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一行人在中都一家客栈包了一座院落,有阁楼,池塘,天井,此时落满了雪花。站在临街的阁楼上,通过雕栏可以看到街道上,在漫天的雪花中来来往往穿梭不已的人群,景se与杭州城下雪时的场景无异,但统治者却是换了人。

    黄蓉将银子都收妥帖之后,才张口问岳子然那道士是谁。岳子然也没有隐瞒,详细的将刚才出去喝闷酒时候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她述说了一遍。

    黄蓉听后对杨铁心的平生遭遇唏嘘不已,又问道:“那小王爷既然是汉人,为何不跟了他亲生父母走?”

    “傻丫头。”岳子然将茶一饮而尽,叹道:“在这世上,名利权势是很多人都想得到的东西。这东西就像喝酒一样,一旦上瘾了,不是说戒便可以戒掉的。”

    黄蓉点头,犹豫的看了岳子然一眼,吞吞吐吐的说:“你刚才撇开我独自去喝闷酒,是不是因为梅超风和陈玄风是我们桃花岛的人,所以你生我气啦?”

    岳子然一愣,走过去拥住黄蓉,捏一下她的鼻子,轻声笑道:“这丫头当真是傻了,瞎想些什么。我与黑风双煞的事情根本与桃花岛无关。就像老乞丐死之前说的,这世间的事情有因便有果,当初陈玄风一身伤痕,半身残疾是我做的,所以才有了他们对乞丐的疯狂报复,说起来,丐帮弟子的死,我的罪孽也是很大的。”

    “那我们晚上去找黑风双煞为老乞丐报仇好不好?”黄蓉在岳子然怀中抬起头,眨着有神的眼睛问。

    “我不知道。”岳子然摇了摇头,站起身子,踱步到红se雕栏处,遥望雪中的中都。“你不想知道陈玄风是如何受伤的吗?”

    “你若是想说了,自然会告诉我的。”黄蓉靠在栏杆上,头向上仰,片片雪花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那时我离开老乞丐的时间并不长,虽然跟随一些人学了些武艺,但想要复仇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我遇见了黑风双煞,那时他们已经开始拿人练功了,但因为我乖巧并且刻意讨好他们,所以他们并没有杀我,反而带上我在江湖上游荡。”

    “我本想随他们学一些工夫的。奈何当时因为他们行事狠辣乖戾,被江湖人士追杀,整天东躲xizang,仅有的时间都自己去练《九yin真经》上的功夫了,哪还顾得上我。我当时报仇心切,内心不免也变的有些狭隘起来,脑海中便起了盗取《九yin真经》的念头。”

    “我其实知道黑风双煞拿的《九yin真经》只是下部,并不能学。不过,我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xing子,没见到那部经书之前,我总认为还有其他法子可以学习这下部经书上的功夫,不一定非得如黑风双煞那般残忍嗜杀。”

    “后来,我终于瞅准一次机会,在他们食物中下了毒,陈玄风被毒翻过去了,梅超风那次却是刚好外出练功,遇见了仇人,没有在吃饭时间回来。我知道那经书被陈玄风刺在了胸膛上,所以用匕首……”

    说着见黄蓉脸se微变,岳子然便住了口,不再详细说下去,只是潦草说道:“那次施毒,因为我胡乱使用,导致陈玄风双腿残废,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后来盗取那经书以后,苦思多ri,终究不得其法,除非也如黑风双煞那般修炼,否则这下部经书上的武功是绝对难以练成的。”

    其实还有些话岳子然没有说,他在取了经书,连夜逃脱梅超风追杀后,也曾试着用人的法子练九yin白骨爪,只是在最后关键时刻,在一场冷雨中,他住手了……

    “后来,我在襄阳客栈中又被梅超风掳去了,她本想是取走经书,然后让陈玄风亲手杀了我泄愤的。不过在最后关键时刻,遇见了被你爹爹驱逐出桃花岛的陆乘风,他纠集了一批江湖人士来找黑风双煞寻仇,我也趁机逃脱了。”

    “所以仔细说来,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住黑风双煞,而他们在知道老乞丐身份后也恭敬的将他送出了王府,所以报不报仇,杀不杀黑风双煞,我当真是想不清楚了。”

    “再说。”岳子然那这时笑了起来,“如果我现在杀了黑风双煞,你爹爹会不会怪我杀了他徒弟?”

    黄蓉摇了摇头,得意的说:“有我在,爹爹绝对不敢和你为难的。”

    岳子然拉着黄蓉坐下,亲昵的抓着她的受,打趣道:“蓉儿果然是最厉害的。”

    此时阁楼中间起了火盆,一壶米酒温了起来,王处一还在白让与孙富贵的伺候下运功疗毒。所以阁楼上难得的清静,两人看着雪花在越下越大,染白了屋顶,挂满了树梢,又想起了第一次杭州城下雪时,曾经说过的那一番定情话。

    黄蓉从岳子然怀中抬起头笑道:“我唱个曲儿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岳子然欣然点头。

    黄蓉微微侧过头,望着窗外雪景,斜倚在他怀里,一缕清声自舌底吐出:“雁霜寒透幙。正护月云轻,嫩冰犹薄。溪奁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觏妆难学。玉肌瘦弱,更重重龙绡衬着。倚东风,一笑嫣然,转盼万花羞落。寂寞!家山何在:雪后园林,水边楼阁。瑶池旧约,麟鸿更仗谁托?粉蝶儿只解寻花觅柳,开遍南枝未觉。但伤心,冷淡黄昏,数声画角。”

    她清音娇柔,低回婉转,岳子然听着便不自禁的心摇神驰,意酣魂醉,待她唱罢,俯首在她嘴唇上轻点,笑道:“没想到黄姑娘还有这本事,以后一定要多唱才是。”

    黄蓉低声道:“这是辛大人所作的‘瑞鹤仙’,是形容雪后梅花的,我爹爹最喜欢辛弃疾的诗了,说他是个爱国爱民的好官。北方沦陷在金人手中,岳爷爷他们都给jian臣害了,后来的官宦中只有辛大人还在力图恢复失地。”

    岳子然握着柔荑轻笑:“怎么?黄岛主还有这等家国情怀?我以为你爹爹只呆在桃花岛,两耳不闻其他事呢。”

    黄蓉拧了他腰间软肉一下,说道:“我爹爹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天下大事没有他不知道的。”说着又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了岳子然的手掌,低声道:“现今我什么都不怕啦。就算爹爹不要我,你还会陪在我身边是不是?”

    “当然,我们以后还要生六个孩子呢,名字我都想好了。”

    “叫什么?”

    “桃谷六仙,然后分别叫桃根仙、桃干仙、桃枝仙……啊,你干嘛又掐我?”

    “活该。”

    (童鞋们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更了,这周一共欠下两章,会在周六,周ri补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