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将身上胡乱披上去的衣服整理了一番,才慢慢走下楼去,随手接过在章大哥手中随时有被抖落危险的朴刀,问道:“怎么回事?”

    白让一剑逼开左前方围着他的两个人,冲出包围圈站到岳子然身旁,指着正在吃喝的白衣剑客,苦笑着说道:“这人是我朋友,不知为何他的伙伴刚与我见面便缠斗了起来。”

    岳子然还未言语,便听那白衣剑客抬起头说道:“你是我朋友,便不能杀我伙伴了吗?啧啧。”言罢口中发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又用白se袖子在吃完的嘴角一抹,留下大片油渍,站起来指着他同伴中的其中几位,对白让说道:“你不会不知道他们几个昨晚做了些什么吧?”

    白让摇了摇头,蓦地想起什么似地又恍然大悟的点头说道:“你是说他们几个昨晚被我发现在黄姑娘房外鬼鬼祟祟的事情?”

    “什么?”随后下楼的黄蓉脸上顿时yin云密布。

    白衣剑客却没有解释,只是又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那么笨,你难道没有进去查看一下,发现一些**香什么的东西吗?”

    “什么?”这次却是岳子然开口了,只是一字一顿,将他的怒气表露无遗,手中的朴刀几乎是在他话语落下的一瞬间举了起来。

    他与那几位白衣剑客本来有十几步之遥,但几乎是瞬间的事情,身子便站到了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措手不及。待他们将手中的剑举起,想要如先前围着白让那般与岳子然缠斗时,岳子然手中的朴刀便挥动了。他的刀没有剑快,却不是这些武技不入流的白衣剑客所能阻挡的,“唰唰”四刀,每一刀的挥落便有一人发出刺耳的惨呼声,待到第四刀落下时,岳子然已经翩翩然退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朴刀上沾着血迹。

    岳子然的脸seyin沉,随后将沾血的朴刀扔到了远处,心中暗暗后怕,若非昨ri黄蓉因自己醉酒照顾自己,怕昨晚就着了他们的道儿了。

    身后的未受伤的白衣剑客,此时才战战兢兢的发现,昨晚住在襄阳客栈的四位同伴,一个不落,正捂着胯下,脸se凄凉苍白,惨呼声惊天动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裤子,显然是不能人道了。

    黄蓉凑到岳子然跟前,挡住章大哥的视线,嗔怒的盯着与白让交谈的白衣剑客,问:“小白,你朋友不会也是这样的货**?”

    白让有些尴尬,看他朋友的脸se也不善起来,白衣剑客急忙后退一步,摆手道:“老白,兄弟你是明白的,采花有道啊,不是甘愿献身的花,老孙可是小指头都不碰一下的。而且,采了的花老孙时候也都负责的,从来不干伤天害理之事。”

    白让点了点头,回头对岳子然说道:“他是那样的人,而且家里巨富,所以姬妾成群。”

    闻言,黄蓉翻了个白眼,大声的说道:“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姑娘,话不能如此。”老孙闻言上前一步,表现的颇为殷勤,只不过在看见岳子然神se淡然的在盯着他之后,顿时感到胯下有些微凉,急忙住了口,回头对白让说道:“老白,没想到你还活着,当真是让兄弟高兴啊,当初听闻你家遭遇剧变,我便披星戴月的赶了过去,不过……”说到这儿他尴尬的摸了摸头,“你那仇家你知道,三个老孙都摆不平的。”

    白让点了点头,神se间有些欣慰,拍了拍老孙肩膀,说道:“我知道,迟早有天我会亲自取他首级祭奠我家人的。”

    “那你小心点,他拿不到剑谱是不会罢休的。”老孙正se劝道。

    “放心吧。”白让眯着眼睛说道,“上次他来抓我时,被我家掌柜一剑打败了,短时内是不可能再下华山了。况且,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剑法也远非昔ri可比。”

    “那倒是。”老孙点了点头,末了趁岳子然与黄蓉正在与赶下来的佘员外,处理处于晕血状态哑巴鬼的时候,低声问道:“他就是你家掌柜?”

    白让点了点头:“没错,我师父。我剑法提高如此快,全仗师父的功劳。”

    “怪哉,他年纪没有你大吧?”老孙低声问。

    “有些人天生便是为剑而生的。”

    此时,四个被岳子然阉掉的白衣剑客已经声嘶力竭,喊不出声音了,好在他们的同伴带有上好伤药,可以保他们暂时无xing命之忧。

    他们的同伴看向岳子然时还是满脸惧se,走向老孙时都是战战兢兢。

    “老孙。”那走过来白衣剑客低声呼道,口气中带有指责,显然对于老孙与自己的敌人聊得投机感到愤怒。

    “滚,”老孙回头便是一个字,也是低声说道:“告诉老高,老子不入劳什子一品堂了,里面尽是一些腌臜货se。”说完还鄙夷的看了眼躺着在地下呻吟的四人。

    “你!”那人有些愤怒,“若非你挑拨,他们今ri就跑了,何苦再跑回来遭这罪。”

    老孙头怒道:“呸,若没有你们壮胆,老子能怂恿他们几个过来找场子?老子只是说过来看美女,又没让你们动手,哪有自己做了亏心事,见面不待人说话,便自己先动手的道理?”

    那人有些词穷,末了才不服地道:“我们以为他是知晓了,昨晚上他们四个做的事情来找场子的,所以才动的手,谁知道你和他是朋友。”

    “快滚,快滚。”老孙头有些不耐,“我师父不与你们一般见识,只是阉了他们四个,没取狗命已经够看着我兄弟的面子了。”

    “你师父?”白让与那人同时出声。

    “是啊。”老孙点了点头,“我一会儿便拜师。告诉老高头,我已经叛出一品堂啦。”

    “你!”那人虽然愤怒,却有些无奈,显然对老孙没有丝毫约束能力,只能恨恨地退了回去。扶起四个同伴,有心想现在就离开这鬼地方,但外面风大雪大,出去不到一个时辰怕是便要被冻死了。想开个房间,孰料平时低三下四的小二此时却趾高气扬的说着没有客房了,他们也只能携着同伴去睡大通铺了。

    白让这才问道:“怎么回事?你怂恿回来的?”

    老孙嘿嘿笑道:“我们一品堂这次到中原有些事情,是分开行动的。昨晚上他们被你瞅见以后,以为事情暴漏了,便趁早跑路了。也正好被我们这几个撞见,明白事情原委后,听说师母很漂亮,我想见识见识,便怂恿说我们人多什么的。他们被说动了,便又折了回来。很不凑巧,我们吃饭的时候,你见了我过来要说话,他们以为你是过来找场子的,便先动了手,之后我也才知道,那几个腌臜货,竟然敢对我们师母下手,师父只阉了他们,当真是够心慈了。”

    白让斜眼看着他,道:“那他们几个能有如此,倒当真是你害的。因为黄姑娘昨晚压根不在自己房间。另外……”

    “嗯?”

    “你脸皮够厚的。”

    ……

    </br>

    </br>