指定要与别的房舍远离,所以此时绝难见到其他仆从。

    两人也不用隐藏行迹,岳子然直接用一根细丝便将梁子翁的房门撬开了。

    黄蓉诧异,说道:“你还有这门手艺?挺熟练的嘛。”

    岳子然得意一笑,说:“人要在江湖漂,这点伎俩不会怎么能行。”

    两人说着踏进房门,顿觉药气冲鼻。岳子然将那仆从用麻布塞住嘴,双手反绑了敲昏,扔到一个角落,点了灯,才见桌上、榻上、地下,到处放满了诸般药材,以及大大小小的瓶儿、罐儿、缸儿、钵儿。

    “看来梁老头喜爱调弄丹药,虽在客中,也不放下这些家伙。”黄蓉说道。

    岳子然点点头,瞅了瞅那一排排药材,只见瓶罐箱箧上面画的都是些弯弯曲曲的符号,竟无一个文字,为难的说道:“这上面文字都没有,看来即使我们拿药方来也是没辙的。”

    “那怎么办?”黄蓉问。

    岳子然乐观的很,四处翻找着什么东西,开口说道:“没事,一会儿梁老头自己就跑回来啦。”

    说完这话,他便找到一个竹篓,惊喜道:“找到啦。”说着揭开盖子,果见一条殷红如血的大蛇正在吐着信儿,颇为jing惕的抬起头盯着岳子然。

    黄蓉看了一眼,颇觉恐怖,惊疑不定的问:“你确定要吃它?”

    岳子然伸出手指在竹篓上方撩拨着蝮蛇,口中说道:“那当然,放心,丐帮弟子杀蛇最有一套啦。”话音刚落便见那蝮蛇张开大口,向岳子然脸上扑来。

    “呀。”黄蓉惊叫一声。却见岳子然左手伸出两指,准确敲在蝮蛇三寸之处,让它昏了过去。

    “死了吗?”黄蓉问。

    “没呢。打七寸才能致命,三寸只是让它昏过去罢了。”岳子然说着将那蛇提了出来。

    “现在怎么办?”

    岳子然四周打量了一番,可惜一声:“这梁老头宝贝不少,可惜我们不认识好货。现在我们只能等梁老头回来为我们取药啦。”

    “我是说这蛇。”黄蓉白了他一眼,“这么大,你要随身扛着?”

    “当然不是。”岳子然嘻嘻笑着,从黄蓉颇为好奇的包裹中拿出一堆食材作料来,还有一只大碗:“我们现在就把这它吃了。”

    “你!”黄蓉无话可说,末了问:“我们真的是来盗药的吗?”

    “怎么能说是盗呢,是共同享用。”岳子然摇摇头,取出匕首要为蝮蛇放血,“梁老头和七公老人家关系那么好,再者说,梁老头蛇养这么多年,我们把蛇盗走都吃了,着实不落忍。不如大家一起享用呢。”

    “你不会把这蛇血直接喝了吧?”黄蓉皱着眉头,有些不喜。

    岳子然思索半天,着实想不出其他法子来,末了扭头问黄蓉:“你有好的法子没?”

    黄蓉摇摇头。

    “既然如此,”岳子然摆摆手,一副我有主意的样子“你放心,我有经验。”说罢在梁子翁坛坛罐罐中一阵翻捡。

    “咦?”岳子然突然在一个架子上翻到一本书籍,随手翻开来,顿时“啊”的一声愣住了。

    “那是什么?”黄蓉有些诧异,问道。

    “没,一本武学秘籍。”岳子然忙回过神来,却没有解释那是什么武学秘籍。

    黄蓉对那条蛇很是惊惧,所以也没有察觉到岳子然的异样,只当是些平常剑谱之类的东西。

    岳子然将秘籍塞到近身包裹中,又是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一口大罐子,刚打开便是一阵酒香扑鼻。

    “找到啦。”岳子然喜道。

    “什么?”黄蓉问。

    岳子然轻尝了一口,说道:“梁老头泡药酒用的烈酒,正好可以将蛇血融入其中,不仅可以杀菌,而且美味。”

    黄蓉不知什么是“杀菌”,但却对岳子然万事都要扯到酒上的xing子颇感无奈。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