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劈手将手中的一堆栗子壳扔到了他脸上,喝道:“没大没小,以后跪着要与师娘说话。”

    孰知老孙干脆的应了一声:“好嘞。”又扭头嬉笑着问岳子然:“师父,师母的意思是您收了我,您看……”

    黄蓉气急,瞪了岳子然一眼,说道:“果然和你一样厚脸皮,要不然怎么会抢着归到你门下。”

    岳子然这池鱼再次被殃及,无语的放下手中茶杯,正se问道:“老孙,老孙,你名字叫什么?”

    老孙一看有门,也收回嬉笑之se,说道:“孙富贵。”

    “噗”白让笑了,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个名字我都想笑。”

    “的确。”岳子然点点头,“小二养过的一条狗便叫富贵,只是在饥荒之年被小三给煮了吃了。”

    孙富贵脸哭丧起来,与狗一样的名字让他感到很受伤。

    “他家是西夏有名富商,都是他爹爹真刀真枪打下来的,盼着这份富贵能够传下去,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白让解释道,以让孙富贵不至于太尴尬。

    “嗯。“岳子然点点头,继续说道:“你这徒弟我收下了。”

    “谢谢师父。”孙富贵闻声高兴的站起身子来,纳头便拜。

    岳子然坦然受了,老孙这人跟了他们这么多ri子,他们早已经是把这人琢磨透了,知道他生在钟鸣鼎食之家,万事都不放在心上,行事率xing而为,人品还算不错。

    “现在,你可以站起来扎马步了。”岳子然正se道。

    “啊?”

    岳子然指了指白让,说道:“入我门弟子,武学必须从基础开始。不信,你可以问问白让,他为了磨练下盘,担了三个月的龙井茶水。”

    见白让并不否认,孙富贵只能哭丧着脸,在一旁扎起马步来。

    “《九yin真经》这部武学奇书,分上下两卷,上卷经中的内容主要为扎根基、练内功的秘诀,下卷为jing妙的招式武学。当年黄伯父得到的《九yin真经》仅为下卷,习之有害,所以一直未修行,却不料被黑风双煞两人给盗取了。”岳子然继续解释道。

    “是啦。”黄蓉欢笑拍手道,“那黑风双煞没有上卷经书,却强行修炼下卷经书,所以练错了,成了歹毒邪恶的功夫。”

    岳子然点头称赞道:“蓉儿就是聪明。”

    黄蓉却神情萎靡下来,说道:“爹爹曾发誓说若不参悟出上卷经书,便绝不出桃花岛一步。”言下之意却是在说爹爹将经书看着比她都重要,她都离家数ri了,都不来寻。

    岳子然沉默,小黄蓉正处在青chun的叛逆期,渴望得到关注关爱乃是天xing,否则也不会与黄药师赌气离家出走了。

    “你怎么会知道的这般清楚?”回过神来的黄蓉疑惑的问他。

    岳子然为自己沏了一杯茶,开口说道:“你可知道陈玄风为何会如此仇恨乞丐?而且是越小的乞丐,越能够让其泄愤?”

    “小乞丐?不会是……你吧?”黄蓉、白让与孙富贵目瞪口呆的看着岳子然。

    岳子然蹙眉应道:“不错,是我。陈玄风那一身的伤便是拜我所赐,只是没想到他会把这怒气撒到其他乞丐弟子的身上,这倒是我的罪过了。”

    “您都对他做了什么?”孙富贵小心问道。

    岳子然苦笑,却不方便在黄蓉面前说出口,只能含糊应道:“这事距今已经有十几年了,当时我还年幼,干不出什么出格事情的。”

    黄蓉却一针见血的问道:“你是不是去抢他们的《九yin真经》了?”

    岳子然顿住,脸上神情收敛,片刻之后才说道:“好蓉儿,要不要这么聪明?这样的话,我很有压力的。”

    孙富贵顿时不扎马步了,凑近问道:“师父,你得到《九yin真经》没有?”末了,又说道:“是了,师父您剑法睥睨天下无敌手,定然是习得这本经书中的武学了。”

    岳子然摇头,说道:“我的剑法另有际遇,在襄阳才有所突破,至于《九yin真经》上的武学,只是在我练剑法时有所借鉴而已。”

    孙富贵和白让顿时目瞪口呆:“您当真从黑风双煞中抢到了《九yin真经》?”

    岳子然又是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只是记下来了而已。”

    “那您……”孙富贵继续开口问。

    岳子然不言语,站起身子来,望着窗外夜se,缓缓说道:“没有上卷经书,下卷武学练起来便免不了如黑风双煞一般走弯路,甚至是走火入魔。我虽想变强,但做人的底限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不说这些了。”岳子然扭过头问,“白让,那老乞丐是如何逃脱出黑风双煞毒手的?”

    白让顿时想起这件事来,惊着站起身子,失声道:“那老乞丐有一块玉佩,黑风双煞在看到后,那贼汉子便被吓傻了,直说‘他回来了,他回来了’。后来老乞丐便被他们恭敬放了……”

    话未说完,便见岳子然瞬息之间跃至他面前,抓住他的衣领,急切问道:“玉佩,什么样子的玉佩?”

    “很普通,并不名贵。”白让言简意赅,却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岳子然却是没有听进去,只是失神说道:“老乞丐?没错的,一定是他,没想到他居然来中都了,怪不得我遍寻他不着。”

    “老乞丐?”黄蓉也曾听岳子然说过当年衡山之难,是一老乞丐救了他xing命。

    “不错,那两块玉佩是父母从我出生时便放在我身上的。只是我那一块被黑风双煞给毁了。他在哪儿?快带我去!快点!”岳子然回过神来,大声说道。

    “是。”白让急忙站起身子来,在前面带路。

    一行人在夜se中穿行,在半个时辰后,终于又来到了那座破庙前。只是此时的破庙却要比先前白让来时热闹了许多。

    “什么人?”岳子然他们刚凑近,便听庙门处闪出一道黑影问。

    “让开。”岳子然急切想见到老乞丐,没有与人搭话的心情,所以沉声喝道。

    “公子?”那人似乎认识岳子然,语气中有些诧异,急忙让开将岳子然迎了进去。

    此时庙内点燃了篝火让人取暖,一群衣着褴褛的乞丐正聚在院子中,向神像所在的屋子望着窃窃私语,脸上多有悲恸神se。

    “你们聚在这里作甚?”岳子然皱着眉头问,他这时借着火光,已然看清楚领路的人正是跟随在陈阿牛身后,被南宋流放的两个犯人中一位。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