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盘子中的汤汁顿时将那公子的衣服染出了一大片污渍,加之他那因痛扭曲的脸庞,顿时变的狰狞难看起来。

    “是谁,是谁?”那公子冲着周围人群怒吼道。

    无人应他,只有他的随从涌将上去将他扶住。

    那仆从中有三个相貌奇特之人。一个身披大红袈裟,头戴僧帽,是个藏僧,想来便是灵智上人了。另一个中等身材,满头白发如银,但脸se光润,打扮非道非俗,正是梁子翁、。至于最后一个五短身材,满眼红丝,却是目光如电,上唇短髭翘起的人必然是彭连虎了。

    他们三个与救下郭靖的灰衣道人对峙,同时不住地的打量周围的人影,想要找出投掷盘子的那一位。

    救下郭靖的那道人对三头蛟侯通海说道:“足下可是威名远震的前辈,怎么能够趁人之危,对付一个晚辈?”

    那侯通海自知理亏,所以只是瞪了郭靖一眼,却没有理会道人的问话。

    倒是那护着公子的千手人屠彭连虎,他与鬼门龙王沙通天向来交好,互为奥援,大做没本钱买卖,所以对沙通天师弟侯通海照顾许多,抱拳为他解了尴尬,问道:“是侯兄弟鲁莽了。在下在此替他向这位小兄弟请罪了。”客气过后,又问:“还请教道长法号。”

    那道人并不答话,伸出左足向前踏了一步,随即又缩脚回来,只见地下深深留了一个印痕,深竟近尺,这时大雪初落,地下积雪未及半寸,他漫不经意的伸足一踏,竟是这么一个深印,脚下功夫当真惊世骇俗。

    彭连虎心头一震,当即猜出了这道人的身份:“道长是人称铁脚仙的玉阳子王真人吗?”

    那道人道:“彭寨主言重了。贫道正是王处一,‘真人’两字,决不敢当。”

    王处一微微一笑,向郭靖一指,说道:“贫道与这位小哥素不相识,只是眼看他见义勇为,奋不顾身,心下好生相敬,斗胆求各位饶他一命。”

    彭连虎听他说得客气,心想既有全真教的高手出头,只得卖个人情,当下抱拳道:“好说,好说!”

    正在这时,突然西边一阵喝道之声,十几名军汉健仆手执藤条,向两边乱打,驱逐闲人。众人纷纷往两旁让道。只见转角处六名壮汉抬着一顶绣金红呢大轿过来,只听有仆从喊道:“王妃来啦!”

    那公子皱眉骂道:“多事,谁去禀告王妃来着?”说着便要披上长衣,脱离出去。

    “事情可不能这么完了。”突然一个声音从另一旁传过来。

    众人扭头看去,便见一位公子,手中拿着一根碧绿的棒子,一身素衣,不紧不慢的走进场子中来,正是岳子然。

    那公子只是看了岳子然一眼,不想理扭身要走,却又听岳子然开口道:“我说过了,这事情不算完。”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岳子然的身上。

    “岳公子?”穆易冲岳子然打了一声招呼,心中充满惊讶,着实没有想到岳子然当真会出现在这大金的中都。

    穆念慈则是没有想其他,喜滋滋的冲岳子然打了一声招呼。

    岳子然点点头,对穆易说道:“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怎么,你们没有去找全真教的牛鼻子老道吗?”

    穆易尴尬的看了还站在场子中的王处一一眼,说道:“我们上了一趟终南山,不过全真教丘真人等道长远游去了,唯有郝真人在闭关。”

    岳子然了然,对王处一轻说道:“全真教的牛鼻子老道果然不是很厚道啊。”

    那王处一不知穆易的身份,自然也不知道岳子然在穆易的事情上,对丘处机乃至全真教有很大的成见,所以疑惑的开口问道:“这位公子何出此言?”

    岳子然看着王妃的绣轿抬到比武场边,随口道:“十八年前,牛家村惨案。”

    他这话音刚落,便听郭靖和那绣轿中同时发出两声惊讶。岳子然心中自然明白是为何,却毫不在意,继续说道:“丘道长视那牛家村中郭啸天、杨铁心兄弟为知己,又找到了杨家后人,为何没有想过为他们报仇呢?”

    王处一恍然大悟,但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只是听丘处机说起过,具体事情内幕、凶手、报仇这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所以不便搭话,只是心中暗想,莫非这为中年人与牛家村惨案有关?”

    那公子却不知道岳子然说的事情与自己有关,见他们正说的热闹,便转身要去轿子那儿侍候自己母亲。

    却不料岳子然转身伸出打狗棒,径直打向那完颜康,口中喊道:“说过了,事情还不算完呢。”

    “保护小王爷。”灵智上人与彭连虎急忙喝了一声,伸手要抵挡住岳子然的这一攻击。却不知道岳子然虽没有用剑,但这打狗棒却是使得剑的招数,一牵一引,在两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跃了过去,一棒子击在完颜康的胸膛,让他仰头跌倒在了地上。

    “大胆。”小王爷的仆从顿时惊恐起来,生怕小王爷折了什么手脚,被怪罪到自己身上。

    岳子然却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未动手的梁子翁:“看来你还记着这根棒子,近些年来头发长出了不少,没在干采yin补阳之类的荒唐事吧?”

    梁子翁身子一阵抖动,显然七公拔头发那事在他心中留下了很大的yin影。他惊惧的望着四周,急忙的摆手道:“不敢,不敢,自从七公他老人家教导我之后,我绝没有再犯了。”

    “嗯。”岳子然点点头。

    其他人此时也主意到了那根打狗棒,王处一先开口问:“你手中可是丐帮圣物打狗棒?洪帮主是你什么人?”

    “是我师父。”岳子然应了一声,抬脚向小王爷走去,却被他的仆从以及灵智上人等人挡住了。

    彭连虎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大金中都,即使洪七公到这里来了,也是不敢对小王爷这等皇室帝胄肆意妄为的。”

    岳子然挑眉,无所谓的说道:“我只是想问他几句话而已。”

    “什么话?”完颜康惊怒的在仆从扶持下站起身子来,盯着岳子然。

    “我丐帮失踪的百位弟子是不是你掳进赵王府后院的?”岳子然眯着眼睛问。

    完颜康心下一沉,先前他听到此人是丐帮帮主弟子后便已经有所顾忌,此时被当面问质问,便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但这件事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

    “不是。”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