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阳克却是欢笑道:“公子若喜欢,便拿去吧。”

    “好。”岳子然轻笑一声,走到欧阳克前,举手拍他的肩膀。欧阳克想要躲避,但却瞅不准岳子然手臂落点,也不敢动作太大引他恼怒,只能干笑着受了。

    “好,够爽快,你这兄弟我认了,改天请你吃蛇羹喝好酒。”岳子然哈哈笑道。

    “是,是。”欧阳克干笑了几声,急忙带着手下要撤,深怕他再讹诈自己东西。

    岳子然没再理他,任由他们走了,伸手将黄蓉拉上骆驼,笑道:“上来,看看骑骆驼的滋味如何。”

    白骆驼背上搭着厚厚的毛毯,坐在上面非常的舒适,而且骆驼走路平稳,不显颠簸,岳子然两人坐在上面很是惬意,便慢慢着向前行去。

    “你知道丐帮弟子都去哪儿了吗?”黄蓉问,经过刚才的耽搁,他们早已经把罗长老他们给跟丢了。

    岳子然嗑着栗子,四周张望了一下,道:“不清楚,不过应该离这里不远了吧?”话音刚落,便听到前方不远处传出一阵嘈杂声。

    那是一座大开间进深的豪华院落,亭台楼阁在红se灯笼中依稀可辨,院落被四五米高的白se墙壁围着,白墙旁边是一片开阔的池塘和一片小树林。

    岳子然将白骆驼拴在小树林中,与黄蓉一起上了院墙。正好看见众乞丐正在院子内大摆筵席,吃吃喝喝好不热闹。岳子然四周扫了一眼,没有看见罗长老。

    这时黄蓉扯动一下岳子然的袖子,指了指灯火通明的屋内,那里仆人端菜上酒进来进去,显然有重要身份的人在里面摆筵席。岳子然拉着黄蓉,避过在院落四周jing备的家丁、乞丐,上了屋顶,在走廊屋檐间勾住脚,探头向下望去,正好看见屋内一位jing神矍铄的员外从下人手中接过用黄se绸缎盖着的木盘,掀开一角,只见全是金锭,晃着岳子然眼晕。

    周员外说道:“罗长老,这只是定金,若能阻止那yin贼的话,周某再另外奉送二十两黄金给贵帮。”

    罗长老笑的合不拢了嘴,不加推辞毫不客气的接过黄金后哈哈笑道:“周员外放心,我们丐帮弟子已经将这里围着是水泄不通,若那采花贼胆敢闯进来的话,我们定让他有来无回。”

    周员外强颜欢笑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却还是耐下xing子恭维了罗长老几句。

    岳子然又回到屋顶,四周扫了一眼,见后院中的一座duli的阁楼防卫最为严密,便与黄蓉一起躲过守卫,潜藏在了阁楼上的房梁内,向屋内查看。屋内一应物什具透着奢侈华贵,有梳妆台,显然是一位少女的闺房。

    此时,屋内传出两个声音。

    一位娇蛮的少女说道:“娘,这些臭乞丐在我们家要呆到什么时候?”

    “你这丫头。”一位妇人说道,“他们在这儿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吗?”

    “这些叫花子有什么本事,还不如我呢。”

    “你看你,会几招猫爪子的功夫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丐帮啊,乃天下第一帮,藏龙卧虎的高人自然是少不了的。”妇人劝道。

    少女发出不屑的声音,说道:“有本事的人怎么会做乞丐,冲人低三下四的讨饭吃呢。”末了,又跺了跺脚,怒道:“爹爹也真是糊涂,居然把那么多银两都给了这些乞丐。”

    “嘘。噤声,别被外面的丐帮弟子听见了。”妇人急忙说道。

    “哼,我就要说,一群下三滥的东西,我才不要他们保护呢。”少女果然足够蛮横。

    岳子然现在也是丐帮的人了。听了少女的话,心中自然有些愠怒,不过想到丐帮在中都的分舵被罗长老搞的乌烟瘴气的样子,心中的怒意更甚。

    “是啊。”屋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人一边上楼,一边赞同道:“丐帮弟子本事微末不说,还如此邋遢,当真是下三滥上不了台面。”

    黄蓉顿时了了起来,她识得这声音,正是刚刚被岳子然收拾过的欧阳克。

    “你是谁?”屋内的两位女子与他们身边的女眷也被惊到了。

    “在下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克字。”欧阳克走上楼来,在他身后跟着四位女弟子,俱从容不迫。欧阳克手中提着一个小乞丐,此时已经七窍流血毙命了,随手将尸体扔至一旁,吓着女眷一声惊叫后簌簌发抖,不知所措。

    娇蛮少女胆se要大的多,冲上前挡在家眷前面,让岳子然在房梁上看到了她的模样。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双目有神,身材姣好,也是一位美人胚子。少女柳眉倒竖,喝道:“你就是那采花贼?”

    欧阳克仗着身后有王府撑腰有恃无恐,所以行事并不急匆,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哈哈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采花贼,只是久闻周员外家里有一对艳丽无双的母女花,所以前来一见,以盼美女能够垂青与在下共度欢宵罢了。”说着还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岳子然轻声嘀咕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挺sao包的,大冷天玩扇子耍帅。”

    “什么?”黄蓉凑上前来问。

    “没什么。”岳子然摇了摇头,却见那少女刷的从墙上抽出一把剑,便向欧阳克刺去。欧阳克并不着恼,双手如先前岳子然对他那般将宝剑双指夹住,猥琐笑道:“我就喜欢xing子火辣的女孩,越辣征服后便越有成就感。”

    “嘁”岳子然在房梁上表示不赞同,却被黄蓉白了一眼。紧接着腰肉便被一双玉手捏住了。“男人是不是都这德xing?”黄蓉问。

    “怎么可能呢?”岳子然急忙摇头,“我就不是。”待黄蓉满意松开手指后才苦涩着脸,望向屋内,心中叹气想道:“我看来是被征服的那个。”

    少女被夹住剑后,果断丢弃了宝剑,用脚踹欧阳克的胯下要害。欧阳克用手一抄,便将少女的脚抓在手中,又是一扯,将对方拉在了自己怀里,嘻嘻笑道:“没想到姑娘这么上道,居然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夫人,你得多学学你女儿哦。”

    “曦儿。”那妇人在女儿被制时便一直惊呼,此时声音更甚。想要上前抢夺自己的女儿,却被旁边的家眷给拦住了。其中一丫鬟说道:“快喊老爷。”

    丫鬟们齐声喊了起来,将院内的众乞丐惊动引了过来。欧阳克却并不着恼也不急慌,左手紧抱着少女让她不能动弹,口鼻在少女头发间细嗅,作出陶醉的样子。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