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子?”陈阿牛走了出来,恭敬作揖。

    岳子然心下却有种不好的预感,直接问白让:“老乞丐在这里面?”

    “是。”白让刚应了一声,便见岳子然跃过众人头顶,进入了大殿。

    大殿内的乞丐众多,点着篝火,围在一个老乞丐身边。那老乞丐满头银发,脸上被岁月刻下深刻印记的褶皱,像一道道年轮,述说着他的苍老。此时,他的身上恶臭更甚,气喘更是吁吁,随时有断掉的危险。

    似乎冥冥之中,岳子然刚进入大殿,闭目的老乞丐便睁开了瞳孔散大的眼睛,将目光到了岳子然的身上。

    “钟安通。”岳子然轻声说道。

    “你识得我?”老乞丐含糊的问,目光却盯在了岳子然那根打狗棒上。

    二十多年,昔ri稚子的音容笑貌早已经改变,所以他并没有认出岳子然。

    “我是衡山,岳子然。”岳子然缓缓说道,眼圈变的微红和温热。

    老乞丐将死之人,早已将众多事情抛开了,惟独放不下岳子然这道心结,此时听他所言,却没有表现出太过的激动,只是脸se变的红润了起来,甚至有了力气将自己身子支撑着半坐。

    “你来了。”老乞丐慈祥的看着岳子然,就像在人群苦苦搜寻良久却找不到的故人,蓦然回首时,在灯火阑珊出发现了他,没有一丝意外,似乎本应该如此,只轻轻一句“你来了”便已经足够。

    虽然在白ri,他还曾对白让感叹这一辈子或许再也见不到那个让他颇为牵挂的孩子了。

    岳子然点点头,想要流泪,却让心更加难受。在来到这个世界后,没过几ri他便经过了家破人亡的惨剧,是在老乞丐的庇护下,他才得以成长,度过虽有chengren思维但对任何事情都反抗不得的婴儿时期。

    所以在没见面之前,他的身影在岳子然的脑海中都是高大的,即使岳子然的武学造诣早比老乞丐强过不知多少,但唯有那道身影才会给予他安全感。

    只是没想到,再见面时,他已经苍老如斯。

    “对不起,我来迟了。”岳子然蹲下身子,握住老乞丐干枯的左手。

    “来了就好,什么时候都不算晚。”老乞丐面带微笑,将快要到来的死亡毫不放在心上,只是说道:“你的仇报了没有?”

    岳子然摇摇头,却说道:“快了。”

    老乞丐点点头,看见了他手中的打狗棒,伸手抚摸了一下,轻声说道:“万事皆有因果。当年我在快要饿死时,因你满月而获得了你母亲的施舍。不几ri却又是我保存了岳家的最后血脉,所以说该还的总要还的,你天纵之才并非凡人,切莫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

    岳子然点点头,哽咽的说道:“我知晓了。”

    老乞丐又指着大殿内外的乞丐,说道:“做了一辈子乞丐,虽然受多了白眼讥讽,但也多了许多兄弟,这房中的这些无论年幼老少,都是老乞丐至交好友,你以后一定要对他们多加照拂才是。”

    “不错。”岳子然点头。

    “好。”老乞丐笑了,问:“你是七公的徒弟?”

    “是。”

    “好,好,好。”老乞丐连道三声好,“这是我代你父母赞你的。”又指了指岳子然手中的打狗棒,说道:“你未来既然要做丐帮帮主,便定要如洪帮主那般,万不可将丐帮的基业毁在你的手中。”

    “明白。”

    “那就好。”老乞丐含笑,指着随后进来,蹲在岳子然身旁的黄蓉问:“这丫头是?”

    岳子然将黄蓉拉过来,让老人放心的说道:“未过门的妻子。”

    “好。”老乞丐颇感欣慰,咳嗽几声说道:“看到你万事妥当,我去了也心安啦。”说完便将岳子然与黄蓉的手放在一起,拍了拍,看着两人,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最后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整个大殿都是一静,老少皆有的群丐站立,望着老乞丐的遗容,不曾过发出一丝声响,以便让他走的安宁。

    直到一刻钟之后,站在前列的一个老乞丐才轻轻的用手中竹棒敲击地面,奏出一种类似于莲花落的旋律,嘴唇张开,一种空灵、穿透、悲凉的歌声在众人耳边萦绕,直至上扬到天空中。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紧接着其他乞丐又拄杖点地,清唱起来。

    丐帮弟子穷苦一生,多信仰佛教,认为来到世上的这一趟遭罪是一种修行,而死亡是一种解脱,“彼黍离离,彼稷之苗,”硕果累累的果实却都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家乡不在这个世上,而在死亡的另一端。

    所以丐帮弟子死后又要即刻火葬,以让死者不带走一丝羁绊,早ri回归故乡。

    柴堆早有人在院子里备好,岳子然抱起老乞丐轻的不能再轻的身子,轻轻放上去,接过丐帮弟子递过来的浊酒,痛饮一口,而后围绕着柴堆轻轻浇了上去,让老乞丐尸身充满酒香。

    做完这一切之后,岳子然举起火把,亲手点燃。柴堆上早已经浇上了油脂,遇火便染,将破庙的院落、窗栏、旧瓦、蒿草照的通亮。

    “此邦之人,不我肯谷。言旋言归,复我邦族。此邦之人,不可与明。言旋言归,复我诸兄。此邦之人,不可与处。言旋言归,复我诸父……”领唱的乞丐换了一首曲子,众丐齐齐打着拍子,古朴凄凉,天地同悲。

    曾经与老乞丐一起生活的场景一一在脑海中闪现,曾偷富贵人家的鸡,曾用石头砸追了他们三条街的恶狗,曾被小二欺凌,也曾捉到一条蛇,用破瓦罐熬煮三天,而感觉那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人生白驹过隙,蓦然回首才发现,最困苦的时候却也是最幸福的时候。

    “把骨灰收好后给我。”岳子然眼睛望着前方发怔,神情悲恸,“我要将他洒到太湖,那里是他的家乡。还要把衣冠给我,在衡山留一座衣冠冢吧,和我父母一样。”

    “人活一世,总要留下一些东西,让人记住,知道他曾经来过。”

    “要明白,遗忘是最大的背叛。”

    说罢,岳子然便领着一行人出了破庙,极目之处苍穹泛白,天快要亮了……

    (感谢锦衣卫灬丿同知童鞋的打赏,很是受宠若惊。另外,抱歉今天有事耽搁了,只有一章,老规矩,欠下的会在周末补上。再另外,熟悉的人物开始来了。)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