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回客栈的路上,黄蓉低声问:“然哥哥,这小土匪小时候总是和你打架吗?”

    岳子然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吧,因为他老爹总喜欢拿我做榜样来教训他,所以这小子是各种不服气,总爱与我比个高低,无论是在什么方面。而且还养成了对我喋喋不休,爱挑毛病的坏习惯。”

    黄蓉了然的说道:“怪不得他见了你便是一堆说教呢。”

    岳子然吃吃笑道:“其实我觉着他后来的那个提议还是不错的。”

    “哼。”黄蓉怒瞪了他一眼,转而笑道:“你不怕我爹爹知道了把你杀了?”

    岳子然悻悻然,说道:“所以我才迟迟没有动手嘛。”

    小乞丐回来的消息是佘员外捎信给小土匪的,所以他们回到客栈时酒席早已经备好,而且土匪们睡觉的地方也在大堂上搭了起来。

    小土匪手下群匪今ri下山时,吃喝睡觉一应物什都是自己准备好的,所以在这点上倒不至于让佘员外捉襟见肘。

    好友相逢,本应该是痛饮一番的,不过小土匪酒量着实没有他粗犷的外表看起来那么能喝,几乎是三杯下肚便能睡过去,所以众人都以笑谈吃菜为主,为此,黄蓉还特意下厨做了几道菜,让众人咋舌不已,恨不得把盘子也吞下去。

    一起玩闹到半夜,待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众人才各自散去。小土匪与王红英睡了前ri佘员外为白让腾出来的上房,岳子然与黄蓉房间相邻各睡一间,白让则去与老孙睡了。而那群土匪则席地而卧,在大堂内生了篝火,盖了被子,不一刻便是鼾声四起。

    在上房床上躺着的王红英与小土匪却没有睡着,各自辗转反侧,待鸡鸣之后,小土匪才开口:“他已经有了黄姑娘,这次你该死心了吧?”

    王红英背对着小土匪没有开口,良久之后,待小土匪以为她已经睡着时,才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想多了,只要他还活着,没因我而死,我心中便对他再无牵挂啦。”

    “真的。”小土匪有些欣喜。

    “嗯。”不知是鼻音还是王红英真的应了一声,小土匪还想确认时,王红英却已经是沉沉睡去了,任他再说什么也没再应答。

    次ri醒来时已是中午时分,雪已经停了,久未见到的阳光也洒在了木窗上,让早上醒来的岳子然有些恍惚,以为自己还活在十几年前小乞丐的生活中。

    刚穿衣坐起来,梳洗一新的黄蓉便推门走了进来,她甜甜地向岳子然一笑,道:“你醒啦。”

    岳子然点了点头,脑袋还有些发沉。

    “怎么了?”黄蓉问。

    “没什么,只是早上醒来时,一样的木窗一样的阳光,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小乞丐呢。”岳子然摇着脑袋,想让自己更清醒些。

    “这么多朋友,你再回到以前小乞丐的ri子也挺好的嘛。”黄蓉将为他带来的洗脸水放在桌子上,说道。

    岳子然此时清醒了过来,又恢复了往ri的神采,站起身子来拥住黄蓉的身体,捏着她jing致的鼻子说道:“好是好,不过想起来我的好蓉儿那样就消失不见了,我就感到很难受。”

    黄蓉显然对这句情话很受用,只是轻声嘀咕了一句“谁是你的好蓉儿”,便亲昵的拿起毛巾为他擦起脸来。

    岳子然发出一阵舒服的哼哼声。

    “嗯。”黄蓉忽然捧住岳子然的脸,扭着观察了一番后,嬉笑道:“你现在也像个小乞丐。”

    岳子然拿起桌上的打狗棒,耍了一下,笑道:“那是,未来的丐帮总瓢把子,当然是乞丐喽。”

    “只不过要委屈你做乞丐婆了。”岳子然故作不忍的对黄蓉说道。

    “不要。”黄蓉才不会上他的当,摇了摇头说:“我才不要当乞丐婆,脏死了,我要当世上最富贵的女人。”

    岳子然咬了咬嘴唇,为难的说道:“那可难了,莫非你想让我去造反当皇帝不成?”

    黄蓉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忙踢了他一脚,说道:“这些话岂能是随便说说的。”

    岳子然笑了笑,不再说话了,心中却有些大不以为然。

    天气虽晴朗起来,但好友盛情难却,岳子然几人又在客栈盘桓几ri后,才与冯默风道了别,辞别了依依不舍的众人,带着死皮赖脸跟上来的老孙,纵马进了大金国境内,直奔大金国京城而去。

    大金国近些年来国力衰微,境内多有灾难与动乱,所以一路上流民乞丐甚多,断壁残垣的村子与十室九空小镇更是比比皆是。虽说如此一来,丐帮免不了要增员添丁,但如此发展壮大丐帮,倒真的是让人难以忍心了。

    或许天下无丐当真应该是很多怀有正义之心的丐帮帮主所应该有的理想与抱负吧。黄蓉有时不免这样胡乱的想起岳子然说过的话。

    丐帮在长江以北势力雄厚,在金国境内更被所有江湖人士所忌惮与敬畏,所以岳子然一行人在路上并没有与任何人发生为难,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大金国的中都beijing。

    中都beijing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牵马进城以后一路前行,只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雕车竞驻,骏马争驰。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服珠履。真是花光满路,箫鼓喧空;金翠耀ri,罗绮飘香。黄蓉也是第一次来到北国,街上所见摊贩摆弄之物,十件中倒有九件不知是甚么东西。这正好给了老孙发挥自己财主的机会。一路行来,只要黄蓉表现出兴趣的东西,他便都亲自花钱买来,毕恭毕敬与她讲解这些物什的奇异之处,让黄蓉喜笑颜开,满口承诺ri后表现更好了,便劝岳子然收他做徒弟。

    信步在长街闲逛一番,待时近中午,众人都逛累了以后,岳子然等人才在一家酒楼用过了饭,安排下住处。歇息一番之后,才开始忙碌此行正事。

    丐帮分舵在中都并不难找,只要寻一乞丐,便可以顺利找到。此处负责的头人乃丐帮八袋长老,白白胖胖,留着一大丛白胡子,若非身上千补百绽,宛然便是个大绅士大财主的模样,显然他是属于净衣派的。

    长老姓罗,见了岳子然手中执着的打狗棒后很是殷勤,其中的原因在黄蓉看来不仅因为岳子然是七公的唯一弟子,未来的丐帮帮主,更多的怕是因为岳子然ri后若做了丐帮帮主,依他现在衣着,必然是亲近净衣派的缘故吧。

    lt;/agt;lt;agt;lt;/a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