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阳克神se不喜,推开手下站起身子来,yin晴不定的看着岳子然,目光在那根碧绿打狗棒上盯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洪帮主的弟子?”

    “不错。”岳子然点头称是,一脚毫不客气的踢在罗长老的檀中穴,将他踢到了群丐脚下,并苏醒过来。

    欧阳克脸上神se变幻,但知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若想报复的话,最好从长计议,便收敛了怒se,躬身作揖道:“公子原来是洪世伯的弟子,饶恕小弟眼拙,先前没有看出来。”又整理了一下衣物,笑道:“在前来中原时,我叔叔吩咐小侄,在见到七公的时候,一定要恭敬的代他向老人家问声好。不想我刚到中原没几ri,便先遇见了他老人家的弟子。洪世伯身体还好吧?”

    岳子然虽知道欧阳克这番话不仅是在套近乎,更是想用欧阳锋来压他,从而能全身而退。不过岳子然与欧阳克之间与并无多大仇恨,而欧阳锋也确实被他所忌惮,因此并没有想过杀他。

    所以只是挥挥手说道:“他老人家好的很,只是想吃蛇肉了,你什么时候弄上一份?”

    “这……”欧阳克心中苦涩,想这人怎么对蛇肉念念不忘。

    岳子然也只是说说而已,所以不待欧阳克再答话,便不耐的说道:“快带着你的人滚蛋,若让我知晓你在中原还干采花贼这般龌蹉勾当的话,小心我把你送进宫去当内侍。”

    欧阳克的笑容顿时又收敛了起来,心中恼怒却不能发泄,只能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走”,带着手下便走向楼梯,其他丐帮弟子和周员外家丁,也不敢多加阻拦,只能看着那yin贼光明正大的下了楼。

    “你醒了?”岳子然走到在坐在地下还在哼哼唧唧呼痛的罗长老面前。

    “岳公子。”罗长老停住呼痛,略带责备道:“你怎么这样就放那yin贼走了,岂不便宜了他?”

    岳子然没有答他,只是将打狗棒伸到他鼻子面前,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罗长老心中咯噔一声,听他的语气感觉不妙,迟疑的说道:“是,是帮主信物打狗棒。”

    岳子然又问周围群丐:“你们识得这是什么吗?”

    “打狗棒。”群丐们的回答此起彼伏,但都识得这打狗棒为何物。

    “很好。”岳子然点点头,“将他押回分舵,严加看管。”指着罗长老。

    “你敢。“罗长老张狂的站起身子,面目通红,”我是洪帮主……“话还未说完,便又被岳子然一脚踹倒在地:“押下去。”

    “这……”丐帮弟子有些犹豫。

    岳子然横扫了他们一眼,嘴角弯出一道弧度,轻笑道:“怎么,你们都想判出丐帮吗?”

    丐帮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一个乞丐朗声喊道:“我来押他。”说毕,推开群丐走了出来,他长的虎背熊腰,浓眉大眼,披头散发将脸上刺着的金印给遮盖住了大半,随身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位,同样刺着金印,曾经是南宋流放边地的犯人。

    “陈阿牛?”罗长老看到这个人时,脸上表情很惊讶,“我待你可是不薄啊,你忘了是谁在你流落街头的时候救了你吗?”

    陈阿牛说话声音沉闷,但很是有力量:“不错,流落街头的时候是你救了我们,阿牛感你的恩情,这些年也为你做了不少事情。可是你近段时间来的所作所为,着实让阿牛看透了你的为人。”

    罗长老冷哼了一声,说道:“钱难道你没有拿吗?我记着不错的话,每次除我之外都是你拿大头吧。”

    陈阿牛说道:“我说的不是钱!你为什么要将老乞丐赶出丐帮见死不救,你为什么将污衣派的兄弟们逐一赶出分舵,并把丐帮兄弟失踪的事情压着迟迟不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仅贪财,而且贪生怕死。”

    他扭过头,朗声对岳子然说道:“公子,陈阿牛这些年确实拿了不少钱,但你可以问问,那些钱全部被污衣派弟子们分去养伤吃饭去了,陈阿牛一分没敢贪墨。”

    岳子然点点头,又说道:“把他押回分舵。“

    “是。”陈阿牛应了一声,用绳索把罗长老绑了,道了声“得罪了”,便将罗长老抗在了肩头。旁边群丐也不敢阻拦,只能看着罗长老被带走。

    “现在这里谁的辈分最大?”岳子然问。

    “我。”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乞丐,咳嗽一声站了出来,他身上挂着七只布袋。

    “分舵所有事物暂时由你处理,目下最关键的事情是保证丐帮弟子安全,并把污衣派的弟子迎回分舵。”岳子然吩咐道。

    “另外。”岳子然摩挲着手中的打狗棒,冷冽的说道:“将罗长老所有利用丐帮得来的银两全部查收,买米买面买衣物,分给帮中穷困弟子,帮助他们度过这个冬ri。中间若有人贪墨的话,便别怪我执行帮规了。”

    “是。”老乞丐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岳子然又吩咐道:“把罗长老今晚上收下的所有黄金都取过来。”

    “是。”

    很快便有一位乞丐托着岳子然先前见到的那一盘黄金端了上来。

    岳子然接过,恭敬地递给一旁的周员外,说道:“周员外,还请恕罪。我师父洪帮主一直教导我们,丐帮帮众惩jian除恶侠义为先,绝不能挟恩图报,更不能在他人为难之中,趁机敲诈钱财。却没想到中都丐帮分舵出了罗长生这样一败类,是我丐帮戒律不严,我代师父他老人家,向您赔礼了。”

    周员外急忙摆手道:“公子言重了,今天若无你们丐帮,小女和内人怕早就遭遇不测了,这些身外之物,便当作老夫与贵帮结的善缘吧。”

    岳子然笑了,道:“周员外若想与丐帮结善缘的话,平时多施舍些便是。这些黄金却着实有些太多了。”

    周员外执意不收,要感谢岳子然的此次出手相救。

    岳子然见他固执,便也不再推辞,递给新分舵舵主,吩咐道:“既然周员外要与帮内兄弟结善缘,你便将这些黄金也与帮内弟子分了,尤其要着重抚恤此次失踪弟子的家眷和孤老小幼。”

    “是。”新任分舵主应了一声。

    岳子然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这些天中都内涌进很多流民?”

    “不错。”新舵主点点头。“去年河北、山西大旱,现在食物早已经被消耗完了,所以他们只能离开家乡,沿街乞讨向着中都奔来,希望能够撑到夏收。”

    (周六只有一章的,欠下周四的一章,明天补齐,谢谢大家支持。)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