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有没有丐帮弟子失踪的事情再次发生?”岳子然开门见山的问道。此次北上,虽说七公交代给他三件事,但参仙老怪梁子翁、大手印灵智上人、千手人屠彭连虎、鬼门龙王沙通天、侯通海这些人聚在中都beijing干什么勾当,岳子然是一清二楚。白驼山庄少庄主欧阳克更不会被他所忌惮,反而是欧阳克若知道岳子然对于蛇肉喜爱之情的话,怕是会避他都来不及。

    所以唯一要办的便是这丐帮弟子失踪的事情了。

    其实这些事岳子然在北上时心中也有了些许的眉目,猜测或许是自己的老相识所为,但也仅限于猜测罢了,正确与否还得待真正查探清楚后才能下结论。

    “有,昨ri便有三位刚加入丐帮的弟子失踪了。”罗长老一脸无奈与困惑,“在事情禀报给洪帮主之后,我们分舵便加强了戒备,使得事情稍微平息了一些。但近些ri子来,由于灾害战事甚多,所以很多流民都化为了乞丐,涌进beijing沿街乞讨。这些人都加入了丐帮寻求庇护,但我们分舵有武艺傍身的弟子不多,戒备一时出了疏忽,便给贼人有了可趁之机,将那三个刚加入丐帮只会些庄稼把式的弟子给掳走了。”

    “没人发现贼人长什么样子吗?”岳子然问。

    “没有。”罗长老摇了摇头,又说:“丐帮弟子平ri里沿街乞讨,很少有固定的地方,昨ri三位丐帮弟子的失踪,也是他们家人来求分舵帮忙寻找时,我们才知晓的。”

    岳子然皱紧了眉头,对他们办事的效率感到很不满:“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体,尸体呢?”

    罗长老察觉到了岳子然的不满,心中略有不忿,想你不过是仗着洪帮主徒弟的身份罢了,所以回答起来也没有先前那般恭敬了,只是说道:“至今一具也没发现。”

    岳子然眉头更紧,思索片刻后才又抬头问:“他们失踪时所在的位置离赵王府有多远?”

    罗长老神se一变,稍瞬即逝,说话的语气却变的不耐烦起来:“不知,其实他们失踪的地方,我们现在也未查清楚,还须岳公子多加帮忙扶持才是。”

    手掌摩挲着打狗棒,岳子然知道不能逼他太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轻笑道:“帮忙扶持算不上,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说完扫视了一下丐帮分舵,见丐帮弟子并不多,便开口问道:“现在丐帮弟子都上街去了吗?”

    罗长老急忙点头应声:“是的,在发生弟子失踪的事后,我们便加强了戒备。”

    话说这还算平和,但罗长老心中却更加不忿与纳罕起来。不忿的是,名不经传的岳子然居然俨然一副上位者的身份逼问自己,但因为他手中的打狗棒却又让自己反驳不得,憋屈的很。纳罕的是,岳子然此人自从进屋后,便让他有些看不透测,谈笑之间掌握着主动,让他只能隐忍。

    罗长老话音刚落,便听分舵外一阵喧哗,接着一位打满补丁的丐帮弟子进来禀告:“罗长老,四袋以上净衣派的弟子都聚齐了。”

    “嗯?”黄蓉扭头问道,“现在时辰还早,丐帮四袋以上净衣派弟子不在街上戒备贼人,聚起来作甚?”

    “这……”罗长老语气一顿,随即笑道:“我们需要重新为帮内弟子划分活动的区域,以便加强戒备。”

    岳子然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既如此,我们便不打扰了。罗长老,明天上午你将丐帮各袋弟子都召集起来,我要亲手实施抓捕敢在丐帮头上动土的贼人。”

    罗长老面se一变,愤怒之se显现于脸上,心中暗暗咒骂,亲手抓捕贼人,谋夺老子的权力才是真的吧。

    岳子然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不待他回答,似乎这事情已经定下来了。站起身子便带着黄蓉几人出了房门,果然见院落内聚着一些丐帮弟子,大多拿刀弄杖,衣服上胡乱补着几个补丁,都属于净衣派弟子。

    在走出院子,与这些弟子错身而过时,岳子然听人说道:“今晚上,听说是去城郊周员外家里。”

    “怎么?周员外的女儿被盯上啦?”

    “可不止。”先前说话的人嘻嘻笑道,“听说周员外老婆、女儿都长的特别水灵,所以这次他们才花了大价钱找到了我们丐帮寻求庇护。”

    “我们能打得过吗?听京北的弟兄们说,他们前几天在那yin贼手里,吃了不少苦头,还折了好几位弟兄呢。”

    “所以,今晚我们分舵所有四袋以上净衣派的弟子全出动咯。”

    ……

    岳子然站在门口,朝院子内议论纷纷的丐帮弟子看去,摇了摇头,对黄蓉说道:“这样子的来钱路数,倒着实有趣的很。走吧。”

    “就这样子走了吗?”老孙在一旁问。

    岳子然扭头看他,笑道:“怎么,你还想留在这里住下不成?”

    “不是,不是。”老孙急忙摆手,“他明显是骗师父您的,我们不如进去拆穿他,好让他下不来台。”

    岳子然信步走下台阶,拍了拍臂膀上的灰尘,说道:“我们是来办事的,可不是让别人下不来台的。再说,丐帮弟子帮助别家抵御采花贼本就是正义之事,我们何必去拆穿他。走吧,我心中已经有所打算。”

    老孙在后面轻声嘀咕道:“正义之事又何必隐瞒我们?放着帮内弟子失踪的事情不查,净想着捞钱,怪不得这老头我看着不像乞丐呢。”

    黄蓉上前一步问:“然哥哥,你对什么事心中有打算啦?莫非是那贼人不成?”

    岳子然刚要回答,便见先前身上打满补丁禀告罗长老的弟子跑了出来,在与岳子然对视片刻之后,左右查看了一番,又隐秘的向他招了招手,才与岳子然错身而过,向一条巷子拐去了。

    岳子然冲白让示意,让他跟了上去,然后扭身坐在了街道上茶棚内,接着回答先前黄蓉的问题:“掳走丐帮弟子的人便在赵王府内,或者至少与赵王府有关,这点罗长老是知道的。”

    “哦。”老孙点点头,“怪不得先前师父问起丐帮弟子失踪的位置离赵王府有多远时,他脸se会突变。”

    “那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黄蓉诧异的问。

    “贪财的人一般胆子都不怎么大。”岳子然喝一口热茶,眼睛盯着分舵的位置,缓缓说道。

    “是吗?你胆子就挺大的嘛,师哥给我爹爹的东西你都敢据为己有。”黄蓉嘻嘻笑道,显然是指岳子然从曲灵风密室里取出来的那些东西。

    岳子然身体一滞,险些被呛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