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他们两个掳走你们的?”白让问。

    “不,不是。”老乞丐摇了摇头,“是他徒弟。他俩都喊他小王爷。”

    “小王爷?”白让心下一紧,没想到这事直接与大金国皇亲有关系。。

    “他们两人虽然被我们几个怒骂,却并不恼怒。只听到那汉子说道:‘贼婆娘,先把一个乞丐扔过来,让我玩玩。’那女人冷笑一声,似乎对汉子说话很不屑,但还是用手中的银鞭将我们一个年纪较小的同伴毫无还手之力的卷起来,抛到了那汉子坐着的椅子上。也不知那汉子用了什么手法,单手便将我们被投掷过去的同伴接住了,并且让他只能呼喊出声音,却是不能动弹半分。”

    “只听他面部狰狞的嘿嘿笑道:‘哈哈,乞丐,老子这一辈子最喜欢折磨乞丐了,尤其是越小的乞丐越好。’那人说话的时候似笑却如哭一般,凄凉无比,并且咬牙切齿,似乎对乞丐有着说不出的恨意。”

    “那汉子手掌很有力,单手提着我同伴,另一只手却握成拳,像大铁锤一般砸在我同伴腿上。”老乞丐说到这儿时,面部表情急促变换起来,惊恐、胆怯不一而足。“他砸的时候是一下一下的,拳头上似乎蕴含了内力,我可以清晰听到同伴凄厉嘶哑的声音,那声音比鬼厉还有惊恐几分,直插我心底,当即便让我大小便失禁了。”

    “还有一个声音也很清晰,便是同伴骨碎的声音,那种声音就像大铁锤使劲砸到了核桃上一般,让人可以清晰听到他的骨头碎成了齑粉。当时同伴喊着嗓子都不出声音了,只是声嘶力竭的张大着嘴,做着口型,不断的说着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但越是如此,那汉子便越是高兴。他如哭一般的笑道:‘哈哈,我也让你尝尝这滋味,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哈哈,哈哈,呜呜,哈哈。’”老乞丐断断续续的说着,模仿着那男子的声音,竟让白让觉着屋内温度降低了几分,寒毛更是将衣物撑离了皮肤几厘。

    “待将我同伴所有腿上的骨头敲成齑粉之后,同伴自然已经疼昏过去了,但他并不罢休,随手朝同伴吐上一口凉茶水,叫醒之后,又桀桀笑着,将同伴衣物解开,露出胸膛,五指成抓,插进去同伴胸膛几分,然后,然后……”老乞丐呼吸紧促起来。白让急忙与另一个乞丐,拍他后背,让他舒服一些。

    不一会儿老乞丐好受了一些,却哭泣了起来:“他简直不是人,不是人。他用手指插进去几分,竟然要生撕下我同伴小乞丐胸膛上的那块整皮。嘴中还不断笑着:‘小乞丐,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哈哈,呜呜,哈哈。”

    “我不敢再看下去,手中握着玉佩,只能偷偷祈祷。”老乞丐泣不成声。

    白让想缓和一下他的情绪,便转移话题问:“玉佩?”

    “不错。”老乞丐情绪果然好转起来,颤悠悠的从怀中摸出一块碎成几片的玉佩,白让看了一下,颜se黯淡,并不是什么名贵的玉佩。

    老乞丐却视若珍宝,用丝绢包着,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这是孩子留给我的。说有一天,若我们还能再见的话,便用它来相认。”

    白让点了点头。

    老乞丐却是凄凉的一笑,说道:“我现在已经不行了,怕是坚持不到他找到我了。其实,我也并不是非见他不可,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好好的,我便是死了也没什么。”说着将玉佩又包了起来,苦笑道:“但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玉佩最后救了我这条老命。”

    “嗯?”白让有些疑惑。

    “我不敢再看那汉子,扭头却看见那女人将与我一起抓来的另一个同伴用鞭子抓了过去。她眼睛看不见,但听力惊人,如同还有双目一般,在同伴身上点了几处穴道,同伴便站在那儿不再动弹了。”

    “那女人绕着同伴缓缓行走,骨节中发出微微响声,脚步逐渐加快,骨节的响声也越来越响,越来越密,犹如几面羯鼓同时击奏一般。只听几声嘶喊,我便看见她的双掌不住的忽伸忽缩,每一伸缩,手臂关节中都是喀喇声响,长发随着身形转动,在脑后拖得笔直,尤其诡异可怖。”

    “我当时还不知道这女人要做什么,只是觉着恐怖,那女人又是几声嘶喊,突然间右掌一立,左掌拍的一声打在了同伴胸前。眼见同伴身体往后便倒,那女人已转到他身后,一掌打在他后心。只见她身形挫动,风声虎虎,接着连发八掌,一掌快似一掌,一掌猛似一掌,不过同伴却始终发不出一声,只有豆大的汗水和充血的眼睛让我知道他很痛苦。”

    “待到第九掌发出是,那女人忽然跃起,飞身半空,头下脚上噗的一声,右手手指居然……居然插入了同伴的脑门。我顿时便吓晕了过去,只觉着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了。”

    老乞丐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在醒来时,见那女人双掌中染满鲜血脑浆,正桀桀笑着。同伴的仰躺在她脚边,胸膛被剖开,心肺肝脾全已经变烂了。”

    说到这儿,老乞丐再次从怀中取出了包着玉佩的丝绸,缓缓说道:“这时,我另一个同伴在那汉子的折磨下,早已经是死过去了,脸上还有许多刀痕,受伤的样子竟与那汉子自己别无二样。他们都把我盯上了,那女人用鞭子把我卷起来,扔给那汉子,说道‘贼汉子,使使你的摧心掌。’那汉子哈哈笑了一声,在空中便拍了我一掌,然后又跌坐在椅子上,一把把我抓住,我手中的玉佩也因此跌落了下来。”

    “我的当时受了一掌后,浑身说不出的疼痛,偏脑袋却是清醒的很,只是想再见不到那孩子了,便万念俱灰闭目待死了,却只听到一阵子咬牙切齿的声音。睁开眼来,便看到那汉子指着我跌碎的玉佩,愤怒中带着更多的惊恐,呼吸粗重,就像受了非常大的的刺激一般。那女人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妥,却看不见,只能问道:‘贼汉子,出什么事情啦?”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