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公子笑道:“切磋武艺,点到为止,你放心,大不了我再给你们些银两便是。“说着又从手下手中拿出几锭银元宝,放入木盘中。见穆易还在蹙眉犹豫,便笑道:“我赢了,这钱不要如何?”

    穆易有些为难。

    这时人圈中也有人叫将起来:“快动手罢。这么多银子呢,输赢都是你的,你还不动手,难道是傻子不成?”

    穆易父女生活拮据,说实话这些钱还是让他们很心动的。此时见围观的群众都轰笑起哄起来,穆念慈便皱着眉头,含嗔不语,脱落披风,向那公子微一万福。

    那公子还了一礼,笑道:“姑娘请。”

    穆易心道:“这公子爷娇生惯养,岂能真有甚么武功?尽快将他打发了,让念慈早ri脱身。”于是又说道:“那么公子请宽了长衣。”

    那公子微笑道:“不用了。”

    旁观众人见过穆念慈的武艺,心想你如此托大,待会就有苦头好吃;也有的说道:“穆家父女是走江湖之人,怎敢得罪了王孙公子?定会将他好好打发,不敬他失了面子,而且还能够得到不少钱财。”

    穆念慈道:“公子请。”

    那公子衣袖轻抖,人向右转,左手衣袖突从身后向穆念慈肩头拂去。穆念慈见他出手不凡,微微一惊,俯身前窜,已从袖底钻过

    怎知那公子招数好快,穆念慈刚从袖底钻出,他右手衣袖已势挟劲风,迎面扑到,这一下教她身前有袖,头顶有袖,双袖夹击,再难避过。穆念慈只能左足一点,身子似箭离弦,倏地向后跃出,这一下变招救急,身手敏捷。

    让周围的人看了顿时不住的叫好。

    那公子也是一阵意外,但很快反应了过来,踏步进招,不待她双足落地,跟着又是挥袖抖去。

    穆念慈在空中扭转身子,左脚飞出,径踢对方鼻梁,这是以攻为守之法,那公子只得向右跃开,两人同时落地。

    那公子这三招攻得快速异常,让穆念慈不禁对他另眼相看。

    两人满场游走,很快又斗在了一起。只是那公子满脸笑容,似乎并未用尽全力,而穆念慈却已经所有招数使尽,黔驴技穷了。

    那公子见穆念慈没有了后招,又比了一番之后,顿觉无趣,注意力自然是不再那么专注了。而就是这一失神,穆念慈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两下一夺,嗤的一声,扯下了半截。

    穆念慈向旁跃开,把半截袖子往空中一扬,看了那公子一眼,示意这一局算是他落了下风。

    穆易叫道:“公子爷,我们得罪了。”转头对穆念慈说道:“这就走罢!”

    那公子吃了亏,丢了面子,却是不愿就此罢手,沉声喝道:“可还没分了胜败呢!”说着双手抓住袍子衣襟,向外分扯,锦袍上玉扣四下摔落,将长衣抖落下来,扔给场下的仆从。他左掌向上甩起,向穆念慈一掌虚劈过来,一股凌厉劲急的掌风将她的衣带震得飘了起来。

    郭靖看的出来,这一下这公子可是显了真实功夫啦。

    这时那公子再不相让,掌风呼呼,招式狠辣,打得兴起,穆念慈难以近他身。

    穆易也早看出双方强弱之势早判,怕再打下去会生事,便叫道:“念慈,不用比啦,公子爷比你强得多。”连声呼叫,要二人罢斗。

    穆念慈见赢不了这公子,又听父亲叫声,便也没有了继续斗下去的兴致,转身要退。却见那公子忽地左掌变抓,随手钩出,已抓住她的左腕。

    穆念慈心中一惊,立即向外挣夺。那公子顺势轻送,穆念慈顿时立足不稳,要跌倒下去女。

    那公子急忙右臂抄去,将她抱在了怀中。

    便在这慌乱之间,穆念慈却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街道另一侧,拿着一根碧绿的竹棒,满脸萎靡的登上了那座酒楼。

    “是他。”穆念慈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

    旁观众人见这公子当街对姑娘轻薄,顿时起哄起来,乱成一片。岳子然却是没有jing神打量这边的事情,他一身孝服素衣,此时只想找些酒,浇浇愁。

    穆念慈一阵气急,怒道:“快放开我!”

