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颜康这时清醒过来,对灵智上人等高手吩咐道:“快拦住他们,把王妃救回来。”

    “是。”三人应声,刚要动手便见岳子然又折返回来。冲到郭靖面前,问道:“你是郭靖?”

    “是?”郭靖木讷的应了一声,刚才这一切事情发生的都太突然了,他绝对没有想到看一场比武,便会遇到自己父亲的至交好友杨叔父。

    “那你一定是郭啸天之子啦,你可认识那杨铁心?”岳子然说着指了指杨铁心远去的方向。

    “是。”郭靖反应过来,应了一声便想问岳子然这是怎么回事,却见岳子然直接将他拉过去,说道:“你这马匹脚程快,快去载上你杨叔父往南跑,等什么时候到了大宋便安全了。”

    岳子然说完又扭头对王处一道:“老道士,事情你想明白没,现在我们两个来断后如何?”

    “好。”那王处一应了一声,当即便上前拦住了灵智上人。

    郭靖见岳子然没时间与自己解释,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当即便骑上小红马向南奔,找杨铁心去了。

    完颜康这时早已经退却,岳子然估计是回去找完颜洪烈搬兵拿主意去了,所以现在只要拖住这几个对杨铁心有威胁的人,让杨铁心等人安全出了城,相信以小红马的脚程,大金国怕是拿他们无可奈何了。

    岳子然当即拦下侯通海和彭连虎,至于那梁子翁却是在见岳子然出手以后,便偷偷的退却溜走了。在他看来,遵小王爷号令是为了钱财之物,但若得罪洪帮主弟子的话,指不定自己还要受多少罪呢。

    这边彭连虎见岳子然拦下了自己与侯通海两人,即不着恼也不与岳子然动手。只是将判官笔收入腰间,走近岳子然身前,笑吟吟的道:“公子是洪帮主亲传弟子,想必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啦,幸会幸会。”说着伸出右手,掌心向下,要和岳子然拉手。

    “嘁”岳子然心中发出不屑,自然知道这又是彭连虎暗算人的那一套,当即也不拆穿他,只是将打狗棒换到右手,伸出了左手,与彭连虎的手掌搭在了一起。

    两人手刚搭上,彭连虎便是目光一缩,桀桀的笑了起来,接着手上一紧,要将自己的独门利器毒针环上的毒针刺入岳子然的手掌。

    不料他的手掌却先是感到一阵疼痛:“啊。”他痛呼一声,急忙撒开岳子然的手,却见在对方手中,此时正有一根银针,上面还沾有血珠。

    “哎呀。”岳子然故作惊讶,赶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上中都来时,我师父怕我会遇到一群毒蛇攻击,所以专门给了一套毒银针伺候他们,却不知道这银针怎么跑到我手掌里来啦,哎呀,罪过,罪过。”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来,说道:“前辈,这是解药。来,我为您敷上。”

    那彭连虎先前还当着岳子然是故意算计他的,此时见他忙着道歉,话也不多说便拿出一个瓷瓶要为自己敷药,顿时也没多打量手上伤口,戒心放下了很多。

    不过,他是**人物,yin死过不少人,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现在两人还是对手的情况下,当即伸出左手,说道:“还是让我自己来敷吧。”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也好,不过这药一会儿您可得还给我。”说着递了过去。

    彭连虎接过瓷瓶,打开瓶塞细嗅一番,只觉清香扑鼻,隐隐之中还有麝香之类的味道,以他多年经验判定这不是毒药,熟练的敷了上去,拿着瓷瓶问:“这敷一次便好了吗?”

    “不错。”

    彭连虎却是不信,想一会儿还要翻脸呢,现在不如收了,说着便将药收了起来,喝道:“小子快让开,不然彭爷爷对你不客气啦。”

    岳子然还不着恼,只是说道:“小子还不知道您的名讳呢?”

    彭连虎一愣,但先前岳子然袭击完颜康一击时,让他们吃了暗亏,知道这小子厉害,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的好。当即回答:“千手人屠彭连虎,小子怕了没?”

    “幸会,幸会,我师父可是常提到您的。”岳子然说着如彭连虎先前一把,伸出左手,掌心向下,要和他拉手。

    彭连虎前番没有得手,反而吃了亏,正心中郁闷呢,此时见岳子然伸出了左手,在仔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银针之后,才心中嘿嘿冷笑,将手搭了上去。

    他刚握紧手要用那毒针,又察觉到手掌一阵剧痛,惨呼一声急忙拿开,便又见到岳子然手掌上有一根银针。

    “臭小子你耍我。”彭连虎开口怒骂,并再次将那药拿出来,为自己敷上。

    岳子然故作无辜,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这银针怎么又跑到左手上去了。”又拿起右手,嘻嘻笑道:“老彭,要不我们换只手?”

    “哼。”彭连虎抖了抖衣袖,愤怒的脸突然却是变了,举起右手,只觉伤口处颇为瘙痒,先前第一次敷药的伤口处,此时竟然在慢慢转黑。

    “这是怎么回事?”彭连虎惊怒的问岳子然。

    岳子然扫了一眼,故作讶异,又拍了拍自己脑袋,长叹一声:“唉,老了,脑袋不中用了,却是拿错药给老彭了。”说完又从怀中掏出两瓶药,比较一番后,递给彭连虎:“是这瓶,这次错不了。”

    彭连虎惊疑不定,但还是拿过来,再次问岳子然:“你确定?”

    岳子然拍了拍胸脯,说:“绝对错不了。”

    那彭连虎又查看一番,这次药却是有股草药味,但他对药理不通,却整不清楚这是什么药。唯一jing通药理的梁子翁此时却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喂,老彭,你再不快点敷药,一会儿神仙可也救不了你啦。”岳子然在一旁说道,同时盯着侯通海,不让他去追人。

    彭连虎此时感到手掌一阵钻心的痛,更是在逐渐变黑,流出来的血也变的腥臭。

    “拼了。”彭连虎暗道一声,“大不了把这条胳膊砍了,今天栽到这个煞星的手里,算我倒霉。”想完,便打开瓷瓶,将药沫儿一股脑儿洒到了手掌伤口处。

    “啊。”这次的药似乎有腐蚀xing,让他的伤口扩大,黑se的血也流了出来。

    “这是什么药?”彭连虎彻底怒了,“你又骗我,我杀了你。”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