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城门,右拐上一条宽阔的大道,此时天se已黑,夜空无月。若不是群丐在一起太过嘈杂,岳子然他们慢悠悠跟在身后,早把他们跟丢了。

    糖葫芦吃完了,岳子然又买了两包糖炒栗子,与黄蓉嗑着。忽听得一阵悠扬悦耳的驼铃之声,五匹全身雪白在夜se中尤为惹人注目的骆驼从大道上急奔而来。每匹骆驼上都乘着一个白衣男子,其中领头的男子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身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

    岳子然两人悠闲的避让到道旁,黄蓉用嗑落的栗子壳丢在岳子然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来人,倒是岳子然颇为有趣的盯着这位白驼山庄的少庄主。

    在错身而过时,岳子然蓦地问黄蓉:“好蓉儿,你会做蛇羹吗?”

    “蛇羹?”黄蓉诧异,“会啊,怎么会想到这个?”

    “你知道的,乞丐嘛,没吃没喝的时候便在野地里逮条蛇什么的炖了吃喝,不过蛇羹味道很不错的,而且不同的蛇有不同的味道,我都是尝过了,唯一不知道西域蛇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天se晦暗,欧阳克骑骆驼而过的时候,并未多加理会避在道旁的两人,但在黄蓉俏皮的丢栗子壳时,颇觉有趣的看了一眼,见那是一位秀美绝伦的少女,衣饰华贵,又听她笑语如珠,不觉一怔。

    而待听到岳子然询问黄蓉蛇羹事情的同时,心中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吹牛。”黄蓉撅起了嘴,不信的看着她,却察觉到走过去的一行人又停了下来,领头的那男子正在不断地打量她。

    岳子然也察觉到了,喝道:“你们这些卖骆驼的蛮夷,没见过谈情说爱么?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的骆驼剁掉,你爷爷好尝尝啥子味道。”

    黄蓉笑了,踢了他一脚,斥道:“说话太粗俗了。”

    岳子然扬了扬眉头,说道:“没办法,你看骆驼上的那些人面貌便知道了,都是西域蛮夷之人,你若给他们咬文嚼字的话,他们还不见得听懂呢。”

    欧阳克眉头一皱,顿时觉着那姑娘配上这粗人简直比花插在了牛粪上还要不值。他正在思索间,他的手下却已经出手了。

    “大胆。”末尾骆驼上的白衣人娇声怒叱,抽剑便向岳子然刺来。

    “咦?”岳子然此时才看清楚,骆驼上的这些人除却那公子外,居然都是女扮男装,“居然是女人。”岳子然说道,右手竖指上抬,将刺出两三点寒芒的宝剑夹在了手中。

    “好剑。”岳子然盯着如一眼寒潭的宝剑,赞道。

    其他三个白驼山庄的人此时急忙下马,呵斥着将岳子然两人围了起来。

    欧阳克也在此时出手了,他从骆驼上直接跃了过来,直袭岳子然面门。但见岳子然左手一扬,一阵破空声响起,他却看不到暗器是什么,只能狼狈的脚点地停住身子,用袖子接住了三枚暗器,仔细一看,是栗子壳,顿时更加气愤了。

    岳子然却不以为然,扭头问黄蓉:“坐过白se骆驼没?”

    黄蓉此时已经明白,这些人是白驼山庄的人了,见岳子然对他们毫不在意,便也轻松笑道:“没有啊。”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那傻小子送你黄金,我是把金银珠宝什么的都送过了;貂裘送的也比他多;至于他那宝马,除了跑得快以外,也没有什么长处,我便把这白se骆驼送给你吧,绝对要比什么宝马好很多。”

    末了,又问被自己夹着宝剑的西域女子:“你这骆驼可以喝酒吗?”

    欧阳克气急,右手握拳再次向岳子然袭来,岳子然仍是先法,欧阳克已经知晓了他的伎俩,自然不会上当,不闪不避,径直击打向他的胸膛。却不料,岳子然此次投掷的栗子却是没有吃过的,加上了内劲,力道小不了,打在他拳头上,顿时一阵吃痛。

    欧阳克甩了甩手,冷静下来,狐疑的看着有恃无恐的岳子然,傲然问道:“不知公子是?”

    岳子然摆了摆手,继续问:“这骆驼真的不可以喝酒吗?”

    那西域女子点了点头,手中执着剑丢不是抓紧也抽不出来,只能与岳子然了僵持着。

    欧阳克见他不理自己,早已经是大怒,出手便是叔父传给他的绝学“灵蛇拳”,岳子然这次没有那般托大,松开少女的剑,右手执剑出鞘,在欧阳克拳头要打在他身上时,让他感受到了脖颈上的一阵冰凉。

    欧阳克定住身子,神se有些不定,最后才笑道:“公子好身手,小弟佩服,佩服。”

    “好说,”岳子然笑道:“这骆驼送给我怎么样?”

    欧阳克并不感到肉痛,毫不犹豫的说道:“公子喜欢,拿去便是。”

    “好。”岳子然大喜,“我喜欢你的脾xing,对了,你这里有能喝酒的没?”他犹自有些不甘心。

    黄蓉气急,踢了他一脚。

    岳子然悻悻然的说道:“那就是随便吧,对了,身上有钱没,刚才栗子尽丢你了。”

    欧阳克恨不得把眼前这人抽筋扒皮,这是**裸的抢劫啊。不过,现在对方的剑还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能向手下打了个眼se,拿出一些黄金来。

    岳子然毫不客气地接过,冲黄蓉笑道:“蓉儿,拿着,以后糖葫芦吃个够。”说完,收剑回鞘。

    欧阳克已然知道面前的这人不是自己能惹的,只能待ri后布好蛇阵或叔父到中原后,再与这人仔细算账。所以那姑娘虽让他心动,却不敢再过多做纠缠,转身留下那骆驼便要走人。

    却不想岳子然还没有完事,他过去在骆驼上拍了拍,挑好一批后,突然问道:“你那儿有蛇没,想喝点蛇羹了。”

    欧阳克心中一凛,转而笑道:“公子开什么玩笑,蛇乃凶物,小弟无端带那些东西作甚?”

    “也是。”岳子然不拆穿他,只是随手从骆驼上取下一包东西来,毫不脸红的嘻嘻笑道:“既然如此,这驱蛇药和治疗蛇毒的药,我便取走了。主要是我好吃蛇羹,哪天野外抓蛇或者被蛇咬了,这些东西会派上用场的。”

    “你!”欧阳克的其他三个手下齐声喝道。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