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品堂?”岳子然在回过头来询问那些白衣人来历时轻声嘀咕道,“你们是西夏人?”

    “是。”老孙毕恭毕敬的说道,又抬起头了看了一旁的白让一眼,谄媚笑着便跪倒在岳子然面前:“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岳子然退开,诧异的看着他,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西夏一品堂的人吗?”

    老孙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我是老爹花钱进去的,本想学些武艺,谁知道里面没个高手不说,还都是一些腌臜货se。我不如跟着师父您多学学剑法呢。”

    岳子然猛然的摆了摆手,皱着眉头说道:“我可没有随便收徒的习惯。”说着便转身拉着黄蓉一起上楼用完饭去了。

    黄蓉不忘转过身子做个鬼脸,取笑他一番。

    白让也耸了耸肩,做了无能为力的表情,随着师父上楼去了。老孙却不气馁,嬉皮笑脸的站起了身子,上前几步与白让勾肩搭背,跟了上去。

    翌ri清晨。

    雪暂时停了下来,但天空仍然一片晦暗,随时有可能降雪。

    岳子然早早起床用过早饭,与黄蓉说道:“今天我们去一下前面的小镇子,那里有一位故人,我曾对他许下一个承诺,现在是到了应该兑现的时候啦”

    “什么承诺?”黄蓉问。

    岳子然没有多说,只是取出那把他常随身带着的宝剑,剑柄上的花纹已经被手掌磨没了。只剩下光滑如掌纹般的痕迹。

    “这把剑是他亲手为我打造的,当时我是一个乞丐,钱自然是没有的,所以当初我给了他一个承诺,ri后必然想法子让他重回师门。现在我未经黄岛主同意便拐走了他女儿,他老人家见了我扒皮抽筋都来不及,所以这承诺只能某个人去办喽。”

    黄蓉得意的仰起头,故作傲娇的样子,说:“这事情我可不能代爹爹作主。”蓦地又想起什么,瞪大眼睛问岳子然:“咦,你怎么尽遇见我的师兄?”

    岳子然自然不能当真说出那匪夷所思的理由,只是“嗯”了一声,故作思考之后,笑道:“可能是因为老天爷都知道我与桃花岛的某位小姑娘有缘分吧。”

    “嘁”黄蓉不屑的撇了撇嘴,但还是依言随着岳子然出了客栈。

    “师父。”昨晚用完饭便消失的老孙又站在了岳子然面前,自行忽略了白让不屑的眼神之后,将两匹马牵到岳子然面前。

    其中一匹是岳子然最为喜爱的那匹颇通人xing的马儿,它在见到岳子然后,冲老孙后脑勺“噗噗”发出几口声响后,踱步到岳子然面前,亲昵的贴着岳子然身体,与他亲密起来。

    “看吧,”黄蓉仰起头,“马儿都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老孙的脸皮着实够厚,将另一匹马递过来,谄媚笑道:“师父,这匹白马可是千里良驹,是我爹爹专从西域盛产名马之地jing挑细选买回来的,我今天牵来是特意献给师母的。”

    岳子然将黄蓉扶上马,与她共乘一骑,回头对老孙笑道:“这马你还是收起来吧。我还是喜欢能喝酒的好马。”言罢,便在黄蓉的“咯咯”笑声中,先走一步了。

    “能喝酒的马算什么好马?”老孙疑惑地眨眨眼,对白让说道:“师父的爱好当真是与众不同。”

    白让无奈,苦笑着说道:“自从认识你开始,每次见面,你的脸皮厚度都在挑战我的认知极限。”

    “嘿嘿。”老孙不以为耻,拱拱手说道:“多谢夸奖,多谢夸奖,不过兄弟这优点你应该早点发现的。”

    白让实在看不下去了,也上了马,最后对老孙请求道:“你以后别告诉他人是我朋友好不?”

    “为什么?”

    “丢不起这人。”

    “……”

    襄阳客栈的位置在山腰上,小镇的位置则在山下的平原上,与汉水相邻,处于大金与大宋的接壤处,平时常见刀兵,所以小镇子并不是很大,并且民风彪悍,几乎是壮劳力拉起来便能够组成一伙战斗力强悍的土匪。但这里的人也都是兵油子,深深明白战争结果是别人的,生命是自己的道理,所以让他们上战场打阵地战,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打游击之类的战术,他们却绝对是一把好手。

    小镇不大,只有一条主要街道横穿镇子。街上的积雪无人打扫,两旁房屋也大多是残破的。有酒馆茶肆,只是酒幡残破不堪,在北风中随时有被吹走的危险,街上行人不多,看到岳子然这几个陌生人时,都会仔细打量一番,但绝不会点头交谈,与陌生人存在着很深的隔阂。

    刀兵常见了,打铁匠生意自然是十分红火的。所以在岳子然几人刚拐到铁匠铺所在的街道上时,便听到一阵“叮叮当当”敲打铁器的声音。

    铁铺甚是简陋,入门正中是个大铁砧,满地煤屑碎铁,墙上挂着几张犁头,几把镰刀,门内一个中年铁匠正在火炉旁,举着铁锤敲打一块烧红的铁块,看其形状,应该是把镰刀了。

    黄蓉瞧了这中年大汉模样,心想:“这人便是爹爹逐出桃花岛的几个徒弟中的一个吗?只是不知道会是谁了?”

    “师傅在家吗?”岳子然高声叫道,却见那中年大汉放下铁锤问道:“你找冯师傅?”

    “不错。”岳子然点点头。

    黄蓉立刻明白过来:“是了,这大汉腿脚利索,自然不是师兄啦。师傅姓冯,定然是冯默风!”

    那中年大汉放下手中铁锤,冲铁匠里屋喊道:“冯师傅,有位公子要找你。”

    过了半晌,边房中出来一个中年男子,须发黑白夹杂,约莫四十来岁,想是长年弯腰打铁,背脊驼了,双目被烟火熏得又红又细,眼眶旁都是眼屎,左脚残废,肩窝下撑着一根拐杖,他向岳子然几人打量了几眼,目光在黄蓉脸上略有停留,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的神se,随即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黄蓉此时却在心中想到,冯默风是爹爹六大弟子里年龄最小同时也是资质最好的,年龄最多不足三十五岁,只是不知面前的冯默风为何却是如此苍老。

    岳子然抽出自己手中的那把剑,剑身冷冽如泉水,剑刃上有些破损,剑身有些坑点,但其中传出来的寒意,却绝对不是白让等人手中的剑可以比拟的。

    冯默风知道,这种寒意不是剑身材料所持有的,而是其历经百战后的杀意。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