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很快罗长老、周员外带着一应丐帮兄弟冲上了阁楼。

    “曦儿?”周员外见自己女儿此时满脸羞愤的被一白衣男子掳在怀里,自然知道发生了何事,身子一晃,险些晕倒。“罗长老,快将小女救下来,快将小女就下来啊。”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罗长老自然不能推辞。与手下将欧阳克团团围住之后,才开口喝道:“朋友高姓大名,是谁的门下?”

    欧阳克仍是满脸漫不在乎的神气,用手指轻轻抚弄了一下少女的下巴,才缓缓说道:“我复姓欧阳,你老兄有何见教?”

    罗长老喝道:“快把周小姐放开。”

    欧阳克笑道:“大家武林一脉,冲着你面子,我本应该将周姑娘交给你的,不过这母女天生丽质,欧阳不带走的话,便被这糟老头子暴殄天物啦。”

    “你!”周员外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般没有伦理的荤话,气的脸都变的煞白起来。

    罗长老看在钱的面子上,自然是要为周员外出头的,况且,他也没有将这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所以,口中怒喝一声:“你我比划比划。”话音未落,便见他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向欧阳克。

    “咦?”黄蓉讶异的道:“这招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七公练功时我见过。”

    岳子然点点头,随口道:“那老头子吃高兴没事了,便喜欢将降龙十八掌拆开传给丐帮弟子。”

    黄蓉没有答话,轻声吃着岳子然剥开的糖炒栗子,津津有味的看着屋内的战斗。

    欧阳克伸手将怀中少女推给自己手下,面无惧se。

    他是得了西毒欧阳锋真传的,虽然因为酒se等等因素,在武技上无法与岳子然相提并论,但却不是罗长老这个只与七公学得一招半式的人可以比的。

    罗长老亢龙有悔还未使老,便见眼前白影微晃,背后风声响动,而威力无比的降龙十八掌,只扫到了欧阳克的衣袂。

    罗长生做到长老的位置,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他急忙向前飞跃,颈后已被敌人拂中,但幸好纵跃得快,否则颈后的要穴已被他拿住了。

    但即便如此,罗长生作为丐帮中的八袋弟子,行辈甚尊,武功又强,中都群丐都归他率领,是丐帮中响当当的角se,对自己的功夫也是极为的自负,哪知甫出手便险些着了道儿,脸上一热,不待回身,手中竹棒反手横扫身后。

    欧阳克身法翩翩,自然不会被他击中,纵身避开。罗长老这才回过身来,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又是一招亢龙有悔。

    黄蓉顿时乐了,嘀咕道:“七公太不地道,只传这一招,让罗长老使起来如此捉襟见肘。”

    但即便只是一招,欧阳克也知道自己是无法正面抵挡的,倒也不敢再过轻忽,将折扇在腰间一插,闪开对方的这一掌,拳似电闪,打向罗长老右肩。

    罗长老急忙格开,但还不待他有下一步动作。欧阳克便再次左拳钩击,待得对方有一次竖臂相挡的时候,倏忽间已窜到他背后,双手五指抓成尖锥,双锥齐至,打向他背心要穴。

    涌进阁楼来的众乞丐,此时在灯影下蓦见罗长老遇险,要待抢上相助,已然不及。

    不过,罗长老逃命一流,只见他向前一滚,避过了欧阳克的凌厉一击。

    但一步错,步步错。

    滚落在地的罗长老若学了“神龙摆尾”或许可以回首再与欧阳克斗过。但此时,他早已经没有了回首的机会,只能听声辩位,不断的连滚带爬的避开欧阳克的攻击。

    只见欧阳克踏步进迫,把罗长老一步步逼向厅角之中。

    罗长老明白到自己避无可避的时候,自己便为鱼肉,任由对方这把刀俎斩杀了。所以,瞅准一次机会,移步转身,要从厅角抢到厅中。刚只迈出一步,便听欧阳克一声长笑,抡拳直进,蓬的一拳,击在他下颏之上。罗长老吃痛,心下惊惶,伸臂待格,敌人左拳又已击到,片刻间,头上胸前连中了五六拳,登时头晕身软,晃了几晃,跌倒在地。

    丐帮诸人抢上前来救援,欧阳克转过身来,抓起奔在最前的两个乞丐,对着墙壁摔了出去,两人重重撞在墙上,登时晕倒,余人一时不敢过来。

    岳子然摇了摇头,对看着津津有味的黄蓉说道:“这些人打架真心没意思,做不到一击必杀,非得打上半天才能决出胜负来。”

    黄蓉白了他一眼,嬉笑道:“这般看起来才像唱戏一般,哪像你那样,还未看清楚呢,便打完了,忒没劲。”

    阁楼内,欧阳克抽出腰间的折扇,冷笑道:“公子爷是甚么人,岂能是你们这些臭叫化能够拦得住的?今天我一定要将这母女两带走,嘿嘿,谁若不服的话,我便让他见见血光。”说着,整个脚踩在了罗长老趴在地的脑袋上。

    众丐默然,即使周员外此时如何出价诱惑或言语相激,都没有人出手。

    摇了摇折扇,欧阳克又说道:“丐帮的名气倒是不小,今ri一见,却真叫人笑掉了牙,甚么偷鸡摸狗拳、要饭捉蛇掌,都拿出现世。以后还敢不敢来碍公子爷的事?瞧在你们洪帮主的份上,便饶了这老叫化的xing命,只是要借他两个招子,作个记认。”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弯腰向罗长老眼中插下。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阵破空声,三颗黑se的东西,急急地想欧阳克的双眼打来。欧阳克急忙向后一跃,用折扇将这三颗黑se的东西扫落。

    而后,低头一看,见是栗子壳,顿时心中一惊,脸se也变了,暗暗叫苦道:“怎么又遇见这个煞神了。”

    岳子然拉着黄蓉,破窗跃入,冷声问道:“偷鸡摸狗拳、要饭捉蛇掌?怎么,丐帮当真让你笑掉了牙?”

    黄蓉嘻嘻笑道:“然哥哥,那我们要查查,没笑掉的话,我们便需给他打掉。”

    欧阳克见当真是这两位,当即收了折扇,恭敬作揖道:“没想到又遇见公子了,我们当真是有缘分啊。”

    “缘分说不上。”岳子然上前一步,随手一打狗棒敲向欧阳克踩着罗长老的腿脚。

    欧阳克急忙后跃,但岳子然的打狗棒紧接着跟上,打乱了他后跃的步伐,最后只能双脚离地跳起躲避岳子然的打狗棒横扫。

    “哼。”岳子然随手一棒子敲在欧阳克的膝盖上,让他吃痛一声,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后才住手,继续说道:“我是来管教丐帮帮务的,没想到却被你管上了,怎么白驼山庄现在要归入丐帮了吗?”

    (感谢鱼之乐童鞋的打赏与支持。谢谢。另外,明天有会,更新在晚上,谢谢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