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冯师傅可记得这把宝剑?”岳子然倒转剑柄,递给冯默风。

    冯默风接过,手指在剑身上压出一道弧度,然后松开,用耳朵凑过去听剑身发出来的声音。待如此三四遍之后,冯默风终于确认道:“不错,这把剑是我打造的,不过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客官难道想要让我修复一下?”

    岳子然摇了摇头,继续问道:“冯师傅可否还记得这把剑是为谁打造的?”

    冯默风端详一番,末了摇了摇头,道:“这倒奇了,老汉打造的剑这些年来虽说不多,但也不少,想要想起是为谁打造的,说出名字有些难度,但面貌却是记着的,但公子老汉却是第一次见到。”说着,用手在剑身上轻微摸索,待到摸到剑柄处那些掌纹时,冯默风抬头看了岳子然一眼,有些不信的问道:“这是公子的佩剑?”

    “不错。”岳子然点了点头。

    冯默风心下大为惊讶,能够将剑柄雕花磨没,并形成圆滑光亮的情形,这剑主人的剑术定然是不凡的。因为有些人剑法虽高,但不能将剑作臂一般ziyou行使,时间长了不是剑身会损,便是剑柄被磨成不均匀形状,变的不是很趁手。

    而真正的剑客,他们对于自己的剑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如同骨肉相连一般,他们不仅剑法不一般,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佩剑,轻易不会更换佩剑。

    想着这些,他的手指在剑柄处摸到了一行小字,那行小字或许快要被磨没了,但若细心触摸的话还是可以感受到它存在的,那是三个字:小乞丐。

    “你是小乞丐?”冯默风明白过来,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十几年前那个冬天的情景:一个小乞丐跪在铁匠铺前,央告自己为他打造一把三尺青锋。当时是小乞丐执拗的心打动了自己,使自己最终没能忍心拒绝他的请求,免费打造了一把上好宝剑,并刻上了三个字:小乞丐。

    冯默风犹自记得,当年将三尺青锋背着的小乞丐,与剑一般高,剑尖甚至在下台阶时会被磕到,那种场景看起来很滑稽,甚至多年后隔壁茶馆老板老四还会偶尔当做笑料提起。他乌黑冻着略肿的左手紧紧伸向身后抓着,深怕佩剑会掉落,佝偻着身子,脚上有疮,在雪花飞舞中一高一低的走着,每一步都一丝不苟。

    当想起这场景,他心中便莫名的会认为那个小乞丐以后定不是池中之物。

    但绝对没有想到,他的成长会如此之快。

    岳子然顿时笑了起来,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小乞丐。”

    冯默风点了点头,最后苦笑一声说道:“时间过着真快。”

    岳子然不置可否,只是问道:“冯师傅,你可还记着当初离开打铁铺时,我所做过的承诺?”

    冯默风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记着,怎么会不记着呢。你说要让老汉重回师门。”说着长叹一声,“不过这事谈何容易,老汉也没指望你,之所以为你打造这把剑,也只是见你诚心罢了。”说着将剑递给了岳子然。

    岳子然接过,口中说道:“桃花岛弟子,冯默风……”

    冯默风眼睛顿时眯了起来,问:“你知道老汉的身份?”

    岳子然道:“不错,小乞丐当初的承诺可不是空穴来风。我这次绕道襄阳便完全是为了那个承诺,虽然此次不能马上实现,但我也想让你知道至少当初的小乞丐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说着将黄蓉拉到身前,问:“冯师傅,你看她像谁?”

    黄蓉白了岳子然一眼,显然对于他用自己的身份还人情很不满,不过还是正se道:“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chao生按玉箫!我姓黄,冯师哥,你可猜到了我是谁?”

    “你是?”冯默风身子微微有些战栗,本来残废的左脚此时竟然被他用做了支撑脚,若非岳子然眼疾手快,便要摔倒在地了。

    “东海桃花岛的弹指峰、清音洞、绿竹林、试剑亭,冯师哥你莫非还有什么疑虑不成?”小丫头傲然的说道。

    这些地方都是冯默风学艺时的旧游之地,此时听来,恍若隔世,颤声问道:“桃花岛的黄……黄师父,是……是……是你甚么人?

    “我爹爹便是你师父啦。”黄蓉说着左足一点,跃起丈余,在半空连转两个圈子,凌空挥掌,向冯默风当头击到,正是“落英神剑掌”中的一招“江城飞花”,叫道:“这一招我爹爹教过你的,你还没忘记罢?”

    “你是小师妹。”冯默风终于相信了,有些手足无措,迟疑地问道:“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吧?”

    “嗯,还没被某些人气死。”岳子然在一旁插嘴道。

    黄蓉刚要开口便语气一滞,嗔怒的瞪了岳子然一眼,说道:“我爹爹还在岛上呢,不过爹爹最肯听我的话,待以后我替你求情,爹爹定会重新收你回师门的。”

    冯默风听小师妹肯为她向爹爹求情,登时jing神大振,有些激动起来,扫了一眼四周,见不是招待人的地方,便指着不远处小镇上唯一的酒馆,道:“走,老汉请小师妹和小……”说道半截,似乎觉着小乞丐的名字不雅,便顿住了。

    “冯师傅叫我子然便是。”

    “好,好,老汉请小师妹与子然去畅饮一番。”

    黄蓉急忙拦住,说道:“喝酒就不必了,师哥,你这屋子也够宽敞,我们便在这儿叙旧吧,我顺便下厨为大家做几道好菜。”

    冯默风自然不允,但在黄蓉的坚持下,还是留在了家中,被她退避三舍的酒自然也是饮不成了。

    一行人聊得颇为投机吗,在用过午饭又聊了一些时辰之后,岳子然才提出告辞。而此时,外面的雪花也簌簌落了下来,寂无声息,让这边陲之地难得祥和起来。

    戴上毡笠子,岳子然四人骑上马在雪中向襄阳客栈行去。天空此时已经有些暗了,但风并不是很大,所以岳子然与黄蓉同乘一骑,在后面说着悄悄话,白让与老孙在前面说些旧事,四人走的并不是很快。

    突然,响起一阵如雷般的响声,在旷野间回荡,并慢慢向岳子然四人的方向移来。

    “怎么回事?”白让与老孙对视一眼。

    “莫非这里有什么战事不成?”老孙有些不淡定,将剑抽出来问白让。

    白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

    (所有欠下的都已经补齐,(*^__^*))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