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沉思片刻,说道:“天下只要依靠乞讨为生的人,便是我丐帮弟子。这些流离失所的难民,大金国不为他们安置,我们丐帮却不能不管。你吩咐下去,帮内弟子要多帮衬这些流民,此次罗长生贪墨的银两也周济他们一些。”

    新舵主脸上有些为难:“公子,这些流民实在多了些,罗长老这些年虽贪墨不少,但远远不够啊。”

    岳子然冷笑:“不是还有你们吗?你们也没少捞油水吧?”

    群丐脸上有些尴尬,有的人喊道:“公子放心,我定当将自己贪的那些银两拿出来,周济我们的兄弟。”

    其他乞丐闻言,也一一应声。

    “不错,天下乞丐皆是兄弟,不见得非得入了我丐帮。”岳子然欣慰的道。

    “可是……”新舵主仍然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岳公子。”旁边站着的周员外突然开口道:“我可以出头,联合中都各大富贵人家,为丐帮的兄弟们募集一些钱粮。”

    “这主意好。”“多谢周员外。”岳子然还未答应,群丐便感谢起来。

    这自然是个好主意,但却不能白受人恩惠。“这样吧。”岳子然开口道,“周员外肯接济我们丐帮,我们丐帮自然感激不尽。不过,我们丐帮也没有什么权势,只是人多,没有什么可好报答的,只会些庄稼把式。若中都富贵人家愿意周济我们的话,那么这些人家的庄院便由我们看护了。若再有歹人烦扰,即使肝脑涂地,我们丐帮也一定要护得这些人家周全。”

    “不错。“群丐中有人应道,他们这些乞丐并非真正净衣派,只是这些年在罗长生的带领下,发了一些小财。他们也多是从沿街乞讨的污衣派乞丐出身,而且也不是什么jian诈穷凶极恶之人,所以若能够帮助乞丐兄弟都过上好生活的话,还是很希望和欣慰的。

    周员外也不推辞,武林中人飞天入地,能常人所不能,若再遇上今夜采花贼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些高手相助的。

    “多谢公子。”周员外作揖,又与他引荐道:“这为是小女,这位是老夫内人。”

    岳子然这时才仔细打量这对母女,果然都是国se美女,怪不得会引得欧阳克前来猖狂。

    尤其是那妇人,虽已嫁作人妇,与她女儿却如姐妹一般,并且身上更添一种成熟的魅力,温柔、知xing、优雅。此时事情尘埃落定无甚大碍之后,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微笑,宠辱不惊的淡定,风过无痕的从容,更让人心中悸动,几乎是站在那里,便让人有一种想要狠狠亵渎的冲动。

    岳子然点点头,扭过头来,却见黄蓉这丫头看着周夫人痴了。拉她回魂,岳子然便与周员外告辞,与众丐一起出了这片豪富的院落,牵出白se骆驼,向城内走去。

    “你刚才看妇人怎么如此痴迷?”骆驼上的岳子然在黄蓉耳边轻声问道。

    “她像我娘。”黄蓉声音有些低沉。

    “长得像?”岳子然诧异。

    “不是,气质几乎和我娘一模一样。”

    “好了。”岳子然握住黄蓉右手,“我们都是没娘的孩子,所以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去你的。”黄蓉心情好了起来,娇嗔说道。

    一路进城,刚在客栈门前下了骆驼,白让和老孙便迎了上来。

    “掌柜的。丐帮弟子失踪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白让急忙说道,“果然与赵王府有关。”

    岳子然将黄蓉扶下骆驼,闻言疑惑问道:“你是怎么查清楚的?”

    白让便将白ri遇见老乞丐,以及老乞丐述说的事情一股脑儿的告诉了岳子然。在听到白让讲述贼汉子折磨小乞丐和贼婆娘练功的场景后,岳子然终于肯定的点头道:“不错,他们就是黑风双煞了。”

    “黑风双煞?”黄蓉三人齐齐问道。

    “不错.”岳子然看向黄蓉,“仔细说来,这两人与蓉儿可谓是渊源匪浅。”

    黄蓉诧异:“他们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岳子然与三人一起进屋,坐定之后才解释说:“黑风双煞的名头是他们后来在江湖上闯荡出来的。而在那之前,他们在桃花岛上学艺时的名字分别叫做陈玄风和梅超风。”

    “梅若华!”黄蓉惊叫的站起身子。她曾听父亲详细说起陈玄风、梅超风的往事,因此知道梅超风的闺名,更知道这两人所犯何事。

    “他们就是你爹爹盗经私逃的两个不肖徒弟。”岳子然拉着黄蓉坐下。

    “我的天,师母你们门派的功夫是不是太……太匪夷所思了些。”老孙目瞪口呆说道,“您不会也是这般练功的吧?”

    “是啊。”黄蓉伸出玉手比划道,“你小心些,指不定那天我就把你练了功。”

    老孙打了个寒颤,看向师父岳子然的目光时,多了许多钦佩。

    “别逗他了。”岳子然苦笑道:“他们练的功夫并不是桃花岛本门武学,而是他们从蓉儿父亲手中盗走的那部经书上的武学。”

    “这是什么武学?”老孙心急口快。

    “《九yin真经》。”

    “嘶。”老孙与白让倒吸一口冷气,异口同声道:“居然是《九yin真经》。”

    蓉儿诧异的看着他们,道:“这本经书很厉害吗?我家里还有一本呢。”

    老孙悲愤的看着黄蓉,开口说道:“黄姑娘,要不我拜您为师吧。”

    黄蓉翻了个白眼,才不想让自己身后跟着一个年级如此之大的弟子呢,感觉一下子苍老许多。

    “《九yin真经》那般武学,天下学武之人自然个个都想得到的。我父亲曾经和我说过,当年为了争夺这部经文而丧命的英雄好汉,前前后后有一百多人。凡是到了手的,都想依着经中所载修习武功,但练不到一年半载,总是给人发觉,追踪而来劫夺。抢来抢去,也不知死了多少人。最后这部经文到了全真教的手中,待王真人死后便彻底不知所踪了。”白让解释道,说完便又想到了自家的《独孤九剑》,也是被他人觊觎,所以才导致了家破人亡。

    “不过,我们却当真没想到《九yin真经》的功夫会这般yin毒。”老孙与白让世家交好,自然也知道这些事情,末了,又想肯定的问:“师娘,你确定没有练那武功?”

    (感谢crazygenius童鞋的打赏和支持。这一章是补周四欠下那一章的,稍后还有一更。谢谢大家支持)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