    那公子笑道:“你叫我一声亲哥哥,我就放你!”

    那少女恨他轻薄,又怕被岳子然看见,用力一挣,但被他紧紧搂住,哪里挣扎得脱?

    穆易这时抢上前来,说道:“公子胜啦,请放下小女罢!”那公子哈哈一笑,仍是不放。

    “放开。”穆念慈一阵心急,竟就这样急着哭泣了起来。

    一旁的郭靖自小被江南七怪灌输了不少侠义情怀,此时哪里还忍耐得住?当下双臂一振,轻轻推开身前各人,走入场子,叫道:“喂,你怎么能这样做!快把穆姑娘放开。”

    那公子一呆,随即笑道:“呦,来了一个英雄救美的。”学的也是郭靖那般江南口音,手下一听都笑了起来。

    郭靖楞楞的也不知他们笑些什么,却见那姑娘脸se更急,泪珠子如断掉的珠帘一般落了下来,当即抢先一步施展擒拿手中的绞拿之法,左手向上向右,右手向下向左,双手交叉而落,一绞之下,同时去拿那公子的双腕脉门。

    那公子怒喝一声:“你找死吗?”却是一手抓住穆念慈手,不松。飞起右足,往郭靖下yin踢去。

    郭靖避开,双手奋力抖出,又攻了上去,这一次却是将那公子全身笼罩了。

    那公子虽然武功要比郭靖高处很多,但绝对不是一只手就可以对付得了郭靖的,所以只能松开穆念慈。不过心中却是恼怒郭靖坏了自己的好事,当下双掌齐出,重重打向郭靖的肋下。

    郭靖感到胸口一股劲风袭到,急忙后退,那公子却是不依不挠,招招狠厉,甚至用上了平时后院那两位师父不许轻易示人的招式。

    便在这时,一阵风紧,天上飘下片片雪花,街上有许多人叫了起来:“下雪啦,下雪啦!”岳子然被这声音吸引,扭过头来,看着空中片片雪花,有些出神,末了轻轻苦笑,将要到的一杯清酒一饮而尽。

    场下,比斗处。

    穆念慈自然看见了坐在窗户处的岳子然。

    但场上也斗到正酣处,她不能抛下救自己与困厄之中的年轻人不管。

    这时场下,忽听一人喊道:“臭小子,你在这里?”便见一位青脸瘦子啷啷一声,从背上拔出一柄短柄三股钢叉,纵身跃入场子。

    郭靖听得身后响声,回头一看,迎面便是三个肉瘤不住晃动,正是黄河四鬼的师叔三头蛟侯通海抢将进来,吃了一惊,当下腹背受敌有些不知所措了。一失神,给了那公子可乘之机,那公子双手成爪,跃上前去,凌厉一招直取郭靖头颅。

    那侯通海也是三股钢叉急袭郭靖的后背,将郭靖所有的后路都封堵住了。

    眼看郭靖要惨死敌手,穆易急声喊道:“小心。”

    穆念慈却是脑海中失去了主意,大声喊道:“岳公子。”

    在这一刹那之间,便见一道灰se人影倏地飞出,一件异样兵刃在空中一挥,卷住了侯通海钢叉。那人待要继续施手阻挡那公子时,便将一个白se还带着汤汁的盘子,径直打在了那公子的手爪上,让他发出了一声痛呼。

    (对不起大家,这一章本来昨晚是应该发布的,但被我忘记了……)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